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不确定的未来:汶川大地震孤儿需要长期心理救助
(博讯2008年05月26日发表)

    来源:新华网
    
     5月12日的上午,3岁的宋馨懿牵着爸爸妈妈的手,一蹦一跳地去幼儿园。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几小时后的一场8级大地震将夺走深爱着她的父母。 (博讯 boxun.com)

    
    当四川汶川地震摧毁北川县城时,父母用臂膀为宋馨懿撑起了一块生命的空间,使她幸免于难。截至26日,这场地震已夺走了6万多人的生命,使500多万人无家可归。
    
    宋馨懿被送到绵阳市三医院就治,一条腿被截肢。她躺在病床上,每次醒来都不停地哭喊着要爸爸妈妈。她喊每一位阿姨“妈妈”,喊每一位叔叔“爸爸”。
    
    据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四川前方指挥部统计,截至25日,像宋馨懿这样在地震中失去父母或父母失踪的儿童已超过5000名。
    
    地方民政部门正抓紧每分每秒帮助这些儿童寻找失去的家人。报纸、电视、灾民临时安置点都公布了这些孩子的照片和姓名,让公众帮助他们寻找亲人。
    
    对于那些已被确认的孤儿,民政部表示,3个月内,国家将为每人每月提供600元基本生活费。目前,这些孤儿将由民政部门暂时照管。
    
    中央政府还将为那些考上大学的孤儿提供学费。没有考上的,政府将提供上中等职业学校的学费,并在毕业后帮助他们就业。
    
    与此同时,上万名中国民众通过网上论坛或拨打热线电话等途径向当地民政机构申请认养地震孤儿。
    
    然而,伤害却不会因为生命的救出而终止。中国科学院心理学专家时勘博士介绍说,如果得不到及时的心理危机干预,心灵的余震将带给受害者持久的心理创伤。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4200名地震孤儿中有23%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
    
    “儿童心理上的创伤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当你让他们坚强的时候,他们会点头答应你,但在内心深处,他们埋藏着很深的伤痛。他们在一瞬间失去了父母,失去了一切。”时勘博士说。
    
    “5·12”汶川大地震后,300多名心理危机干预专家已经进入灾区,为震后遗孤提供心理治疗。
    
    唐山地震孤儿党育新也来到了地震灾区绵阳,用她自己的经历安慰和她一样承受失去父母痛苦的孤儿。
    
    “房屋道路毁坏了容易重建,脆弱的心灵一旦坍塌却很难恢复原样。重要的是要帮这些孩子重建安全感,重新找到平衡。”32岁的党育新失去父母时才6个月大。
    
    而对于17岁的北川中学高三学生何君利而言,绵阳体育活动中心现在和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就是她的家。她在地震中失去了父母和所有的亲戚。和其他幸存者一起,她被安置在这里。
    
    “我整夜都睡不着。我不停地问自己:我以后会在哪里读书?我会和谁一起生活?” 何君利说。北川中学在地震中垮塌,学校里半数以上的学生都遇难了。
    
    39岁的周洁在唐山地震中失去父母时才7岁。她现在仍然忘不了和叔叔婶婶在南方生活的日子。“他们自己有3个孩子,尽管对我非常好,可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任何关于这些地震孤儿的决策都要从孩子的角度出发,而不是把成人的想法强加给他们。”中国心理学会会长张侃说。
    
    地震灾后重建专家苏幼坡表示,基于他多年来对唐山地震孤儿的研究和了解,多数孤儿希望为他们建一个特别的机构或者学校。
    
    “他们在收养家庭总是觉得不太自然,他们觉得欠养父母太多。但如果是待在一个特别的机构里,所有的孩子都是平等的,可以互相支持。”苏幼坡说。
    
    张侃认为,对于想收养孤儿的家庭,对孩子的责任感和良好的亲子关系是帮助孤儿走出阴影的关键。因为在抚养过程中,养父母会逐渐发现孤儿不稳定的情绪会给收养带来挑战。
    
    “他很爱很爱我,可是他不在了。”何君利的爸爸以前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何君利坐在绵阳体育中心的地上回忆说,“如果有家庭愿意要我,爱我,我也会一辈子爱他们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5/2008052619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