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小撒专访韩正
(博讯2009年03月06日发表)

    
     3月4日晚,上海市长韩正接受央视《中国法治报道》“小撒探会”专访。韩正表示,正在上海展开的取消行政收费是一场政府的自我革命,也是在国际金融危机袭来的特殊时期为企业减负。
     (博讯 boxun.com)

      引发“小撒探会”节目组关注的是上海市正在推行的一项“壮士断腕”的举措。2008年下半年,上海市政府取消和停止征收148项行政事业性收费,超过上海现有531项行政收费项目总数的1/4,停征和取消的收费近20亿元人民币,最大限度为企业和公民减负。
    
      这场来自政府的自我革命受到了上海市民和企业的普遍欢迎,但也引发了担心,清理行政事业收费必然会让一些个人和部门的经济利益受到损失,如何确保他们不成为改革的阻力?如何保证在关上这扇门后不开启另外一扇窗,新增别的收费项目?它与国际金融危机的大背景有何关联?韩正3月4日晚在接受央视主持人撒贝宁专访时回应了这些疑问。
    
      以下是采访实录。
    
      韩正:取消行政收费是一场政府自我革命
    
      撒贝宁:我们的记者在上海采访的时候,大多数市民对这一改革持肯定态度。作为上海市市长,您怎么回应市民对这项改革的热切心情?
    
      韩正:市民给予充分的肯定,我想我们这项改革是成功了。效果是明显的。当然这只是第一步,我想我们还会继续努力。行政收费的改革,实际上是个系统工程,涉及面很广,它并不是很简单的取消某几项收费。收费的形成也是逐渐形成的。它有的合法,但是不一定合理。有的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它不合法,法律上没有依据。我觉得这个改革是政府的自身革命,而且是反映政府职能转变的一个方面。这项改革的举措是过去多少年我们力度最大的一次,取消的项目、类别、金额最多的一次。
    
      撒贝宁:我们在采访上海一位律师的时候,那位律师还引用了您说的一句话,说这是上海市政府自己的一次革命,您确实说过这句话吗?
    
      韩正:我们在研究取消行政收费的过程中间,确实感受到这是一场自我革命,非常不容易。因为它取消每一项收费,它都会涉及到政府的很多工作。也就是说,每项收费行为的背后本来都是有一个部门或者有一批人。行政收费取消会连锁地反映到政府管理职能和管理机构的调整,也会涉及到政府一些预算安排的调整。我觉得这次我们这样做是能够进一步改善上海的投资环境,进一步按照法治政府、责任政府、服务政府这样一个理念来推进上海的政府自身建设。
    
      撒贝宁:我们的记者在上海采访时,有些市民提出来,将来有没有可能把行政收费项目、收费标准等等在一个平台公示,让更多的市民更加一目了然地知道?
    
      韩正:这个是完全应该的,这就涉及到政府信息公开了。行政收费无论是标准还是收费方法,以及收费以后怎么使用,我觉得这都应该纳入到行政信息公开的范畴里来,我们正在朝这方面做,去年进了一大步,今年还要朝前迈一大步。
    
      韩正:取消行政收费要由法制保障不再走老路
    
      撒贝宁:除了一片叫好声之外,也有人有质疑的声音,那就是刚才您提到的,每取消一项收费,停止一项收费,可能都会有一个部门的利益,或者是咱们政府预算外的收入会降低,那么这种损失会不会成为这场政府自我革命的一种阻力,换句话说,会不会关上了一扇门,又打开了另外一扇窗,取消了148项,未来会不会又冒出更多的其他的收费项目?
    
      韩正:是会有这样一种担心,我觉得可以理解的。因为过去我们曾经改革过多少次,后来又反复了多少次,这一次改革,它一定要有法制来进行保障,并不是随便取消,它没有制约,它要由法制来进行保障。因此我们每取消一项行政收费,都相应地进行了一些制度性的安排。我们上个月就对取消行政148项收费的情况做了一次全面的回头看,评估、检查一下,总体上148项,除了个别项目出现了一些我们原来没有预想到的情况,大部分执行都非常好。当然有些情况它有各种各样的一些外部环境,需要我们进一步地来创造一些条件,来进一步地推进一些行政收费,譬如这个收费本来是对应着很多单位的,它下面还有很多职工,那就需要我们安排好这些职工,甚至于在政府预算安排里面,要保证这些职工的利益,他就可以完全取消这一种收费。我觉得只要有法制保障,有制度安排,这项改革一定会成功。
    
      韩正:取消行政收费是在特殊时期为企业减负
    
      撒贝宁:在您所说的制度安排里,已经有了哪些做法确保能够达到改革的目标?
    
      韩正:比如,行政取消收费以后,收费的项目在网上公示,而原来收费的一些部门和机构规定它已经没有这个收费权力了,而这些全部在网上公布,把监督权交给公众。本来他这个机构是收费的,我把这个机构给撤了,他已经根本没有机构去收这个费了。过去是每一项收费都对应着一些执法部门和机构。这些收费取消了,相应的收费机构有的是职能取消了,有的是机构缩减了,有的是机构撤销了,他根本就不具备再收费的可能性,这次改变是很彻底的。
    
      撒贝宁:现在是取消了148项,上海市的这场自我革命还会继续下去吗?
    
      韩正:我想今年还会继续,今年我们已经有安排了。在我们今年的工作里面,进一步取消行政收费和进一步增加信息公开、增加透明度都是政府自身建设的重点工作。我觉得这一方面如果做好了,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可以进一步帮助企业减轻负担。大家都知道,现在我们面临特殊时期,我觉得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我们现在要千方百计帮助企业渡过目前暂时的一些困难。帮企业,就是保企业,就是保就业。帮企业就是职工就有岗位了,保了企业就是保稳定,保了企业也是保后劲,保了企业也是保增长。我觉得政府应当从各个方面采取措施,千方百计使企业能够减负,能够在这场危机和困难之中,再经过企业自身的努力,能够渡过难关,面向未来,更好发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3/2009030609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