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侨乡江门市冤案:纪委惩治腐败,谁惩治腐败纪委?
(博讯2009年02月11日发表)

    
    来源:凯迪社区
     陆义、韩梅/赵汝超原为侨乡江门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市领导对他的评价是“敢抓敢管”。但是,当他在一次调查中发现他的顶头上司江门市纪委副书记余泽云的妻子----江门市北街联营电厂厂长杨南宁的严重贪腐问题时,思想上进行过激烈的斗争。 (博讯 boxun.com)

    
    揭发还是捂盖子?揭发吗?风险很大,不揭发吗?等於助纣为虐。最后,他还是铤而走险向市纪委予以检举揭发。起初,余泽云一方面用“已做结论”或“已作处理”等借口挡驾、搪塞;一方面用鸡蛋里挑骨头的办法,搜罗赵的问题,当他在赵身上找到“问题”时便撕破面纱,强将检举人投入监狱,置其於死地!赵汝超蒙受不白之冤,满腔悲愤,在狱中一方面继续检举揭发,一方面大喊“冤枉”,“死不瞑目”,并一再疾呼纪委惩治腐败,腐败的纪委谁来惩治?这一疾呼向社会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值得人们深思。
    
    一、纪委充当犯罪份子的保卫伞
    
    赵汝超与江门北街联营电厂副厂长、财务科科长检举揭发杨南宁的问题如下:
    
    1.私分国有资产200万;
    
    2.虚开增值税发票(二万吨煤),非法获利168万;
    
    3.用公款送礼98万;
    
    4.以“董事会经费”名义领取38万,多领少开销;
    
    5.仅200多人的小电厂,“小金库”资金竟达1328万,任其挥霍。
    
    以上贪腐问题,难道还不够触目惊心吗?可是,江门市纪委一方面“官官相护,死死捂住“盖子”,一方面明目张胆地充当犯罪份子杨南宁的保护伞。赵汝超等多位证人的检举揭发一直针插不进,水泼不入,相反,敢於虎口拔牙,敢於与纪委书记.副书记对着干的赵汝超却鎯铛入狱!现年67岁的赵汝超,被判13年徒刑,也即是说,赵要到80岁方能重见天日!一场检举与被检举的斗争就这样消声匿迹了!怪不得江门人民称这是现代“秋菊”和古代“窦娥”,怪不得赵汝超频频呼冤,死不瞑目。
    
    二、江门纪委陷害赵汝超的卑劣手段
    
    余泽云陷害超汝超的第一步,是“搞掂”新来的纪委书记谭继祖。首先炮制一封“群众来信”,检举赵“倒卖土地”和“贪污公款”,谭继祖下车伊始,不了解实情,立功心切,於是当场拍板,亲自拿赵开刀。
    
    2005年7月中旬,监察局长给赵打电话说纪委有事找他了解。刚上车监察局长就说:“谭书记说你有严重经济问题,从现在开始,对你实行双规。”接着,谭继祖与杨泽云操纵其权力所及的检察院和法院,用偷梁换柱的手法,制造“合法审判”,以掩人耳目。比如,将赵的服从政府决定,执行“规划法”,变成“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罪”,将在副市长授权下使用的“农转非”公积金,变成“贪污罪”,将江门市检察院已决定“免於起诉”的以上两项“罪证”,再拿到江门市区一级的蓬江区检察院起诉,最后竟在长官意志的胁迫下将赵判罪。
    
    三.法律专家对赵案的论证
    
    2008年11月14日中国政法大学专家高铭暄(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名誉会长)、陈兴良(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巫昌祯(政法大学教授)、王顺安(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学研究所所长)对本案进行了认真论证,一致认定赵汝超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罪不成立,应撤销原判,认定无罪。理由是:
    
    一是赵经营的企协公司已通过挂靠杜阮镇房地产综合公司取得了资质,且企协公司已有在杜阮镇开发房地产的先例。
    
    二是涉案的30.86亩土地的买卖均是事出有因,是一种被动与消极的行为,而且赵出於顾全大局的考虑,一直被动服从杜阮镇瑶村村委会的决定,从联系买地、拍卖到转让,全是杜阮镇瑶村村委会及杜阮镇政府一手操办。
    
    三是赵汝超经营的企协公司对购买的土地已经进行了前期的土地开发及投入,不能因此认定赵具有倒卖土地使用权罪的非法“故意牟利的目的”。
    
    四、结束语
    
    阳光审判是依法治国的要求。我们将赵案在社会上公开,希望通过对本案例的剖析,认识江门市纪委只准革别人的命,不准革自己的命的赵大爷思想,推动依法办案,进而实现依法治国的理念,同时也向有决心惩治贪腐的清官们提出一个严峻问题:纪委的贪腐谁来惩治?!
    
    为了平冤昭雪,伸张正义,我们将赵汝超被江门市纪委书记诬陷的黑幕公诸於众,也恳请有正义感的法律界人士提供法律援助,希望敢於讲真话的新闻界朋友采访报导,欢迎广大网友仗义执信,更邀请本案审判长、法官在网上对决。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2/2009021103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