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丽英一世盛名毁在查处不了莆田惊天案(9)
(博讯2008年12月07日发表)

    
    刘丽英一世盛名毁在查处不了莆田惊天案(9)
     记者:小草民(新闻连载之九) (博讯 boxun.com)

    刘丽英率队来莆田查处半年,虽说最后免去许开瑞职务,但是却不敢揭开莆田的窝案。由于体制形成的严重缺陷,既无法建立起民主监督机制,又无法实现在一党专制下有效地约束监督市县区地方书记的权力。结果,地方不受监督与制约的书记职务,变成可以凭个人意志随心所欲任意膨胀的权力,最终形成换走一个许书记,迎来一个叶书记,才来几天象是收敛点,做一番廉洁表演秀、亲民政治秀,不久便故态复萌。
    难怪莆田人评说,当官,太容易了;腐败,太容易了。前提就是权力不受民主监督。
    
    四、官职权力成为敛财利器  出境信徒巨额缘金私吞
    
    当官,做地方高官,一把手的好处是什么?在莆田许多高官心目中就是敛财。
    许开瑞,在莆田任市长、莆田市委书记共有七年;郑海雄,在莆田任县委书记、湄洲湾北岸管委会书记共有七年;陈少勇在莆田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共有十年;叶家松,莆田市委书记共有七年。
     这四位“猪哥”书记在开创华夏大面积买官卖官先河,在兴化大地搞起了买官卖官生意,共产党的书记俨然成了官帽批发商。他们除了买官卖官、批发土地、大抓旧城改造等既有形象又能敛财的工程,还把搜括到的钱财,花到包二奶三奶四奶,玩弄花季少女、青春美女、韵味熟女上面。
    买官卖官成了高官无本万利敛财的好方式
    许开瑞,在莆田任市长、书记七年,就举与骗子关子冰勾结,据关透露,仅办出国、调动、转干、卖官净收入超三千万;陈少勇,在莆田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十年,据知情人透露,仅卖官净收入超三千万;郑海雄,在莆田任县委书记三年,单就调动、转干、卖官净收入至少超过三千万,在湄洲湾北岸任书记四年,单就调动、转干、卖官净收入至少超过三千万;叶家松,在莆田任市委书记七年,据知情人透露,仅卖官净收入超二千万。
    在莆田热门竞争的官职,不花钱十分困难,花钱太少也无效。买官者陈文修,说是认上许开瑞书记泉州老乡,还送上10万元巨款,让主持工作莆田市人事副局长转正局长;买官者郑国森,说是认上郑海雄仙游老乡,还送上30万元巨款,想保住原来莆田县公安局局长位置,那想钱少了换成政委;买官者詹国雄,由于一下子送给郑海雄书记60万元巨款,立即由莆田县公安局副局长提拔正局长;买官者郑瑞锦,认上郑海雄书记同姓同宗,送上30万元巨款,由芴石镇副镇长提拔梧塘镇镇长;买官者范志豪,送给陈少勇市长30万元巨款,保住莆田市民政局长位置不调整;买官者林庆生,送给陈少勇(省委常委秘书长)150万元巨款,立即由涵江区委书记提拔莆田市委常委兼副市长;买官者阮军,送给陈少勇(省委常委秘书长)100万元巨款,由城厢区委书记提拔莆田市副市长;买官者傅冬阳,送给陈少勇(省委常委秘书长)100万元巨款,由莆田市土地局长提拔莆田市副市长;买官者陈志强,送给陈少勇(省委常委秘书长)80万元巨款,由团市委书记提拔秀屿区委书记;买官者阮开森,西藏挂职朗县副县长,送给叶家松书记30万,回来安排涵江区区长,随后给陈少勇(省委常委秘书长)50万元巨款,由涵江区区长提拔涵江区书记;买官者张亦斌,陪上夫人还要给陈少勇送上50万元巨款,由市政府接待处主任提拔为莆田市卫生局长;买官者顾清泉,送给叶家松书记30万,提拔荔城区副区长……
    工程项目、审批土地成了无本万利敛财的好方式
    许开瑞,在莆田任市长、书记七年,据知情人透露,仅工程项目、审批土地净收入超三千万;陈少勇,在莆田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十年,据知情人透露,仅工程项目、审批土地净收入超三千万;郑海雄,在莆田任县委书记三年,在湄洲湾北岸任书记四年,仅工程项目、审批土地净收入至少超过十亿;叶家松,在莆田任市委书记七年,据知情人透露,仅工程项目、审批土地净收入超三千万。
    叶家松书记,主政七年间,莆田全市原划拨地(含旧城改造)改变用途用于经营性项目未实行收储、未实行“招拍挂”的,就不少于6宗土地,违规划拨国有土地使用权,就不少于5宗土地。这数几亿人民币的差价,得到猫腻是多少?
    叶家松书记,莆田梅园路东段旧城改造,13.9万平方米拆迁工程面积,其利润上几亿元,得到猫腻是多少?
    叶家松书记,一条莆田市步行街步行街工程项目,让侄儿竟由当时预算造价费用三千万元,结帐追加造价到一亿三千万元人民币,这是为什么?
    叶家松书记,让大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郑雄,上演800万=上亿元闹剧,仅靠800万元,购买莆田市中心商业黄金地段254.66亩马巷片区旧城改造项目,单土地价就值上几亿!
    叶家松书记,让大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郑雄,上演43.97万=上亿元闹剧,仅付43.97万元,还欠800万元土地出让金,便领到马巷土地使用权证用于抵押贷款3500万元!
    叶家松书记,上演800万=5500万,贱卖莆田市外贸公司价值5500万国资财产闹剧!一桩桩,足让百姓口瞪目呆,掌权者富得冒油的敛财方式,在莆田不断上演……
    
