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员工阻止欠薪逃跑企业,劳动站长为企业担保开路,人民警察保驾护航
(博讯2008年05月04日发表)

     员工阻止欠薪逃跑企业,劳动站长为企业担保开路,人民警察保驾护航 一直想把劳动部门最丑陋的事实公布出来,让天下百姓真正了解劳动部门与企业是如何狼狈为奸,欺压劳动者的,经过再三的思想斗争,决定将下面的事实公布于众,并对其真实性愿意负法律责任:
    
     2008年3月15日,接到多名员工的求助电话“一个企业搬迁不给员工经济补偿金,并准备强行搬离,请我们尽快赶过去(坂田)”。 (博讯 boxun.com)

    
     大约下午2点左右,我和李砚赶到明讯公司的时候,公司的东西已经装了大车,三楼的办公区是一片搬迁的“浪迹”,没有装上车的,都已经打好包。经过了解得知:公司于三月初已经通告搬迁的事实,现因有10名员工不愿意去东莞,要求公司结算工资,并支付经济补偿金,公司同意支付工资,但拒绝支付经济补偿金,所以双方就引发了争议,员工便阻止公司的搬迁车辆外出,公司欲强行搬迁。
    
     于是,员工向当地劳动站也报了案,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一位劳动部门的监察员在现场。为了解决双方的劳动争议,我们受员工的委托参加了调解,通过双方的证据和事实的确认,该公司存在下列事实:1、没有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2、加班没有支付加班工资;3、没有办理社会保险;4、没有向员工支付经济补偿金等;多项违反劳动法律法规的行为。第三项双方没有争议,第一、二项争议劳动部门也表示应该依法支付双倍工资,但只认定从2008年2月份开始支付双倍工资,第四项劳动部门完全为公司辩解,认为“企业还有一楼的机器设备没有搬,不算搬迁,可以不支付经济补偿金。”而对于公司的搬迁通告,劳动部门不作认定。
    
     经过六、七个小时的调解,仍然没有结果,可能是公司急于要将车上的物品(违法物品)搬离,一名公司的自称是律师的人欲叫人来将员工拉开强行开车,员工报了警,十几分种后,来了几个派出所的保安员,呆了一会,公司的“律师”与他们交头接耳之后,几个保安员便坐摩托长扬而去了。一时双方情绪激动,差点发生肢体冲突,在员工多次报警、投诉的情况下,又来了一名警察和几名保安员。
    
     到了次日凌晨,在公安、劳动、物业“努力”下,公司同意员工的条件,分两次支付,由物业为公司提供担保,协议内容为:2008年3月16日,工资经济补偿金等公司先支付50%给员工,另50%在3月25日支付,若到期公司不支付的,由物业支付给员工。
    
     2008年3月16日下午2点,员工根据双方的约定来领钱,结果“公司方拒绝履行协议”,物业也拒绝支付。于是,员工以公司恶意逃薪向公安机关和劳动部门投诉,公安机关没有派人来,认为这是劳动争议案件,要求找劳动部门处理,这时正好有一辆公安巡逻车经过公司门口,于是,我将车拦下,并告诉警察原因,警察同意带我们去派出所,我们和几名员工带着侥幸的心理来到了派出所,结果,派出所还是叫我们去街道办的劳动站处理。由于今天是周日,劳动站不上班,于是,我们嘱咐员工“不管是谁,不准再让公司拉走一点东西”。
    
     2008年3月17日一大早,我们带上员工到劳动站,并直接找到站长,说明情况,开始站长也很支持员工方,我们满以为这下有站长出面问题可以解决了,后来,站长叫来经办人员和公司方,为了争议的解决,我们暂且回避了一下。等我们在进站长办公室的时候,站长的语气变了,说话的内容也变了,完全站向公司方,并要求员工按程序来,要求员工先通过信访,由信访将投诉内容再转到劳动监察。无奈,员工只好又到信访书面投诉。
    
     后来,我们在站长办公室的时候,站长出去打了几个电话,进进出出来了几个人,不一会,站长向旁边的人借5000元钱,那人一掏就是一打把,正好有一叠是5000元,没有数就给了站长,站长还故意交给了昨天那监察员去数。又过了一会,一名男子进来,站长给了他3000元,那人给了一些发票给站长,“交易完毕”后,给员工做笔录我们要求在场,劳动站的不同意,但在我们的坚持下,还是由李砚陪一名员工去做笔录。然而,做完笔录出来,李砚被一名警察以“调查的理由”叫到旁边去“闲聊”了,原来他们有意安排将李砚和员工分开。我们不能不怀疑,那钱的“交易”。
    
