[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和谐社会的又一“小萝卜头”:唐山市黑监狱粗暴关押母子(图)
(博讯2009年08月26日发表)

    和谐社会的又一“小萝卜头”:唐山市黑监狱粗暴关押母子
    
    小说《红岩》中里有第一个小萝卜头,鉴于白毛女、收租院都是假的,所以红岩中的故事真假不知。博讯曾报道承德赵春红母子被监禁的案例,现在又有一起“小萝卜头”的案例。
    以下是当事人的陈述,博讯正了解更多细节:
    2003年3月28日,这是我母子(孩子4个月零12天)第三次进京上访,为了以求的冤情曝光,跪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被天安门分局抓后,晚上被我当地派出所抓回,送到栗元镇政府计生办,在哪里被派出所的两名巡警看管,夜里这里温度还是很低的,看守们在不断加衣服。
    
    第二天上午镇政府陈书记来了,要了我的上访材料走了,我母子被拘禁在镇政府16个多小时后,又将我母子强行採向原派出所现敬老院,锁上大门,他们将我的衣服拖拽坏了,从此开始拘禁我母子,使我几个月的儿子成为历史上第二个“小萝卜头”,我母子被非法拘禁,大门口两名派出所巡警,里面两名政府女看守看着,吃着猪狗都不吃的饭菜,四名看守轮着到外面买吃的,饥俄的我奶水都没有多少了,在我和我的丈夫的抗议下,三天后,饭总算有了改善,我带着一个刚出生四个多月的孩子,被关押在原派出所里,小孩由于气温低和环境的及其恶劣。孩子感冒、发烧、腹泻,我多次要求去医院治疗,都被镇政府的领导拒绝。为了加害我母子,同年4月2日下午5点多钟,栗元镇卢淑芹副镇长来后,派出所民警王怀勇、鞠超、巡警刘阁利、刘敌、张胜利等多人,说风上级命令将我母子关到后面去,再次向我母子伸出魔爪,他们现将我的儿子抢走,一人抓一只脚,一人抓一只手,象拽死狗一样从原派出所户籍室拖出来,将我拽到原栗元镇派出所关押犯人的小监狱,这里地面罕见的潮湿,条件更加的恶劣,左邻厕所,右邻水房,前面一个小臭水沟,房后一个大的臭水沟和垃圾堆,苍蝇、蚊子到处飞,老鼠见人就跑,室内有几个大的老鼠洞,他们为了达到加害我母子的目的,从不管我母子的死活,小孩的病情更加严重,在栗元镇私设的监狱里面,墙皮脱落,潮湿,看守们是镇政府给买来的新被、褥,我母子用的全是有就又脏的被褥,饭没法吃的时候,看守们就到外面买着吃。
    
    在同年4月16日这一天中午孩子哭,我没法吃饭,等我去吃饭时侯,只剩下半碗米饭和菜汤,我没有吃这狗食,这样的事经常发生,我是饥一顿饱一顿,奶水少了下来,小孩瘦了下来,孩子缺营养,生活得不到保障,从同年4月3日起他们不敢再让孩子的爸爸见我母子,我母子失去了自由,没有人权,我母子成了共产党领导下的“小萝卜头”,为了抗议他们的不法行为,我带着孩子偷跑,总是被派出所的民警抓回,4月4日上午跑到外面被抓回,下午跑到们的外面又被抓回,这样的事情在关押我母子的地方经常发生,我母子坐到了锁着的大门口,路过的人们投来了同情的目光,抗议的人们被警察赶走。
    
     在恶劣的环境中“小萝卜头”生活没有了保障,不能见爸爸,卫生也得不到保障,在肮脏的环境中,洗澡也很困难,我39天没有洗澡,孩子十几天没有洗上澡,身上都起了小疙瘩,看守们都穿了但衣服了,孩子还穿着棉衣,4月19日孩子才将棉衣换下,没有卫生纸的时候,孩子拉了屎,我就只能用水给孩子洗屎屁股,孩子用的都是化纤的旧被子,很脏,当镇政府两位书记看到这种恶劣情况时,却说他们有耐心等。
    
