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图)
(博讯2009年06月10日发表)

     今天是6月1日, 重复着走过的路程,再次来到最高法接待室,一路过来,不变的是高度紧张的警察、苦苦诉求的访民、还有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截访官员。
    今天最高法的交表队伍里三层外三层,把最高法接待室里里外外挤个水泄不通。最高法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个月每个访民只能登记,记录电脑后,工作人员会视情况而定是否接待来京的访民。基于以上原因,今天交表的访民特别的多,比往常多出好几十几倍。已在排除的访民有一两千人之众。当然,这一切人数不包括陆陆续续前来的访民。你只要留意观察,你会发觉,访民的队伍从先前大多衣裳破烂者,逐渐上升到日渐增多衣着光鲜者。
    看着那黑压压的访民人群,前胸贴后背,紧紧地挤在一起,在这样压抑的空间里,空气空前的污浊,由此联想到近来电视里一再报道,甲型流感肆虐,最近的北京已发现不少病例。真担心,若是在这里有一个甲型流感的访民打个喷嚏,这偌大的人群,不都得被传染了,纵然工作人员套上几个手套也枉然,病菌是不认人,不会因为你是掌权者或高贵者,它就不侵入,它是随空气入侵人体。每个人都需要空气,都需要呼吸,哪怕是不自由的空气。在这里,权力可以暂时掩盖真相,但是权力却左右不了空气,好比权力也左右不了人的思想一样。
    这些进京访民,他们在心灵上深受伤害,而今,这个令人头痛,谈病色变的甲型流感(即F1N1),正如影随形地潜伏在左右,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爆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虽然,眼前还未听到此类流感事件在中央相关信访部门发生,但,在这个病菌肆虐的季节,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的健康不受病菌入侵,一个人得流感,所有的人都成了潜在病菌携带者,传播者。几年前的禽流感,就是鲜明的例证。当时人人都活在恐慌之中,时有则新闻报道,在乘公交车时,有一个乘客打了一个喷嚏,结果却被一位惊恐病菌入侵的年轻小伙子打死。
    此时的北京,戒备森严,处处惊心,处处有抓捕访民的警车,夜夜有警察围剿访民。鉴于如此紧张局势,我理性地选择了暂时的告别。就在最高法接待室附近南站,我买了返程的车票,当天到了全国人大、国办等处上访,再向中央权力机构寄出6封控告信,匆匆返闽。
    返闽的火车行至千里之外,中途列车上报务员要求每个乘客出示身份证,进行登记。印象中只有警察才有权力检查旅客证件,曾几何时,列车上服务人员也拥有这一特殊权力?因一直想不到有关依据,所以不好追问,只问为何事而登记身份证?女服务员淡淡地回应道:“登记仅为预防甲型流感事件发生,好有个去向和线索”。不管此言真实如何,但如此以人为本的服务宗旨,我当然乐于配合。约莫半个小时,有一个20多岁的女乘客,被刚才查身份证的女服务员带离车厢。此景让我恍然大悟,原来查身份证只是一个手段,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却有着它想要达到的目的。这一幕让我想起一件类似的经历。去年北京奥运期间,有一福建福清访民名叫陈建立,陈先生携妻进京看病,在火车上同样遭遇乘警以查身份证为借口,为福建当局行截访之实,将陈建立夫妇扣下,转交给当地政府。当然,当地政府和铁路之间的惟妙惟肖的合作共赢关系,来自权力与金钱眉来眼去。
    
    晚上8点许,我还在返闽的途中,我家却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一个是福清市城关玉屏派出所新上任的卢斌所长,另一个是曾几次到工作单位找过我父亲的民警。他们一上来就说要了解案情。我父亲生气地质疑道:八年了,你们还说要了解案情,你们公安怎么破案,你不会不清楚吧,这个冤案在福清这个小小的地方,谁人不知,有人徇探私枉法把我儿子当成了替罪羊。共产党法律最讲认真的,你们到底是怎么执行的?明明知道错了还不愿纠错,你们当官的也太欺负人,太欺负老百姓了,欺负无权无势的弱者,你们欺民霸市,制造冤案,你们太不把老百姓当人看了,你们这样胡作非为,不觉得太过了吗?毛泽东年代,当官只要贪污了一点点,有的官员害怕到甚至自杀的都有。中央政策在电视里说得多好,可你们地方政府到底有没有按中央政策办?卢斌明知故问道:今天我的到来你好象很不高兴。另一个民警左看看,右看看,问我父亲道:今天就你一人在家呀。看着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干警,原来他们是上门来探听虚实,看看吴昌龙的姐姐吴华英是否在家,好辨别是否又到北京上访了。父亲也不去回应,只管发泄郁积在心中八年的愤慨。两干警觉得答案是否有了还是捞不到他们想要的稻草,几分钟之后就灰溜溜地离开这个充满冤屈的访民之家。
    
    2009.6.1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图:2009年6月进京上访排队领表的访民)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6/2009061010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