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温州出租车罢工 事发前有传单串联
(博讯2009年08月03日发表)

    
    来源:法制日报
     (博讯 boxun.com)

    
      “我早知道闹不出什么名堂来的。”说起昨天上午的停运事件,来自安徽阜阳的出租车司机张小东叹了一口气。
    
      7月28日6时起,浙江省温州市区出现约2000多辆出租车停运事件。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江少勇今天(29日)上午说,经市交通、公安部门全力工作,事件已得到平息,目前,出租车营运秩序已经基本恢复正常。
    
      3天前有小传单串联
    
      昨天上午7点30分许,家住市区球山花园的叶先生与平常一样,掐好了时间,准备打的去上班,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平常停在小区门口候客的出租车不见了,大街上,也没有一辆出租车经过。好像一夜之间,温州的出租车都消失了似的。
    
      老叶没办法,只得急着往公交车站台跑。从人们的谈论中,他才知道:全城绝大部分出租车停运了。
    
      来自河南的出租车司机林师傅告诉记者,3天前,他就知道停工的事儿。那天,在新城一家面摊吃中饭时,有人给他塞了一张小传单,上面写着:“我们要齐心协力行动起来,定于2009年7月28日到30日不要出车……谁出车后果自负。”
    
      昨天上午7点40分许,一辆黄色富康出租车载着客人路过温州大厦时,路边停着的一辆无牌轿车上突然跳下两人,拿着石块就砸。富康车前挡风玻璃当场被砸碎,乘客只得被迫下车。
    
      被砸的出租车司机姓邱,安徽人。他告诉记者,前两天,他也收到了小传单,要求28日开始停运。“当时,我并不在意,没想到真砸啊。”
    
      上午8时许,记者经过惠民路时,看到路边停着很多出租车,粗略数了一下,不下70余辆。一些司机告诉记者,前几天他们都接到了要求停运的小传单,“怕车子被砸,只好开到这里来看闹热。”
    
      温州市委有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介绍,事情发生后,温州市迅速启动紧急应急预案,迅速查明,停运事件系少数安徽籍出租车司机煽动造成的。7月26日,他们四处散发“出租车驾驶员呼声”的小传单,煽动威胁广大驾驶员于28日和29日停运,就出租车计程、计时运价问题向政府讨要说法。
    
      负责人介绍,昨天上午,警方已依法传讯8名违法嫌疑人。与此同时,一方面积极组织车主恢复营运,另一方面紧急调来100多辆公交车解决市民出行问题。目前,事件已基本得到平息,出租车营运秩序已恢复正常。
    
      “温州模式”曾经很有名
    
      温州市的出租车行业运营方式在全国一直很有名。
    
      温州市公路运输管理处原处长吴锡银今天向本报记者回忆说,1998年,温州市率全国之先,公开招标拍卖出租车经营权,单位、个人都可参投参拍,结果300辆出租车拍得2亿多元,平均拍卖价68万元。
    
      吴锡银说,这一做法的好处是,彻底打破以往出租车被国有、集体公司垄断的局面,谁可以拥有出租车,让市场说了算。这种由市场主导出租车行业运营的方式曾被人们归结为“温州模式”,因此而名闻遐迩。
    
      温州市的出租车营运证属于永久性使用,市场价现在已上升至120万元左右。记者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全市共有3329辆出租车,车主基本上是私人或私营公司。车主把车转包出去后,遍地开花的出租车介绍所再把车出租给他人,层层转包,收取承包费,最后落到出租车司机手中的钱已所剩无几。
    
      的哥受盘剥车主净赚
    
      来自安徽的司机孙银林说:“刨去这,刨去那,一个月赚不到3000元。”分析人士说,出租车司机广受盘剥、收入低微,这是诱发本次出租车停运事件的一大原因。
    
      “停运事件证明出租车行业‘温州模式’已走到尽头”。此间一分析人士认为,当年出租车运营证的投标竞标就是造成今天事态的主要原因!决策者一边鼓吹市场化,一边紧紧控制全城出租车数量3500辆闸门十几年不变,使得出租车不再成为城市一种交通工具,而成为黑心车主向司机榨取血汗钱的“吸血针筒 ”!
    
      他举例说,温州市的出租车四班轮流开,人息车不息。出租车就像是印钞机,车主平均一天能坐收500元左右,月纯收入至少1万元。而出租车司机,得承担油钱300元,平均每班营业额要达到240元,才有钱赚。如果油价涨15%,驾驶员的收入将减少25%,如果再出点事故什么的,还得亏本。
    
      这位人士认为,要解决问题,政府必须正视现实,有所作为,将出租车作为市政公共事业来经营:收回出租车的经营权,使用权与所有权分离,合并重组出租车公司,成立类似公交公司性质的出租车集团,将出租车纳入城市市政交通发展规划。
    
      作为温州市出租车行业发展的见证人,吴锡银对此坚决反对。他认为,出现出租车停运事件,不是市场机制失灵,而是改革不彻底。解决问题,应该在深化改革上想办法,而不是开倒车,回到由出租车公司垄断经营的老路上去。
    
      需管好值百万元的营运证
    
      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江少勇透露了近期加强出租车市场整治规范的具体措施,包括上调出租车运价、推进出租车管理制度建设、提高从业人员素质,研究制定出租车承包费最高限额标准等。
    
      “办法不错,力度不够。”温州市委党校教授陈中权对出租车行业素有研究。他认为应当成立出租车协会,实行行业管理。陈中权介绍说,温州市的出租车经营权虽然属于个人,但名义上还挂靠在出租车公司,每辆车每个月得交纳四五百元的管理费。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笔钱最后还得出租车驾驶员出。这种老体制,既加重了驾驶员的负担,更不利于出租车行业市场管理,得改。
    
      “建议国家从立法层面对出租车行业进行规范。”浙江工商大学教授王志邦认为,作为一个地级市,温州市有关出租车管理的规定其实并无法律依据。建议国家在这方面立法,比如规定,出租车驾驶员违法到什么程度,可以吊销这辆出租车的营运证。一个营运证价值一百多万元哪!这么一来,车主就不得不加强对出租车驾驶员的管理,不得不善待驾驶员。
    
      据了解,目前,温州市的1万多名出租车驾驶员大部分来自安徽、河南,素质良莠不齐,好坏全凭遍地开花的出租车介绍所说了算。虽然温州市公路运输管理处也实行过上岗服务证考试制度,但据参加过考试的驾驶员反映,基本上也是收了80元培训费了事。
    
      “政府在这方面应有所作为。”陈中权建议由公安、运管联合成立机构,负责出租车驾驶员的审查、考核、管理,提高准入门槛。他同时建议出台对出租车承包费作上限、对驾驶员收入作下限的规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8/2009080309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