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五四”民主与科学梦未圆,90年任务未竟精神不存?
(博讯2009年05月03日发表)

    
    来源:明报
     现今在大陆谈论“六四”仍是禁忌,但另一次学生运动“五四”至今已经90年,却每年都成为学界话题,今人除了反思它以及“新文化运动”在上世纪初掀起的思想及政治的风云,还藉此重提当年未竟的梦想--民主与科学,每次讨论皆能勾起有识之士久埋心底的理想。“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今日起一连两天,本报记者访问数名内地学者,走访“五四”策源地北京大学,探访这名已届耋耄的“新青年”。 (博讯 boxun.com)

    
    民主科学被淡化突出爱国
    
    “从89年开始,谈五四就一直是‘爱国’。”随5月4日临近,中国各地均有五四纪念活动,但都是强调“五四”是“爱国运动”,淡化其主旨“民主与科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员雷颐对此颇不以为然,“实际上是用爱国主义来获得某种更大的民众精神上的支持。”
    
    “粽子对端午,月饼对中秋,民主科学对五四。”雷颐引述内地已故作家冰心的话说,谈五四不谈民主科学,就如端午节吃月饼一样“不对味”。他说,官方对五四的宣传在1979年之前都是强调知识分子改造,之后改成“爱国”,虽然连带提及民主与科学,但摆在次要地位,但无论哪一种提法都是为维护统治服务。
    
    思想启蒙运动受政治阻碍
    
    雷颐解释,90年前提出启蒙是因“亡国灭种”的危机在即,知识分子意识到需要开启民智,故启蒙处处服膺于救亡,埋下了“救亡压倒启蒙”悲剧性的种子。推动民主与科学的启蒙运动受政治因素阻碍,至今未能完成。雷颐认为,“阻力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因为50年代形成的一套意识形态,对民主、自由、个性解放的否定,强调集体主义;另一方面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形成。”他说,谈民主会质疑官员权威、制约他们的权力,今年“两会”时有官员被问到公开财产时反问“为什?老百姓不公开?”体现了政治体制改革之艰难。
    
    欠独立思考“科学”大忌
    
    “民主”尚未解决,“科学”也难独善其身。雷颐认为,现时所谈的“科学”侧重于技术,而不是独立思考的精神,学术界还有很多禁忌,例如对于新文化运动先驱者之一的胡适,由于在上世纪50年代曾被毛泽东定为批判对象,至今在内地仍属敏感名字。
    
    至于“爱国”,亦可以有不同解释。雷颐说,当时学生提出的“爱国”是“爱中国”,并不爱当时执政的北洋政府;而且陈独秀所提出的“爱国”,是吸收西方先进文明用于强盛中华民族的爱国。但是,现时政府所定义的“爱国”是“爱社会主义、爱共产党”,并且以“国情”来拒绝接受普世价值。
    
    抵制家乐福显狭隘民族主义
    
    令雷颐忧心的是,时下很多青年人接受了这种狭隘的、排外的民族主义,“去年抵制(法资超市)家乐福的时候,学生一煽动就起来了。”但他又指出,当局一方面强化学生的民族主义意识,另一方面又担心会再有学运爆发,影响稳定,所以每年5至6月都较为紧张,担心“六四”或是“五八”(1999年5月8日美军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学生游行并打砸美国大使馆)再重演。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5/2009050308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