    参与走私成了高官无本万利敛财的好方式
    许开瑞,在莆田任市长、书记七年,据知情人透露,参与走私净收入超二千万;陈少勇,在莆田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十年,据知情人透露,仅参与走私净净收入超三千万;郑海雄,在莆田任县委书记三年,在湄洲湾北岸任书记四年,仅参与走私净净收入至少超过二亿。
    就连红白喜事也成了高官敛财的好形式
    许开瑞,在莆田任市委书记期间,儿子许赛克结婚的新房,由莆田市外贸公司总经理郑海雄公款包办装修,结婚收到了好几百万贺礼金;郑海雄,在莆田任县委书记、湄洲湾北岸管委会书记,每“购”一次豪宅(实是赠送的),每乔迁一次新居,所收的礼金不但要比房价本身要多出上百万来;杨海玲,莆田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每年过一次生日,就举1996年的生日为例,单以仙游县不完全统计,19多个乡镇和40多科局,统统用公款送礼金,最少则三万元多则十万元,现金近有300多万元。
    官员暴富后便是豪宅别墅群林立
    在莆田城区,我们都可以看到了大片的官员豪华别墅群,甚至有市县区级领导干部的宅第一条街、一片区之美誉。
    看那红顶黄墙,白色绕栏,精巧别致的二三层小楼或连体或独体别墅,自成一家的庭院,数几十栋风格相同的小别墅,错落有致地沿着城区凤凰山麈、华侨师范山麈、延寿山麈等山清水秀的地方排成一片,让人以为是哪个旅游度假村。
    看那一幢幢、一片片连成数几间、数十坎商业店铺,有天有地大楼,是书记、常委,市县区长、科局长们的宅府,不正是夸耀权力与财富完美的结合体吗?
    暴发起来的官员,那有不置私家宅第之理。莆田不但普遍有厅地级私家宅第,有遍地的处区级私家宅第,有遍地的科级乡镇级私家宅第,就连村级的书记村长私家宅第都辉煌不得了。许多官员不仅仅是一处,还有好多处呢。
    比如,莆田民众眼中的大贪官郑海雄,在市外贸公司任总经理时就获得两处私宅;在莆田县当书记占据叁处,其中有县土地局送一处,县委占一处,台湾街一处;在北岸工委会当书记再占有一处,至少是有六七处之多,2000年初弃职全家离开莆田之前,全部贩卖兑为现金数千万元;又如,现在官居正处级莆田市规划局局长的郑瑞锦,在秀屿区芴石镇有处有天有地有店铺的官邸,在秀屿区秀屿镇有处占地几亩的豪宅别墅,在城厢莆田军分区大门相对面拥有三厢商业店铺有天有地私宅,还拥有莆田地方政府特权象征的大套房经济适用房;再如,莆田民众中算口牌还行的官员林国良,原莆田市委常委兼宣传部长,从莆田人大常委会主任位子退下,竟也有六处别墅价值超过二千万元。
    
