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六四后的“审判”是无耻的政治报复
(博讯2009年06月12日发表)

    
    来源:亚洲周刊 
     我们无意向人们展示历史的伤口,更无意为无辜者鸣冤叫屈,因为不公正给这个国家带来的耻辱已经够多了。这里献给世人的是一个知识分子坦荡的胸怀和诚挚的善意。他虽然为了自己不该负责的事情身陷囹圄,但是他热爱真理,服从理性的态度,仍然一如往日。 (博讯 boxun.com)

    
    1991年2月12日,青年学者陈子明和王军涛被作为1989年学潮的“头号黑手”,由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3月18日,他们二人的上诉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今天,陈子明、王军涛被单人囚禁在北京市第二监狱仅四平方米的禁闭室中。我们不想随意猜测历史对这些事情做怎样的评价,但是有一点现在就能肯定:说他们是“头号黑手”,未免言过其实;说他们是六四精神的真正代表,他们当之无愧。正是他们,不是以流亡者的身份而是以被告人的身份,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六四公开辩护。他们这样做,不是出于利己主义的动机,而是出于知识分子的良知。
    
    这次审判引起了海内外极大的关注,正如陈子明在“自我辩护”中所说,“人们把它看成是一个政治象征和风向标。人们希望从中看出,中国执政者对于‘89学潮’和‘六四惨案’是不是具有实事求是的态度,承担责任的勇气,化解矛盾的善意和‘亡羊补牢’的决心。人们更希望借此了解,中国执政者今后是否还坚持司法独立性和公开性,是否准备与知识阶层捐弃前嫌,是否要恢复以言治罪,压制一切政治研究、政治言论和政治要求”,“最核心的问题,究竟是要改革还是要倒退。”尽管审判的整个意向是要使政治意义模糊淡化,但是由于滥用法律条文和任意违反法律程序,却使审判的政治报复性质更加突出了。
    
    人们从审判中不难发现,执政者不是惩罚罪行,而是惩罚一种思想倾向;而且对于自己制定的规则也是不乐意遵守的。尤其不可思议的是,已经被废止十年的“文革”标准在此案中重新得到肯定和确认;“文革”中捏造罪证的手法又重新恢复和发展;突出的事例之一,就是窜改陈子明讲话录音。陈子明讲的是“能不能加强、加速完成上层文化的重建,能不能加速完成知识阶层的组织化过程,能不能加速完成你从一般老百姓的牢骚中,一般百姓打成一片的不满情绪中尽快地超逸、超脱出来,构成一种对老百姓的新的指导力量,而不是跟着感觉走,跟着老百姓一起的感觉走,我觉得这就是当前知识阶层,特别是知识阶层中的先进分子所面临的一个时代性的任务。”而在“起诉书”和“判决书”中,竟然将“和政府的谋合”一句删去,作为“阴谋颠覆政府”的证据。比“四人帮”走的还要远。或许他们认为“组织”、“指导”、“先进”这些词含有“僭越”之意,冒犯了政府权威把?否则,无论如何解释,这些话也构不成“图谋不轨”的理由。
    
    我们没有条件对全案做全面分析,这里收录的有关陈案的材料,仅仅是很小一部分。但是从中可以看出,十年来,陈子明、王军涛一直以负责的建设性的态度投身于中国的现代化事业,忠实地尽着自己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对社会的责任。在“89学潮”中,他们一直是强调清醒,呼吁理性和赞美妥协。在共和国面临巨大危机的关头,他们将个人得失抛在脑后,冒着牺牲个人的风险,挺身而出,从事调解,力求避免出现那种不幸已经发生的、谁也不愿意见到的悲剧。尽管在当时复杂的政治局面之下,他们的努力未能成功,但他们表现出来的献身精神和理性态度,仍然足以感动、启迪和激励那些真正关心这个多难民族命运的炎黄子孙。
    
    六四惨案在我们民族心理上造成的创伤远没有愈合,对六四事件已经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但是以偏见代替事实,以谎言掩盖真相,不会赢得信任。也许随着岁月的流逝,它会被淡忘,但是人民在什么时候也不会接受以暴力解决而是会矛盾、把他们置于恐惧之中的方式。一切正真的人都坚信:要做到长治久安,必须保证人心舒畅、社会和谐。我们不知道执政者要把六四包袱背多久,但历史从来也不辜负人的耐性,也许终究有一天他们悟性大开明白过来:维系民心民望,要以善意换取善意。这不仅是我们的期望,也是陈子明、王军涛的期望。
    
    1991年六四两周年祭日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6/2009061210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