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南街村红色神话的破灭昭示了什么?
(博讯2008年03月03日发表)

    
    来源:南方都市报
     景凯旋/河南南街村作为一个“红色亿元村”,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一直坚持走集体化道路和“政治挂帅”,成为某些人心目中寄托“共产主义”理想的圣地。但最近传出消息,南街村已经面临资不抵债的局面,三年前南街村其实就已悄然改制,村领导占有最大的股份,村民们却尚不知晓。 (博讯 boxun.com)

    
    三十年前,改革开放是从废除农村集体化起步的,集体主义经济实质上就是计划经济、指令经济或权力经济,正如哈耶克所说,这种经济制度有两个主要特征,一是需要一个共同接受的目标体系,二是为了达成这种目标需要给决策者以巨大的权力愿望。由于经济决策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实行统一的强制性的资源配置,它根本无法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要求和无穷无尽的消费者不同需求,几十年实践已经证明了它的低效率。
    
    集体经济必然导致个人生活的集体化,南街村由此建立起集中管理一切个人活动的制度。村民住在统一分配的住宅楼,村民的日常生活,诸如面粉、肉类、医疗待遇、婚丧嫁娶、孩子入托、读大学等等,所有费用都是由南街集团支付。“共产主义”共同富裕的标志就是要消灭任何私人存款,用王宏斌的话说:“要让村里人富得一分钱存款都没有”。相应地,在精神上则必然要控制人们的思想,限制个人自由。因此,南街村除了每天要学习“毛选”,唱“文革”歌,灌输破私立公思想外,还要有相应的物质惩罚措施,如犯错误的人都要被责令搬出楼房,取消福利。实现社会平均分配是人类自古以来的梦想,不能说这种梦想不好,但经历过集体主义经济时代的我们应当明白,市场经济固然是没有实质平等可言的,然而以为存在一种社会,它可以使个人的报酬符合所谓的“实质公正”,这同样是一种制造“永动机”的想法。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要坚持自由就必须承受经济不平等的可能后果。不过,对于那些为了平等而放弃自由的人们,如果读过奥威尔的《动物农庄》,不应忘记“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有的动物比其它动物更平等”的那句名言。事实上,当南街村三当家王金忠去世后,就在他的遗物中发现了二千万现金及多本房产证,追悼会上甚至还出现了几个“二奶”,抱着孩子提出财产要求。
    
    从南街村的模式看,它既是实行高度指令性及低工资、高福利,同时又参与外部的市场活动,雇用廉价的外来劳动力,可以说是一种竞争性的集体经济。如果说南街村曾经取得某种程度的经济成功,那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来自政治与市场的支持,正如报道所指出,南街村的高速经济增长,一是靠政府支持下高达12亿的银行贷款,二是靠自由出卖劳动力的外来廉价劳工。就此而言,这种“共产主义”是要打折扣的,其模式也不可能推广开去(比如,村村都能获得巨额贷款,村村的劳动力都留在家乡当管理员,哪里还会有南街村)。因此,它的存在只是为了树立一个政治样板,其结果自然也是在意料之中。南街村在二十年里,几乎复制了全中国几十年走过的道路,最初试图建立一个“永动机”驱动的乌托邦公有社会,然后是浪费、破产、改制,最后是化公为私。要说失望,最大的失望应当还是那些对集体主义、绝对平等抱有幻想的人们。
    
    只要南街村村民自愿组成一个共同经济体,靠自己的劳动智慧发展集体经济,并实行按需分配,我个人是乐观其成的,这也是我过去只感到好奇的原因。可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南街村的经济增长,只是出于某些人为了宣传集体经济的优越性,完全靠行政命令下的银行贷款,就像当年的大寨,靠的是老百姓的钱堆出来,并用来骗老百姓,那么这种虚假的经济模式造成的经济损失,欠债十多亿,以致资不抵债,会不会又是由存户和纳税人来买单?(作者系南京大学教授)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3/2008030309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