    官员出国出境也是敛财暴富的好方式
    莆田官员喜欢出国出境,因为莆田海外华侨多,侨胞不但热诚款待,只要求地方父母官照顾侨胞亲戚一点点,赠于红包都是以数万美金或数十万美金计;如果说,侨商的回家乡投资项目上,能给予方便和优惠一些,那回报就更巨大了。因此,莆田市区主要官员,总是不会错过出国出境敛财的极好机会。
    许开瑞、陈少勇、郑海雄、叶家松等高官都没有错过出国出境也是敛财的好机会,那一个不是满载而归。据知情华侨透露,有的财大气粗的侨商单个给市委书记、市长,县区委书记、县区长的红包少则二十万,多的五十万,而官员都是以招商引资、引进项目、考察项目等所谓的公干,来回旅差费全报销,还有补助,出国出境大搞一把,钵满盆满地凯旋归来。
    国人想想,为什么当年市委书记许开瑞会以每亩不到1000元人民币价格把在广化寺前面,荔城大道两旁数千亩土地低价出卖给莆籍港商黄志贤?为什么黄志贤可以把从市政府征来的土地,稍加平整一下,便以每亩45万元人民币价格,转售给莆田市国家税务局、中国工商银行莆田支行等一些单位谋取暴利?正因为市委书记许开瑞在境外与港商黄志贤都谈妥了,也收受了上百万元的办事费!不给人家办事,行吗?
    国人想想,为什么早在1995年11月20日,新塘居委会18户拆迁户与港商黄志贤所办的港峰(福建)恒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拆迁安置协议,明确规定了补偿费用和安置用地却可以毁约掉?为什么黄志贤可以指使市委由市规划局下发通知,说签约好的安置用地不能建房,托词理由是广化寺的绿化地?为什么既然说是是广化寺的绿化地,港商黄志贤又可以占据为港峰公司开发新梅片区住宅的建设用地??正因为市委书记许开瑞和继任市委书记叶家松,在境外与港商黄志贤都谈妥了,收受了人家的钱不给人家办事,行吗?
    当年,莆田市委书记叶家松,与莆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林国良等一行人,打着妈祖祖庙使团名义,以中华妈祖文化交流协会名义,赴台朝拜妈祖各分灵庙宇。
    北港朝天宫,是台湾最早建立的祭祠妈祖庙宇中的一个,是台湾最有影响力的妈祖庙。在全台湾建有妈祖分灵庙宇1300多座,信众达2000余万。
    当来自妈祖祖庙的最高级别代表使团到台,妈祖众多分灵庙宇的信徒们,纷纷敬捐缘金数千万元,纯黄金近有百斤。台湾各妈祖分灵庙宇主持,郑重地交托给妈祖祖庙最高级别使团代表,并再三叮嘱,这是妈祖众信徒奉献给祖庙妈祖一片虔诚的心意,以供雕塑天妃神像金身或天妃神像度金之用。可是,这些没有信仰的莆田高官们,私欲难壑、见钱眼开,自以为收受缘金地点在台湾,接受台湾民众的缘金钱,此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路途之中竟然亮胆几个人全部私自分掉。回莆后,自然谁也不提起此事,更谈不上缴台湾民众的缘金钱给妈祖祖庙了。
    此事,瞒到台湾进香团到妈祖祖庙询问时,谁也不知有这么回事;瞒到“猪哥勇” 被抓交代出来说,“他也得了莆田官员孝敬奉上的台湾妈祖信徒提缘10多斤纯黄金!”
    真相才能以曝露,使团代表成员每人分得捐缘折合人民币上百万元,纯黄金有十来斤。 _(博讯记者:小草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12/2008120720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