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沙沙绝食第七天:监视者大声呵斥“吃饭”
(博讯2009年05月31日发表)

    
     今天傍晚,我拨通了绝食中刘沙沙的电话。
     (博讯 boxun.com)

     为了辞职的权利——连辞职的权利都没有,这也许开创了古今中外的先例;为了不被断网的权利——我花钱买了一定时段的服务,但是却被世界上最大的无赖集团给掐断;为了不被跟踪的权利——没有做任何违法的行为,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那个像影子一样的跟踪者;为了不被五六个壮汉殴打的权利——这更是让外星人惊叹的地球奇闻,一个弱女子不得不走上了绝食抗议的道路。今天是第七天。
    
     联合国人权公约中的“免于恐惧和匮乏”,在今天的中国,还如同卖火柴小女孩的依稀梦境。
    
     心里实在放不下,所以忍不住拨通了刘沙沙的电话。电话那端是微弱的声音。沙沙绝食已经七天了,如果绝食又同时绝水的话,一个鲜活的大活人也许已经阴阳两界了。网上有冷血人满嘴喷粪说“作秀”,他NND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给我“秀”上一两天再说风凉话不迟;有人说刘沙沙绝食没有人亲眼看见,是旁人的“主观判断”,我要说的是,你看到的哪一个新闻不是主观判断和认知,你通过媒体看到并且被你确认的新闻你都在现场吗?你所看到的邓玉娇“爸爸,他们打我”的哭诉声,说穿了不过是由0和1堆积而成的数字山谷而已,你能说那是假的吗?20年前的那场感天动地的广场绝食你没有亲眼看见,难道你就不承认其真实存在吗?
    
     接通电话,是沙沙微弱而坚毅的声音:“你千万不要再劝我停止绝食,我不希望听到这样的话。”她特别想了解邓玉娇案的进展情况。
    
     正在通话中,一个男人粗声大嗓的呵斥声传了过来。我以为是沙沙的家人什么的,结果是她单位保卫科的人,保卫科的人当然干的是保卫事务,是奉命近距离“保卫”沙沙的。刚才的呵斥声,是这个“保卫”喝令沙沙吃饭进食的。
    
     末了,我本来还想劝她“多注意身体”,但是连自己都觉得滑稽,所以堵在了嗓子眼。最后我只好说:多喝水少说话,注意少消耗能量。
    
     留下以上文字,无意于被今天的人喝彩,只希望留给半个世纪后的中国人看稀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5/2009053100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