    5月3日,我为了抗拒这种非法关押行为,再次逃跑,有被派出所抓回到原派出所楼道时,被刑警王怀勇从后面用脚踢向后背,几天都很痛,肩膀被警察抓伤,我求救无人管。
    
    5月5日,敬老院的老人们看到我3号被警察打也没人管,他们先辱骂我,看管我的巡警不管,发展到老头们拿起木棍打我,我用镇政府新安置的电话给栗元派出所报案他们不管,我报110他们不管,我报开平分局,一女的听了是我,还辱骂我,第二天老人们不给我我饭吃,他们说我在吃他们的伙食,因我养老院成了监狱,进出不得,很多老人拿起了木棍(我回家后,老人们明白了我是被冤的,没来东西向我道歉)。
    
    同年5月6日下午,我的家人为了我和孩子,让四名看守到我妈妈家管他们吃住,看着我,5月21日 我跑回了自己家。 5月21日23时15分,开平分局卢局长,同栗元派出所所长许子超及全体民警二十几人,向我母子再一次伸出最恶魔爪,先抓向熟睡的孩子,将孩子抢走,在多人将我抓起,抬向门外的汽车,在警车上他们两个人在后面压着腿,中间车座上一边一人按着我的一只手,一人按着我的头,前面一人按着我的右手,一直将我按到原栗元镇派出所,有多人将我拽下汽车,将我抬到小监狱(上次拘禁的地方)我的乳房肿。身上多处青紫(我正在浦乳期)。
    
     21日晚,开平区分局局长在我家中说,我被关押在共产党领导下的栗元镇政府私设的小监狱里,我的儿子成了“小萝卜头”没有证据。我在三名刑警(李海波、张胜利、王怀勇)在场的情况下,开始砸小监狱的玻璃,将关押我母子的玻璃全部砸光。第二天我开始砸看管我母子住的玻璃。一直陆续砸到第二天下午,派出所刑警王怀勇、郑锡明等人来照相,他们在场我就砸了很多,一直砸到第三天要放我母子为止。
    
     5月21日那天,从家中抓我时,他们先将孩子抢走,2小时以后,他们才将孩子给我,据我的丈夫讲,他们要把孩子扣在我家里,让我母子分离。 22日晚上我跟老人们一样,吃得大米粥,23日早上吃的咯嗒汤,而看管我的政府官员及巡警是镇政府送来的好多饭菜,派出所指导员王景峰问着我说,老人吃什么你就不能吃,他们送点就送点。想我一个乳着几个月大孩子的妈妈,清茶淡饭,常常还不到吃饭时候就饿的我哪来的奶,这就是他们的人道!!我母子的人权!我们不是“小萝卜头”又是什么?!
    
     他们所谓做“思想工作”的看守,将我母子关进小监狱里却在二楼成天成夜打麻将。
    
     在同年5月23日下午18点多钟,我母子被多名警察押送下,回到家里,被监视在家里。
    
    在非法关押时,我和我的家人多次要监禁我母子的书面通知,至今未果。
    
     两次的监禁,长达979小时(第一次39天,第二次3天)里,不让孩子见到爸爸,爸爸见不到儿子,我母子失去自由没有人权,受到监禁,收尽人间的艰难和耻辱,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在多次向区、市、省、中央等有关主管部门单位申诉,向唐山市110有关机关报案,都无人管,至今无个说法。
    和谐社会的又一“小萝卜头”:唐山市黑监狱粗暴关押母子


    和谐社会的又一“小萝卜头”:唐山市黑监狱粗暴关押母子


    和谐社会的又一“小萝卜头”:唐山市黑监狱粗暴关押母子


    和谐社会的又一“小萝卜头”:唐山市黑监狱粗暴关押母子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8/2009082622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