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男子打捞落水妻子5天 抱着遗体入睡(图)(图)
(博讯2008年10月24日发表)

    男子打捞落水妻子5天 抱着遗体入睡(图)
    王海山抛下铁锚打捞妻子
    男子打捞落水妻子5天 抱着遗体入睡(图)


    妻子下落不明,王海山伤心欲绝
    
    男子打捞落水妻子5天 抱着遗体入睡(图)


    抱着亡妻,王海山安然入睡
    男子打捞落水妻子5天 抱着遗体入睡(图)


    6天后找到落水妻子,来蓉打工男子王海山希望带她回安徽老家安葬
    
    □《妻子落水痴心丈夫东风渠打捞5天》追踪
    
      “遭了!又跳了一个!”昨日上午9点半,成都市东风渠南北分水闸边的人群中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寻找落水妻子6天的王海山和岳父孙老汉、妻弟孙明贤,一前一后“扑通”跳进急流当中……很快,三个男人浮出水面,手里拽着一个人。原来,王海山妻子孙明云的遗体终于找到了。
    
      无视阵阵刺鼻的异味,用绸布将妻子的遗体包得严严实实之后,几天几夜没合眼的王海山,一手捏着全家福的照片,一手搂着妻子的腰,把头轻轻靠在妻子头边,在河岸边的阳光下,终于疲累地睡着了。
    
      开闸放水落水女子亲人跟着跳下
    
      昨日早上8点过,王海山和岳父孙老汉以及四五天前从安徽赶来的两家亲戚,一行十五六人就出门到东风渠边“布控”。王海山、孙老汉和孙明贤继续用铁钩打捞,其他人则在东风渠各段和安了大网的水闸处守候着。
    
      三人当中,孙老汉走在最前面,他走到东风渠南北分水闸后,就准备把铁钩往尼龙绳上拴,可还没打好结,就听到了闸门打开泄水的声音,于是孙老汉的双眼死死盯住了闸口……没过几秒钟,孙老汉突然扔下工具,沿着水流的方向在河岸上飞奔。眼看河水越流越急,他先是用家乡话大喊了两声,然后纵身一跃,跳进了湍急的河水。
    
      “遭了!又跳一个!”随后,匆忙赶过来的王海山和孙明贤都先后跳入河中。
    
      “完了完了,这家人完了!”“太惨了!”附近群众一边感叹这家人至深的感情,一边拿出手机拨打120,“千万不能都出事啊,还有两个小孩哪个管哦?”
    
      齐心协力三亲人急流中捞起遗体
    
      东风渠的岸边,王海山的亲戚们也跟着跑起来。跑到近处一看,大家才明白,是孙老汉隐隐看到有个人影在倾泻的河水中浮浮沉沉,他大喊,是为了让岸上的家人打电话通知王海山他们,快过来捞人。
    
      三人跳下水后不久,都陆续从河中探出头来,换了口气,尽管还不肯定水中的人影就是孙明云,但他们还是奋力追赶。当游到东风渠南北分水闸北河段时,他们终于追上了,也确定了这就是孙明云的遗体。眼看孙老汉死死抱住遗体顺着河水往下游漂,王海山和孙明贤赶忙游过去拉住他,两人一只手抱住遗体,一只手使劲划水,往渠边的石阶靠近,抓住了岸上伸来的竹竿。
    
      当他们把孙明云的遗体抱起来,放在岸边的草地上时,围观的群众都看呆了,“真的找到了啊?”“不怕有心人,只是太可惜了……”这时,浑身湿透的王海山、孙老汉和孙明贤扑到孙明云身上,号啕大哭。他们声嘶力竭地哭喊着“老婆”、“女儿”、“姐姐”……守在一边的亲人们也纷纷落泪。“让他们哭吧,这时候谁劝都没用。”王海山的四叔老泪纵横。
    
      由于悲伤过度,孙老汉哭着哭着,就突然晕了过去,在他儿子的护送下,被紧急送往成都陆军总医院。
    
    照片中,孙明云笑容温柔
    
      抱着亡妻痴心丈夫安然入睡
    
      上午10点半,王海山抱住妻子的遗体,不准任何人靠近,哪怕是办案民警要对非正常死亡事件做现场勘察,也被他挡在几米之外。“你们别拍了,等她盖好被子吧!”王海山悲痛地说,妻子生前最爱漂亮,不能让妻子不漂亮的样子给人看到,她会不高兴的。他的话让在场的民警和围观群众,都静静地往后退了几步。
    
      王海山的父亲王玉宝站在四五米远的一棵大树下,摘下被眼泪模糊了的眼镜:“我不去劝他,我一去,他更难过。”这时,亲戚买来了绸布,王海山轻轻地把绸布盖在妻子身上,从头遮到脚。
    
      随着时间过去,王海山渐渐停止了抽泣,任何人和他说话,他都置若罔闻,只是静静地坐在妻子的遗体身边,无视大家都觉得刺鼻的阵阵腐臭。在河岸边的阳光下,王海山拿出了一叠照片,照片中,孙明云笑容温柔,身边一左一右站着的一双儿女,也是笑容灿烂,王海山则站在他们身后,脸上挂着笑——这曾是幸福的一家人。
    
      每一张照片,王海山都要呆呆地看上好几分钟。11点,他收好照片,俯下身子,右手抱住妻子被绸布盖住的头,左手捏着照片,手臂搂着她的腰际,小声地在她耳边说着什么。说着说着,几天几夜没合眼的王海山,把头轻轻靠在妻子头边,疲累但是安心地睡着了。半个多小时,他都一动不动。
    
      不堪压力幸福家庭就这样解体?
    
