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海冤民张翠平愿为杨佳杀警作证闸北分局土匪窝(图)
(博讯2008年07月19日发表)

    
    上海维权:http://boxun.com/hero/shpzw
    上海冤民张翠平愿为杨佳杀警作证闸北分局土匪窝
    因动迁劳教二次的上海著名维权人士张翠平,2007年12月1日在人民广场市政府外,穿着劳教衣服再次凯旋归来!
    
    我的控诉状/“9.30事件”,“9.30专案组” 。
    ……节选……
     2003年9月30日午夜12点,住在北京民济招待所和大栅栏等地的80多位上海拆迁上访户在睡梦中被上海来的特警强行绑架上了五辆大巴士,昼夜疾驶24小时后抵达上海,我们80多人几乎全都被押到上海青浦野马浜的某个招待所,集体被关押了三天。每个楼面的楼梯口都有警察把守,天气寒冷不给我们衣服穿,
     有些人又遭警察殴打,有的被逼着写承诺书。我被带到一个大厅里,有二三十个警察,还有闸北信访办主任,他们暴跳如雷指着我:“你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游行示威法,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今天要写认罪书,态度不好的话立即把你拘掉,判你个十年八年,把她拉下去。”后来警察鲁世玉等人多次对我讯问做笔录,逼我写承诺书保证以后不上访,10月2日下午,我被闸北区的七、八个警察押往晋元路的一家招待所拘禁,晚上我又被送回强迁房。接下来几天我和老公一直被警察24小时监控,我们出门都有警察和“社保”人员贴身跟踪。
     宣布刑事拘留
     10月7日我和丈夫被警察强行带至闸北分局作讯问笔录,随后即被警车送往横沙岛拘禁,限制我们自由,却没有任何手续。10月9日,闸北区政府信访办和化解办等部门来了十几个人,说是要给我们开听证会,我丈夫说你们要了解情况,就请你们还我们自由,回上海谈话,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
     10月10日早晨,我们被十几名警察送至海边码头乘快艇至吴淞码头,那里又有19名警察和3名“社保”把我们带到闸北分局。接着我被三名警察押到了闸北看守所提审。上午10点许,女警鲁世玉以“非法集会示威”罪宣布对我刑事拘留。
    高温强力光逼口供 恶警施暴力特审室
     从10月10日至16日一周内,我共被提审19次,平均每天2至3次,几乎都在特审室。有时监房犯人都睡觉了,警察还来提审我。提审者无一人向我告知身份,面对强权,面对恐怖,为表示抗议我连续4天不说一句话,维护了一个公民应有的尊严和沉默权。
     由于我连续4天不开口,10月14日中午起,几个不穿警服的陌生人把我带到特审室审讯后,(事后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刘云耕为组长的9.30专案组人员)为使我开口, 连续28个小时不松手铐、不让我坐凳子,不让我睡觉,也不给我吃当天的晚饭和第二天的早中饭。为了惩罚我的沉默,他们在我面前树起一盏“小太阳”的强光灯,温度极高,直照人脸和眼睛,我被烤得头晕目眩大汗淋漓,实在忍不住时我便将头侧向一边,便衣们便一次次揪住我头发粗暴地把我的头推向高温强光灯,喝道:“对准!一尺!”,一夜下来,我的头至少有二、三十次被他们推向这盏“小太阳”强行照射着。这28小时中我晕倒四次,两个便衣就用皮鞋脚踢我,骂我装死,要我起来;我忍不住哭出声来,他们又骂我在演戏……一直逼供到第二天下午4点许才结束。
     这28个小时中,他们换了三班人马提审我。这其间一个中年便衣晃到强光灯前,我瞥见他披上了警服,马上扭头细看警号,他慌忙用手挡住我的视线喝道:“不要看!这件衣服不是我的,你不要到了外面瞎写!”他们竟如此的心虚!这让我看清了为镇压上访民众上海成立的盖世太保9.30专案组是个什么样的”货色”。(该机构直属市委副书记刘云耕指挥)。
     审讯我的特审室位于闸北看守所底楼,有30来平方米,为了对我进行逼供,9.30专案组便衣们对我轮番恐吓:“你知道吗?这个特审间是专门提审那些被判死刑和无期徒刑的杀人犯的,你在这里受提审,说明你的案子至少要判十年二十年。”你不开口我们是有办法叫你开口的。我依然一言不发。一个40来岁的便衣见我不搭腔,便无耻地挑拨起我们夫妻俩的关系来了:“你是外地人,而且你现在已是犯罪之人了。你老公不会再要你啦!说不定他身边现在正睡着别的女人。是不是你老公叫你去北京的?哼——他自己不去,却叫你去,说明他外面肯定有了别的女人啦。”见我仍不理会,他接着自演自唱道:“在北京,你们里面谁是头?(他们栽赃说北京的9.30事件,上访里面有领导有组织)是谁指挥你们到这到那的?如果你隐瞒事实就判你十年二十年……你吃了那么多苦,到头来你老公再和别的女人结婚,你还得回你的江苏淮阴去,你自己放聪明点!”一个9.30专案组女便衣见我始终不吐一个字,竟冲我发起火来:“你这个神经病!马上把你送到精神病医院去,就像日本电影《追捕》那样,给你打针吃药把你变成一个疯女人!你别以为我们人民政府没办法治你,放聪明一点,跟政府斗只有死路一条!我们这些人都是上海的公安特警,专门负责提审那些大案要案的,哼——你算什么东西!”接着他们又拿出很多赴京上访者的照片,专门指着一个个头像问我哪个是头,是谁带领你们喊口号的…… 哪个指挥的,陈良宇黄菊是你们要打倒就可以打倒的吗?!……”