     2008年3月18日,企业有着劳动部门的保护伞更加猖狂,直接叫来两辆大吊车,在光天化日之下开始搬迁一楼的设备,物业也为了配合公司的搬迁,拒绝员工方代理人进厂区。于是,员工将这紧急情况告诉劳动站,要求劳动部门阻止公司搬迁。劳动部门仍故意给公司创造时间,要求员工签案件受理通知书,为了防止劳动站推卸责任,我要求员工在签收案件受理通知书上写明“公司正在搬迁逃跑”,而劳动站工作人员坚决阻止员工写这样的字,最后还是被一名员工写上,劳动站长发现后大发脾气,说什么要保护法律文书的“整洁”。
    
     后又经过尽两个小时员工代理人与公司方另两名代理人协商,在公司正在搬迁的事实面前,公司“同意”继续按照协议内容执行,于是劳动站当场就拿出了《仲裁调解书》(案号为:深龙劳仲案字[2008]第L140号),原来公司和劳动站早就已经有了结果,只是想再叫员工让步。为了《仲裁调解书》能够正确全面履行,公司和劳动站同意将3月25日支付的部分由公司存入劳动站,由劳动站监管,在《仲裁调解书》中写明,后劳动站长“再三考虑”,由其出具书面的担保书。于是,公司方开始支付前期50%的款项,但是,劳动站长迟迟不写保证书,我也时不时地提醒他,他只管在一边抽烟,也许在想什么对策吧,而这时已经有几名员工在《仲裁调解书》的送达回执上签收,在这关键环节,我阻止了员工签收,因为,一旦签收《仲裁调解书》,《仲裁调解书》马上生效,那如果公司在3月25日不履行怎么办?难道又去申请强制执行?那强制执行的财产?劳动站和公司看计划无法得逞,于是又大发雷霆,并出言不逊,双方又进入僵局,现在是员工处于主动,这样再僵持下去,当然对公司不利,最后,劳动站长自己写了一份《保证书》,保证“如果3月25日公司不履行《仲裁调解书》,由其本人承担全部责任。”
    
     2008年3月25日,本来约定的是上午10点在劳动站支付剩余50%的款项,到了11点仍不见劳动站支付,问他们原因,回复说“拿钱的人还没有来”,后来,看见两名警察进了站长的办公室,我想他们可能又会搞什么东西,于是,故意窍门进去问站长什么时候支付,站长回复“等一下,我们在商量事情”。大约过了十五分钟,通知员工到一楼的仲裁庭领钱,我们也一起进了仲裁庭,刚坐下,进来了两名警察(警号是:056932和065220),以“根据劳动站的报案,说我们扰乱秩序,要求我们协助调查”的名义,要求我们离开仲裁庭,我们表示坚决反对,理由是:1、公安部有明确的禁止警察介入经济纠纷;2、我们没有扰乱秩序,并我答应警察等员工领完钱,再跟他们走。警察和劳动站的人不同意,于是,三方又陷入僵局,一时间站长想打李砚,双方发生拉扯,劳动站的“高才生”中山大学研究生开始欺骗、煽动员工,并在他们面前诽谤我们,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在场?而劳动站的非本案工作人员可以在场?!为了问题的处理,我们要求非本案相关人员(包括站长)全部离开仲裁庭,而站长认为他是站长不愿意离开,最后,警察将我们和非本案相关人员一起带离仲裁庭,站长帮我们带到了一个会议室,说有事情,先走了,于是就剩下我和警察“闲聊”了。“聊”的差不多的时候,我想员工应该已经领完了,我想到仲裁庭看看,门口的保安和劳动站的工作人员阻止我们进去,甚至阻止李砚进大门(进仲裁庭有两道门)。于是,我打电话问里面的情况,回答仍有几名员工没有领到,原因是“劳动站要求他们在上 次站长的《保证书》后写明“不将《保证书》对外泄露,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员工认为,这《保证书》已经多人持有,不愿意写,也怕写,于是,劳动站人员就不支付给他们后50%。为了整个案件的处理,我叫员工写上吧,有什么责任我来承担,要外泄由我来外泄,他们敢做,我们为什么不敢说?!
    
     从这《保证书》里我们可以发现很多的问号,为什么站长会为企业担保?为什么站长愿意担保?为什么站长能够担保?为什么站长敢冒这个风险?从头到尾为什么要刁难员工和员工代理人?为什么警察要出面?为什么企业违法行为如此繁多?为什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5/2008050422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