      眼前的一幕除了让人感动和惋惜,更让人无法理解:一家人既然感情至深,为何女主人却选择了轻生?
    
      据王玉宝说,王海山和孙明云这么多年来,从没吵过嘴。“明云性格强,海山什么都听她的,她也很心疼海山,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在亲人们的眼中,王海山夫妇是一对模范夫妻。
    
      “嫂子很能干。”王海山的弟弟蹲在河岸边,告诉记者兄嫂1997年到北京,从卖针线鞋垫的小地摊,到开了三间门面做生意的往事。但他说,也正是因为嫂子太能干、性格太要强,受不了现实的压力,才患上抑郁症,导致了今天的悲剧。原来,孙明云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在上海念博士,一个在安徽老家当镇长。“她常说,自己是家里的老大,混得还不如弟弟好,太没用了。”
    
      自从两个孩子上学,孙明云操心的事更多了。两年前,王海山带着孩子到成都跑货运,生意倒还红火,可这段时间生意不太好做。孙明云8月来到成都后,尽管全家团聚,但她每天也只是带带孩子,做做饭,娘家人也整天挂念她,让她觉得自己很没用,心情很是低落。
    
      据王的弟弟说,孙明云之前还留下了一封信,提到“自己这么大了还要家人操心,太没用了”“告诉孩子我太没用,别学我”之类的话,但由于王海山拒绝和任何人交流,记者没能看到这封信。
    
      11点45分,殡葬车开来了。在叔父的搀扶下,王海山跟着抬着妻子遗体的工作人员踉跄地走着,脸上全是泪水。
    
      家人都希望,能带孙明云回安徽老家好好安葬,不再让她在外漂泊了
    -----------------------
    丈夫自制工具打捞落水妻子5天
    
     这几天走过东风渠,或许你会看到这样一名男子:他戴着一双线手套,左肩缠着几圈深绿色的尼龙绳,右手拽着绳子的另一端,垂下来一支有三个分叉的大铁钩,他沿着东风渠缓慢行走。望着湍急的河水,他不停将手中的铁钩抛进沟渠,使劲拉着,似乎想捞起来什么。他叫王海山,17日下午,他的妻子孙明云跳进东风渠,至今下落不明。悲剧过去整整五天,王海山依旧守着东风渠,和妻子的父兄一起,用自制的工具打捞她的遗体。
    
      事件回放
    
      妻子突然落水他自制工具打捞
    
      17日下午2时许,在熊猫大道跑货运的王海山突然接到消息:“你老婆跳东风渠了!”当他看到无数围观者和119消防官兵,听到目击者说的确有人跳进东风渠,从所描述的外貌、衣着特征来看,那个人就是妻子孙明云。
    
      几小时后,天色渐渐暗下来,119用了各种方法,仍未打捞起孙明云。守候多时的王海山红肿着双眼久久不愿离去,找人分别在东风渠青龙场段和下游龙泉段水闸拉了两张大网,希望这样能将妻子拦截。
    
      第二天天一亮,王海山和亲人前去查看,仍不见妻子的身影。一夜没睡的王海山,心有不甘地跑到东风渠边的汽修店,找来一根长约40厘米,直径约3厘米的钢筋,在钢筋一头电焊了3个大铁钩,另一端系上一根30多米长的尼龙绳,带上自制工具,他要自己去打捞妻子。
    
      甜蜜回忆
    
      夫妻共同打拼曾换来幸福生活
    
      昨日下午1点,王海山带着工具又走到东风渠大桥。“我到现在还不相信她会这么做。”拉起空空的铁钩,王海山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子,目光注视着渠中央。1997年,24岁的王海山和25岁的孙明云结婚了,两人怀揣着200元钱到了北京,开始为小家庭的幸福生活打拼。王海山说,他和妻子一起吃了很多苦,好不容易在北京开起3家小店,卖衣服、窗帘。妻子常常说,在北京生活的几年是她最怀念的时光,虽然辛苦,但两个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王海山带两个孩子到成都跑货运,妻子回了老家。“我们都很思念对方,两个月前,她才来成都和我们团聚。”王海山说,本来打算和她在成都再住两年,挣点钱,就一起回老家舒舒服服过日子,没想到妻子竟然食言。
    
      “她说过,以后就算我们都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也要牵着手一起散步……”王海山已经把眼泪哭干了,妻子很心疼他,见他跑货太累,回家根本不让他做家务活,连盛饭都不让他盛,非要他坐好,把饭递到嘴边。
    
      正说着,王海山站起来往前走,再一次把大铁钩抛向河中。
    
      一片痴心
    
      每天早出晚归誓要找到妻遗体
    
      每天天一亮,王海山就顺着东风渠水流方向一路打捞,走到龙泉水闸又折回,换到另一边往回继续打捞。前天,王海山的岳父也从安徽赶来,又加做了一套铁钩。“我晓得没希望了,但海山都没放弃,我是孩子他爹,也没理由放弃。”
    
      五天来,附近知道这件事的人越来越多。“小伙子,这样是肯定捞不到的,119下了河都没办法。”热心人劝王海山不要再做无用功,“过了那么多天了,你老婆还没有浮起来,不晓得都冲到哪儿去了。”这样的话,他们已经听了无数次。不过也有人给他们鼓励,甚至有市民建议他去找专门在水下捕食的鱼鹰……
    
      “我是不会离开的,除非找到她。”王海山用力拽着尼龙绳,往东风渠下游走去。在附近上班的曾丹丹说,见过在东风渠打捞亲人的,但从没见过打捞这么久的。“太震撼了,一般人最多打捞一两天,就等人自己浮面……不晓得他们感情有好深,但既然有这么深的感情,她又怎么忍心丢下他们呢?” (博讯记者:淡如水)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10/2008102417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