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黑幕6:胡扬贩毒集团与中央毒品经济利益往来模式
(博讯2008年06月24日发表)

(编者按:文中分析、评论属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博讯立场或者观点)
——胡扬贩毒集团与胡锦涛团派、统战部、对外友协的往来黑幕系列报导(六)

    
    作者:团派
    
    一,中共掌权的胡锦涛团派在为胡扬贩毒集团提供走私庇护
    
    大家请注意如下几个事实:
    
    1)胡扬毒案事发,是在澳大利亚被反毒警方发现的,而不是中国警方。澳洲警方经过仅8周的调查就查获了胡扬贩毒案,要知道澳洲警察大部分是不会讲中文的。
    
    黑幕6:胡扬贩毒集团与中央毒品经济利益往来模式
    图为澳洲海关官员在展示与警方联合截获的250公斤可卡因
    
    2)毒品是在中国包装伪装,在中国运输装入集装箱,在中国成功通关检查。
    
    黑幕6:胡扬贩毒集团与中央毒品经济利益往来模式
    图为胡扬贩毒集团伪装在铁观音绿茶包装袋中的毒品
    
    3)胡扬在澳中两国大笔转移来路不明的贩毒资金,居然没有引起中国警方的注意,相反却引起了澳洲警方注意,中国可是专政的国家,中共警察的权力远比澳洲警察权力大。
    
    4)胡扬自96年就与中共政权勾搭上关系,这次澳洲警方查获的250公斤可卡因毒品,货值8750万澳圆,换算成人民币是6亿1千2百50万圆,从警方一次性查获的毒品数量与货值上可以看出,胡扬贩毒简直是明目张胆,肯定不是第一次,是次数多了,胆子越来越大。
    
    5)而中共专制政权与胡扬交往了12年,一共624个星期,78个8周,也没有“发现”胡扬的贩毒问题。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对外放个屁,北京警察都能立刻闻到,而胡扬这么大货量,这么长时间贩毒,胡锦涛的团派就是看不见。
    
    以上五个事实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中共掌权的团派在为胡扬贩毒集团提供走私庇护!
    
    当然团派为贩毒集团提供走私庇护,不会写在党章里,不会写在报告中,不会写在统战计划里,总之是不会留下可以被别人抓住的任何痕迹,对代理机构的毒品走私行为团派是心照不宣。
    
    1)胡扬这么长时间为中共团派服务,为中共代表团、文艺团体大把花钱,中共虽然下拨一部分经费,但其中的大部分都被各级官员以各种各样的回扣形式贪污了,所以还是要胡扬自掏腰包补贴。
    
    黑幕6:胡扬贩毒集团与中央毒品经济利益往来模式
    图为毒枭胡扬操办的中华情系列《梅花澳雪》戏剧晚会,中间花脸演员左手边为胡扬,右手边为总领事邱绍芳
    
    2)中共团派统战部、对外友协、驻澳使领馆难道不感到奇怪吗,胡扬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开餐馆、杂货店、旅行社?怎么别人也开,但是很辛苦,赚不到太多的钱,怎么胡扬花起钱来这么大方,没个节制?
    
    3)其实中共团派清楚得很,“人不得外财不富,马不吃夜草不肥”,只要大家心照不宣,胡扬的毒货中共警察、海关、边防不会查,一律免检放行,都是为了国家安全,只要不被人发现就好,毕竟国家安全第一。
    
    4)即使是在国内被人发现,也没关系,现在是团派掌权,能搞掂,只要不被外国人发现就好。即使被外国发现了也没有关系,那是胡扬个人问题,是他隐蔽的深,把党和国家领导人都骗了,澳中国际交流中心是个私人的民间机构,与官方统战部、对外友协、中华海联、驻澳使领馆无关。
    
    5)在为中共政权做事的同时,还要公私兼顾,胡扬已经为中共团派统战海外华人、渗透澳洲政界做出杰出贡献,胡扬也因团派的庇护得到贩毒暴利,因此团派工作人员的孩子要出国留学,可以请胡扬出面帮忙;团派的亲朋、好友、同事出国到澳洲,可以由胡扬请吃请喝,皇帝蟹、澳洲龙、青边鲍很是美味;工作之余团派想打个高尔夫,到成人娱乐场所消费一下也由胡扬买单,总之胡扬就是咱们中共派出机构的小金库,个人需要用钱就从他那里支取,反正用之不竭,他有的是钱,他缺的是权力庇护,谁让咱们团派现在掌权呢,而权是能生钱的。
    
    黑幕6:胡扬贩毒集团与中央毒品经济利益往来模式
    图为2007年大毒枭胡扬出资在奥林匹克公园安排烧烤,联欢犒劳中国海军到访官兵;中排中间灰色西装者为邱绍芳总领事,其左手边海军编队总指挥魏垂高大校,再左手边为澳中国际交流中心副总裁胡伟(应是胡扬的哥哥弟弟),可能是胡扬去交易提货去了(毒品),故让自己的兄弟操办招待中领馆与海军官兵。中领馆邱绍芳难道不奇怪吗,胡扬如此不遗余力地为中共花钱,这钱从哪里来?莫非是天上掉下来?这么容易!其实领事馆对胡扬的行为一清二楚,大家心照不宣,偷着乐。大图
黑幕6:胡扬贩毒集团与中央毒品经济利益往来模式

    
    二,胡扬贩毒集团的贩毒模式
    
    1)为了隐蔽掩盖贩毒活动,胡扬在澳洲开有一间中国古旧家具店,定期从中国用集装箱进口古旧家具。
    
    2)将毒品用绿茶包装袋伪装,再混入装有古旧家具的集装箱内,可以很好的掩人耳目。
    
    3)毒品在悉尼批发零售后,所得巨额款项,可以以营业额的形式出现在胡扬开设的餐馆、杂货店、旅行社、澳中国际交流中心的帐面上,进行洗钱。
    
    4)洗好的款项,由澳中国际交流中心以澳中文艺活动项目往来款的名义打入中国,一是支付毒品购买款项,二是将贩毒所获暴利资金投资合法化。
    
    正是这种频繁的巨额国际资金往来,引起了澳洲警方重视,成立了由澳洲联邦警察、新洲警察、澳洲海关、澳洲灭罪局、新洲灭罪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JACG),侦破了澳洲历史上第四大毒品走私案,一次性缴获250公斤可卡因。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8/6/24)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6/2008062400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