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赵紫阳的孙女和妈妈在美国远离尘嚣的温馨生活 (图)
(博讯2008年10月09日发表)

    
    来源:《多维月刊》
     美国中学生打工司空见惯,赵可可也决定加入这个行列。校方和政府部门都发布招暑期工或义工信息,她还学会从报上找招聘广告。九年级结束后的暑假,她填了不少表格,寄出不少求职信,只有一家Dunkin'Donuts甜甜圈连锁店让她去面谈。这竟是她无数次求职面谈的第一次实践。
    
赵紫阳的孙女和妈妈在美国远离尘嚣的温馨生活

    
    红十字会的义工
    
    九年级时,可可报名参加了红十字会做义工。每周上两节课培训,放学后去红十字会的办公楼,学习最基本的救生技能,经过考核及格,就发给合格证。她拿到合格证后,经常在课余、周末去各初中、高中讲卫生知识课,宣传如何预防爱滋病,还到过市区一些餐馆讲解卫生知识。
    
    不久她当了小领导,被配置了红十字会的BP机,有义务随时听从召唤奔赴灾难现场救死扶伤。可可预先告知母亲:一天24小时,无论凌晨或深夜,BP机若响起来了,请别惊慌。所幸高中四年下来,没有发生一次需要她赶赴现场的灾难。
    
    红十字会义工合格证有效期一年,每年都要重新考试,才能续延。可可每年都去考试,一直认真肩负着这项责任。红十字会的指导老师Gene Russell先生非常赞赏可可,夸她做事认真热情。
    
    美国中学生打工是司空见惯的,可可也决定加入这个行列。校方在放假前提供不少打工信息,政府部门也发布招暑期工或义工的公告,她还学会从报上找招聘广告。九年级结束后的暑假,可可填了不少表格,寄出不少求职信,只有一家Dunkin'Donuts甜甜圈连锁店给了她面谈的机会。多年后回想起来,这竟是她无数次求职面谈的第一次实践。
    
    甜甜圈店雇用了可可。六月底初夏的一个清晨,可可如约去接受上岗培训,特意买了一张感谢卡送给“慧眼识珠”的经理。她每天工作四小时,每小时工资5.45美元,有时还会得到小费;经理让她自行选择时间段,她喜欢一早上班,选定清晨六点到十点。每天蒙蒙亮母女就一起起床,母亲准时开车送女儿上班,下班时再去接。
    
    店里每周发一张支票。可可领到了人生的第一份报酬,母亲带着她去银行,开了个独立帐户,给她存起来。
    
    母亲曾经担心女儿起不来床,更担心她时间一长就坚持不下来。但担心是多余的,整整两个多月,可可没误过一天工,每天都精神饱满地上工,高高兴兴地回家。
    
    到十年级时,除了拉丁语没设荣誉班,可可每门课都进了荣誉班,她以全A完成了所有课程。从小就喜欢游泳的可可还上了一门水上救生员培训课,考取了救生员执照。再放暑期,她打工就更上一层楼了:在YMCA(青年会)室内游泳池当救生员。可可很以此为傲,因为比起她在快餐店或商场打工的同学,这个职位不仅工资高得多,责任也重大得多,坐在游泳池边,要保持高度警惕,观察池里动静,一旦发现意外,马上救援。她一干就是几年,一直干到高中毕业,十一年级还做了一段课后兼职。
    
    母亲非严师,女儿是高徒
    
    可可高中四年时光,在母亲的感受中,是非常孤寂的两人世界,但也是远离尘嚣,温馨祥和的岁月。母女相伴学习、吃饭、逛街、看电影,依偎着读书、聊天、看电视……分享对世事人生的看法,体会相互依靠的感觉。
    
    母亲回顾说,选择陪伴孩子是我非常个人化的选择,说不上对错,我从不曾后悔或矛盾,至今仍感到是一种莫大的幸福。我和女儿一起体验很多东西,与女儿一起分担困顿,共享快乐。
    
    母亲尽心尽力地接送孩子上学、放学、打工、活动,无论刮大风、下大雨还是下雪天从没有耽误过。车里永远放着她要看的书和杂志、学英语的教材和词典,无论可可要去哪儿,什么时间去,她都乐意开车接送。再长时间,再远路途,都不曾厌烦,坐在车里耐心地等候她活动结束。直到可可自己拿到了驾照。
    
    1997年10月,王小蔼在一封家信中这么写道:我没有一般中国父母对孩子必成龙成凤的强烈愿望,虽然心里也希望她能考取好大学,有好的前景,但我并不想给她压力。还是顺其自然要好些,毕竟她是个比较自觉的孩子。最近,我倒常让她放松些。我在意的是在没有掌声的时候给予她鼓励;在困难的时候牵着她的手;在黑暗的时候陪伴着她。但愿她身心健康,愉快些、品格完善些。“也许您们觉得我太不严格了?许多人都忠告过我:‘严师才能出高徒’。我知道自己的做法不一定对,可是我无法做到严厉。”
    
    事实证明,她不是严师,却培育出了可可这个高徒。
    
    在可可的成长过程中,并没有出现往往令家长困扰的青春反叛期。母女间所有想法、所有要求都可以推心置腹地商量,以求共识,交流的渠道永远畅通无阻。斗室之内从来没有大吼大叫、强迫命令、粗暴干涉。曾经有人当着女儿面问过王小蔼:“你们母女之间有代沟吗?”她口气不那么确定地说:“也许多少会有一些吧”;可可却公然不同意:“我觉得没有!”
    
    可以作为佐证的是,可可虽然性格独立,却又十分恋家,周末、假日爱和妈妈窝在家里。母亲劝她:“怎么不约几个朋友到外面逛逛?”她永远是同一句回答:“我就喜欢在家里。”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10/2008100909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