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有朋自东莞被赶来,不亦乐乎/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60年之一.李原风
(博讯2009年07月18日发表)

    
    从去年中国金融危机东莞农民工也向内地的下岗工人学习回家歇着去的消息满天飞以来,料想在东莞的雷哥也应会很快顺道来我这会会吧,他是在东莞做被民间农民工俗称劳工维权的,而东莞当局现在正在重兵围剿的所谓野律师群。
     “你以为你换了律师助理的红马甲,东莞国保就丫叉地不认识你了啊”。几个过去在工厂的老同事围着雷哥一顿调侃,也蛮有兴趣听着雷哥聊着外来工的故事,毕竟暂住证血汗工厂做假账这些都是在东莞打工大家熟然于心的事。 (博讯 boxun.com)

    “来雷哥先吃点菜,压压惊”。还是马工更关心雷哥,帮他挡着大伙灌酒。以前雷哥也帮过他。
    记得有一年朱容基不知发什么神经,写了几个财会人员不要做假账的大字在电视上报纸上大肆鼓吹,把当时还是网青的雷哥给烧得热血沸腾,正好工厂的台湾佬常欺辱员工这天连马工也无故给煽了一嘴巴,打人不打脸,马工的老乡雷哥拍案而起,联合工人抗议上诉结果最后他反被逼走了。当时我还打趣雷哥说:朱容基的话你要是也能相信,那老母猪也能爬上树呐,这话是当年盲崇盲信朱容基的下岗工人事后总结的经验教训。
    东莞硬是热闹的很,怎么还有人跑到北京天安门去上访了啊。消息灵通的问雷哥。大家都知道他现在混在野律师圈中。
    去年中国金融危机一发生,报纸上还在死命吹着西边稀哩哗啦,风景东方最好。当局马上就发动了针对劳工维权的镇压。当然是打着第一次围剿野律师的旗号。有些人就想到这成百上千万的农民工被这样欺负,下面的实在是太黑了,就跑北京喊青天去了,乡下人就是没见过世面吧,北京皇城根是你们农民工去的,天安门的金水桥还没有看到呢,就被圈进北京的派出所了,只因为看着就长得像农民工。
    后来第二次围剿野律师的时候,农民工也不指望我爱北京天安门了。跑到深圳罗湖口岸去了,指望港澳同胞主持一把正义,哪知道人家上下一心还指望北京拉他们一把呢。奇怪了香港人到内地投资和旅游对内地经济发展起了巨大的作用,而内地人去香港旅行当局压得死死的,变成香港求当局放宽口子让内地人来旅游。这种经济交往的不对称实在是在羞辱香港人。
    第三次围剿野律师的时候,人家自卫反击了,用法律来捍卫权益。将劳动部门公安什么统统告上法庭,后来怎么样大家不用想就猜得到的。雷哥咂咂嘴巴。
    第四次围剿野律师的时候,人家就开始跳到外围去了嘛,这样东莞的农民工就很难了。找律师费用太高,而且很多律师吃了原告吃被告,很多对付农民工的歪招就是他们想出来的,没有道德感的学问简直就是郭沫若。这样子搞得农民工都会如受工伤的贵州土家族农民工刘汉黄走投无路,拿起弹簧刀找不法的台商讨个说法了。
    大伙笑了起来,剥掉雷哥的律师助理的红马甲是第五次围剿最彻底地清剿了。这时雷哥的电话响,农民工的咨询电话。雷哥放下电话说要走了,走的更远,现在内地来东莞的农民工也知道要抱团取暖,但很多少数民族的外来工语言不通受到歧视。韶关的维汉血拚只是外来工血泪一个缩影而已。
    大家没留雷哥多玩几天。
    也许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呢。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7/2009071800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