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G8峰会绿色目标的挑战:中国从“绿色围剿”中突围
(博讯2009年07月19日发表)

    来源:亚洲周刊
    
     纪硕鸣/八国集团(G8)峰会达成减少废气排放的目标,但对长期发展滞后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却陷入两难境地。中国要从「绿色围剿」中突围,必须提倡使用新能源、清洁能源,强调绿色GDP。 (博讯 boxun.com)

    
    新疆发生暴乱,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也因此临时取消参加在意大利举行的八国集团(G8)峰会的行程,急返国主持大局,而美、英、法、德、俄、日、意、加等八国在意大利拉奎拉举行为期三天的G8峰会,却拉开了对发展中国家的绿色「围剿」,中国面对既要高速发展,又要保护环境的两个战场。
    
    代表全球最富有和最发达国家的八国集团领袖,在七月八日峰会首日就达成在二零五零年前减少百分之八十废气排放的协议,他们希望在这个基础上说服其他国家,以达到全球减少百分之五十废气排放的目标。这一淨化环境的目标固然理想,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减少废气排放自然对全球有利。但排放和GDP增长正相关,对长期经济发展滞后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将进入两难境地,需要付出牺牲发展和利益的沉重代价,经济收入将大量减少。
    
    于意大利当地时间十日落下帷幕的G8峰会,三天会期主要以振兴经济为主,同时讨论温室气体减排、粮食安全等议题。其中,如何面对气候变化是本次八国集团峰会的核心议题,根据会议公报,八国集团会议提出到二零五零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减半、发达国家减八成的宏大目标,并希望在二零五零年之前地球气温的平均升幅不超过二摄氏度。
    
    这是八国峰会首次就限定气候目标达成共识,虽然目标的实施尚不具体,留下争议和分歧,但却是历史性的共识。因为,美国政府态度有了历史性的转变。美国前任克林顿政府曾签署了《京都议定书》,但二零零一年小布什上台执政时,曾单方面退出《京都议定书》,指该协定选择了一九九零年的温室效应水准,是有利于欧洲国家而不利于美国,会给美国经济带来很大压力;
    
    另外,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大的发展中国家不必遵守京都协议,这就使这个协定没有效用,也不公平。那时,美国是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奥巴马执政以后,又遭遇金融危机,在作出产业调整的同时,美国外交政策有重大调整,包括在气候变暖问题上发出了积极合作的信息。
    
    虽然,八国峰会对减排总目标没有异议,但未能就二零五零年减排目标的基准年达成一致,欧盟国家主张的基准年是排放量更少的一九九零年,而美国和日本则希望是二零零五年,所以公报最终用了「一九九零年或其后一年的基础上」的模糊概念。而在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援助问题上,虽然所有八国都无异议,但究竟发达国家应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多少援助资金,包括保证资金援助落实情况等目前仍存在巨大落差。最重要的是,上述减排目标乃八国集团制定,仍有待发展中国家的认同,其中能否说服中国和印度共襄盛举是关键。
    
    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代表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九日在意大利拉奎拉举行的经济大国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论坛领导人会议。戴秉国讲话中指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面临著发展经济、消除贫困、改善民生的艰巨任务。儘管如此,中国始终高度重视气候变化问题,以积极负责的建设性态度参与国际合作。
    
    但他强调,不应以应对气候变化、发展低碳经济为由,变相实施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他要求,当务之急是发达国家要著眼长远从各方面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可测量、可报告、可核实的支持,帮助发展中国家走上并走好可持续发展道路,为国际社会务实合作注入新的动力。
     美国能源情报署关于二氧化碳排放二零零六年的数据显示,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排放国。印度排在第四,虽然佔世界年排放量的比例仅为百分之四,但是历史累积量高达百分之五十一,远超于中国。由于经济发展蓬勃,能源消耗量因此剧增,国际能源机构(IEA)发表的零七年版《世界能源评估报告》中提出,中国零六年排放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五亿吨,达到五十六亿吨。
    
    《京都议定书》豁免了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义务,是考虑到发展中国家对于目前的全球气候变暖的责任甚小,而时至今日人均排放量较低。如今的发达国家在其过去成长过程中大量排放二氧化碳的时候,并没受到任何约束,现在,发展中国家在走几乎同样的道路,儘管技术已进步,排放可以适当控制,但工业化不可避免要排放温室气体。
    
    有学者计算过,每减少一吨碳的排放将使GDP损失六十美元。环境保护的确很重要,可就中国的经济发展所处的阶段来说,经济增长更重要,不然,部分人群的基本生活都难以保证。凤凰卫视资深评论员朱文晖表示:「G8峰会形成的『排放』统一战线,实际上是开始了国际经济政治的新格局。」他指出,从进入工业时代的强权政治;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形成的人权外交、人权政治,强调普世价值干预发展中国家,现在进入了绿色政治,「对西方发达国讲有合理性,但对刚刚起步的发展中国家不公平」。
    
    拟对中国产品徵碳关税
    
    不管国际经济政治处于何格局,发达国家都掌握著话语权,不利发展中国家。朱文晖认为,西方社会向发展中国家发动新一轮的「绿色围剿」,让金砖四国中的中印两个发展中大国进入两难境地,巴俄资源丰富、人口少,影响不大,「绿色围剿主要针对中印两国」。美国和加拿大等部分发达国家正在考虑对中国等国的进口产品徵收「碳关税」,中国商务部表示这是打著环保旗号的贸易保护主义。
    
    朱文晖指出,面对「绿色围剿」,中国还需要从战略上重视,应该看到,这不仅仅是一个科技和经济的问题,背后有政治因素;同时也要作好承担更大责任的准备;另外更要主动出击,中国有条件应用技术力量进行改造,大力鼓励、推广运用新能源的技术应战这场围剿。
    
    在经济发展的早期阶段,环境持续恶化,可在一定时点会达到拐点,其后,随著经济的进一步增长,环境会持续改善。中国还远未达到这个拐点,经济增长仍然依赖大量能源,包括排放二氧化碳的石化燃料的消耗。香港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蔡宏教授表示,发达国家是既得利益的保护者,不希望后来者可以居上,会千方百计制定限制发展中国家的有关政策。但在环境保护方面,中国还有很大的空间,每元GDP的能耗,日本仅是中国的百分之四十至六十,效率高出一倍。
    
    中国已经明确提出,从二零零五年到二零一零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将降低二成左右,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一成。森林覆盖率从百分之十八提高至二十,可再生能源在一次性能源中的比例从百分之七点五提高到百分之十。蔡宏指出,中国从绿色围剿中突围,要从两头抓起,一方面提倡使用新能源、清洁能源,强调绿色GDP,另一方面,强化废水回收、污水处理。蔡宏曾数次建议,建立电镀工业园,可以集中做好污水处理和废水回收工作。「环保做好了,不仅不会是经济上的负担,还会产生效益。」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于年底在哥本哈根举行,将会作出减排的具体措施和基准,甚至会出台惩罚性措施,这将是世界绿色经济的分水岭。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7/2009071921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