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燕遯符:无用与无用之用-也谈”右派”索赔
(博讯2009年03月14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燕遯符
    
     (博讯 boxun.com)

     2009-3-11
    
    
    吴庸、铁流和严家伟三位先生著文谈论“右派”索赔的“用处”。这是个挺有意思的话题,我也加入进来凑凑热闹吧。我能说的只有自己以及与自己有关的人和事。
    
    1979年收到北大党委寄来的“改正”通知书,说当年把我打成右派属于“错划”。我理解为:北大承认1957年我说的话没有错,是他们自己犯了错。知错改错总是一件好事,叫人高兴。当时就听说过关于赔偿的事:宋庆龄等主张赔,叶剑英、李先念等坚决反对,还说没钱……,邓小平说以后再赔,一分不少……。我没有把这件事十分放在心上。有那么几个高级干部不接受文革教训,顽固坚持毛泽东反人民的路线,有什么可奇怪的?那时候国家恐怕也真的是穷,右派人数又多,短时间内没准儿还真的是拿不出这么多钱;再说了,“改正”之后也往上调了点儿工资,日子过得比前二十几年强多了,哪有工夫折腾这点儿钱的事呀;当了二十多年纺织女工,调出车间就要到讲台上去讲授大学物理课程,当务之急是赶快干正经事儿,尽量追回耽误了的时间。那些年我真的是“不用扬鞭自奋蹄”,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人民。
    
    1993年我年满55岁,正式办了退休手续,才有时间有精力到处走走,到处去见见老同学老校友。1994年从一位也是五七难友的北大校友口中得知,共产党内部有个秘密决议:对右派不赔偿不道歉。这可把人气坏了。原来,“改正”和“平反”相差远着去了。当局仍然不肯真心诚意把我们当平等的“自己人”,仍然虚情假意跟我们耍花招。也就是说,平民与权贵的对抗,或民主与专制的较量,仍然会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社会政治的主旋律。1995年《国家赔偿法》颁布实施,我就正式给北大写信,专门要赔偿、要道歉。当然不会有实际的用处,可总算是一种宣泄,比自己闷在心里弄出个“肝淤气滞”或弄出个癌症强。这叫“索赔养生法”,算“右派”索赔的一种无用之用。
    
    2007年是反右运动70周年,我参与了幸存老右的集体维权行动,与社会各界老右联名上书中央;还与若干北大右派同学三番五次上书中央、上书北大,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得到任何个人的结果或用处;可我看到,周围多少有了一点点变化,多几个人知道了一点历史真相,增强了一点公民意识……,甚至让现任北大校长不敢正视,望风而逃……。原来,我们还能够在古稀之年或耄耋之年,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贡献一点点微薄的力量,这应该是“右派”索赔的一种更大的无用之用。
    
    最后再说几句。2007年以来,不断有政法部门的人员对我们进行劝戒和“安抚”,这么做其实不太对,还是把我们当成执法对象,可比起毛泽东的残酷镇压来,的确是很大的进步。我想要对这些人说的是,如果对右派维权使用分化收买之类的办法,肯定是白白地浪费纳税人的钱,一点用处也没有。要知道,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共青团,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那都是一个组织,唯独右派不是个组织,没有哪个右派写过“我自原加入右派”之类的入派申请书,而且右派的特点就是有主见,不认“领袖”。所以,如果哪一个人自称是由右派们大家推选出来的“右派领袖”,那肯定是假的。如果把这个人收买了,对其他人的维权行动不会有任何影响。除非挨着个儿把这些人一个个收买干净,那成本够有多高,倒不如真心诚意地与大家沟通交流,把这场用“阴谋加阳谋”发酵出来的千古奇案好好弄个明白,也好对后人有个交代,丑媳妇也终究要见公婆的呀!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3/2009031411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