     这一周内,为了查找所谓的9.30的组织者和幕后,对我进行的讯问少则五、六人,人数最多的是10月15日下午,这一天我暗中点了一下,警察和便衣竟多达22人。黑压压一片警察,把特审室挤得满满的,电话手机声不断,随着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叫喊中辱骂声中千方百计想从我嘴里掏出一点什么……
     2003年11月3日,我再次被带到特审间,再次被审讯,再次听他们所说:给我一次机会。接着被通知:“你丈夫聚众扰乱公共秩序被我们刑拘了。”(我家从6月2日开始每天24小时被人监视,连买菜都有人跟着)
     我知道上海帮犯罪团伙为了维护其非法圈地形成的特殊利益,他们借9.30事件开“杀戒”了。我还是说第一次去北京,谁都不认识。谁的脸都看不清楚……我是去上访的,不是到北京帮你们去看面孔的(沪语音,脸)
     枉法劳教打压上访 家人遍寻“失踪”夫妻
     11月7日我被宣布劳动教养一年,通知我的两个警察说:“你态度端正点现在还有机会如果你讲出谁是头就不会劳教你了。”劳教决定书上理由是“扰乱社会秩序罪”,所谓犯罪事实却是2004年4月24日去康办的事(见前),刑拘证上罪名是“示威、游行”。荒唐之极!
     然而按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司法部有关规定被劳教人员应送劳教场所收容。
     我却被关在闸北看守所整整一年,在此期间完全与外界隔绝甚至不让我与家人见面与联系,我曾多次要求见家里人,因为我们夫妻两人都被抓了家人跟我们失去联系一定会很着急的,然而得到的回答总是:“你是9.30的案子,你的情况跟别人不一样,我们只能向上面反映,至于同意不同意我们没有权利,你又何必吃这个苦头呢,政府给你的方案同意了不就可以出去了吗?我看你还是算了吧,鸡蛋是碰不过石头的。”
     此时我们的家人也正在外面四处寻找,问遍了所有能找到的公安局、派出所、警署、以及区信访办,得到的结果都说是不知道 ,案子不是他们办的……..。
     一年劳教中没有给我放过一次风,吃喝拉撒全在一间总共只有十五六平米的房子里,没有凳子和床,坐睡都在潮湿的地板上,各种各样的犯人全被关在一起,最多一次一间房关过22个人,其中还有5人是性病 ,监狱管理方却根本不管,我当时就跟一个性病患者同盖一条被子。关在里面一年只让到浴室洗过一次澡(春节、元旦),最多不能超过5分钟,其余都是在房间洗冷水澡,即使是在寒冬腊月的冬天。打饭的饭盒一年用洗洁精洗四次(春节、国庆、劳动节、元旦),吃的是发黄的霉米,(市场上是禁止买卖的) 菜除了萝卜干、卷心菜,就是带有很多沙子的海带结,菜像是放在水里煮的一样长年累月几乎看不到油。其他犯人不是家人送东西进来吃,就是送钱进来开大帐买里面的东西吃以补充营养,(为了赚取犯人及犯人家属的血汗上海的各监狱劳教场所各看守所都有商店在经营,商品的价格都比外面商店贵)我们夫妇全被抓了,家人又不知道我们现在人在何处,我只能吃着难以下咽的饭菜,
     后才得知在此期间我丈夫因要求按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司法部有关规定被劳教人员应送劳教场所收容。但也被看守所警察孙国庆和另一个姓刘的残忍毒打致使掉落两颗门牙。他们在监狱利用犯人管犯人,把性病、皮肤病、吸毒等的犯人和我关在一起对我进行虐待让她们看住我,不让我跟其他犯人讲我是上访被劳教的实情……。
     ……2004年10月9日我一年“刑满释放”被放回家。一年没有见到阳光的监犾生活,使我出门目眩头晕,身体极度的虚弱,全身浮肿,且腿脚行走不便。为了讨回公道……我又开始了控告。闸北分局和市公安局太黑了,到处都在欺压弱势老百姓,天理何在?我们应该要向杨佳学习,在这个当今黑社会,上告无门,逼着老百姓只能这样做,杨佳为我们冤民出了一口咽不下的气,好样的.
     本人张翠平愿为杨佳杀警案作证闸北分局土匪窝,欲知警察野蛮、残暴、邪恶、详情可以直接与本人联系。
    请求关注!!!
    控告联系人:张翠平 联系电话:(021)13391253066
    临时地址:宝山区南大路190弄18号601室 邮政编码:200436
    2007年7月19日
    上海冤民张翠平愿为杨佳杀警作证闸北分局土匪窝


    上海冤民张翠平愿为杨佳杀警作证闸北分局土匪窝


    上海冤民张翠平愿为杨佳杀警作证闸北分局土匪窝


    上海冤民张翠平愿为杨佳杀警作证闸北分局土匪窝


    上海冤民张翠平愿为杨佳杀警作证闸北分局土匪窝


    相关申诉:网址:http://boxun.com/hero/shpzw1
    野蛮、残暴、邪恶、亲历强拆、监控、刑拘、劳教……
    “上海帮”如此残忍为的啥?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全体代表(图)
    上海人民一次反腐抗暴要求打倒黄菊、陈良宇的纪实(“9月30日”事件)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7/2008071918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