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慎入:组图-上海卢湾区43街坊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图)
(博讯2007年10月09日发表)

    上海维权: http://boxun.com/hero/shpzw1
    慎入:组图-上海卢湾区43街坊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上海市卢湾区43街坊上访信(己发10封)
     暴力强迁在卢湾区43街坊继续延伸 控诉韩正、张国樑恶行(图)
     中共中央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我们是上海市卢湾区43街坊被动迁的居民,今天我们怀着沉重,愤怒的心情给你们写第十封控诉信,控诉上海市卢湾区安佳动拆迁公司、及公司总经理张国樑等打手仗着上海市市长韩正及上海市卢湾区政府(原上海帮韩正的发迹地)为靠山,谋取暴利,官商勾结暴力动拆迁行为。
     望各级领导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阅一下我们的来信。2007年1月30日,卢湾区合肥路486弄34号住户周培芬家被政府出动了二百余人,由公安为首其中带有红袖标的暴力拆迁队伍在几分钟内铲毁(类似文化大革命造反派抄家的架势),1月28日正值召开市人大和市政协两会期间。同时住户周培芬和爱人12小时被安佳动拆迁公司人员扣押在动迁组内逼着签腾房单,并将装有周家家具等物品的车开到安佳公司门口,恐吓地叫嚷着签不签!还有十分钟、五分钟、三分钟……威胁说如果不签腾房单的话是什么样的后果?这时周培芬的心脏病突发,脸铁青,嘴唇发紫,人昏厥,但动迁人员给他嘴里塞点保心丸不送医院,继续逼他签腾房单……。1月29日合肥路415弄56号汪兆昌居民家墙被暴徒砸掉。去年2006年12月中旬合肥路415弄57号刘小凤家被强迁砸掉,他们现在流落街头,无家可归。后面紧接着又有多家被铲除,如今这几家一个突然脑埂,另两个不得不上访市、区政府信访办、康办(市委秘密信访处)要居住,无结果。紧接着只能去北京上访中央,讨回公道和房屋土地使用权!
     2007伊始,剩下在家的居民每天被一阵阵砸门声震醒!门被砸破,锁被撬开。“110”不时接到报警,出警,又是安佳动拆迁公司雇用一批社会流氓来逼迁合肥路486弄35号退休潘老师家,家中90岁老母亲被吓得浑身发抖,小便失禁,三次120救护车送去医院急诊室抢救,终因第三次无效,于2007年2月21日下午含冤去世。生前潘老师每天保修大门,但隔天又被踢破,如今下半截门被踢烂,能钻进一个大人身子,家庭安全得不到保障,时时受到威胁和恐吓,逼着居民签腾房单,5月份以后再签订协议书,如此荒唐与非法,在一片“打死小的,吓死老的”口号声中,43街坊居民中已有多位老人受到砸门,辱骂,骚扰等野蛮恐吓,突发疾病抢救无效非正常死亡,还有些老人至今还在医院急诊室里抢救治疗,以上情况属实,请领导来43街坊中核查。
     43街坊现有100多家居民住户,动迁人员却有130多名,人浮于事,鱼龙混杂,为了钱财不惜摆出,干出打、砸、抢一套流氓法西斯手段,哪里是代表政府来的工作人员,简直往政府脸上涂黑,而且破坏了党知政府的形象(见下面照片),居民中袁旗被打断5根肋骨,至今还没康复,迟迟被拖延刑事立案;卡永明肋骨打断了3根,胸部严重积水,身患脑梗至今也一人睡家中,不能动弹,孤立无援。政府装死,动迁公司不管,公安局不处理,二居民伤势己构成伤害罪,(司法鉴定书为证),打人者被暗中调离其它基地再搞动迁;张奇的眼睛被安佳动迁人员打坏,己立案处理,但打人者依然逍遥法外。
     现在的43街坊出现了可怕的情况——黑社会介入动迁,公民的所有权受到了威胁,政府安置了人24小时盯梢、监视、汇报、恐吓、搭平台。什么是动迁?第一是扒房子,第二是逼人走,这就是我们43街坊这块冒油地块“腾笼换鸟 (政府语) ” 改革的真实写照。2004年卢湾区政府为了招商引资,由当时的“宏圣房产公司”作为开发商委托操作找了一些居民投票,赞同评估公司的评估,当时就引起了矛盾。并不是评估师丧尽天良,第一“开发商”是其最大客户,是其饭碗。第二在地方政府土政策下,不执行国务院305号令,不择手段还是执行地方政府公布的自行其是的补偿基准,又是卢湾区区政府下的安佳动拆迁公司来取得承包,最后评估单位把价格评估得如此低下。43街坊是在市中心离“新天地红灯区”咫尺的黄金地块,但地块拆迁价值却不如郊区,与近邻对比更是不可相比,同样马路对面的“113”地块等,价值相差将近一半,用 14万6千 一个人来打发居民。如此被拆迁房的又怎样能再买房。照拆迁处理条例的规定房屋的价格必须有区位,用途,建筑面积进行市场化评估,但实际中评估公司的评估报告与结论,存在很大“猫腻”。
     国务院305号令文件中指出:“第十条,房屋拆迁管理部门不得作为拆迁人,不得接受拆迁委托,第十三条,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应当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就补偿方式和补偿金额,安置用房面积和安置地点,搬迁期限、搬迁过渡方式和过度期限等事项订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如今我们43街坊好多居民家都收到“强迁单”,卢湾区房屋土地管理局的“强迁单”“裁决书”,不经过核实,不调查研究,不了解事实真相,窜通一气用胡编乱造的谎言汇报,走所谓程序,按照裁决书中裁决给每个居民只有7万多元一人,不少家庭还要交付给安佳动拆迁公司十几万元,甚至更多的钱款,作为腾房资金超出补偿给安佳动拆迁公司。安佳动拆迁公司从中榨取百姓的又一笔钱财,这简直是把居民群众赶走市中心,《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明文规定是:“拆迁管理现在的问题是你在拆房子赶人走,只能在平等协商的基础上以一个民事法律行为来认识,而不能借用国家的强力把人赶走,更不能利用种种的权利,强行与被拆迁人签订不平等协议,达不成协议就进行“行政裁决”,组织有关部门强行拆迁”。这是违背与践踏中国法律制度和中共中央提出的和谐社会的宗旨。
     在卢湾区43街坊,安佳动拆迁人员到每户居民家中,口口声声的叫嚣:“我是政府派来的,我代表政府,我随时随地要想到你们家来,就来。这是我们的工作场地,你们得随时接待我们。还要按照我们公司的政策补偿价走人,不走就每天来一帮人骚扰,踏破门,撬门,这房子是国家的,你们识相点走人,不走就家家走程序----强迁。”我们认为,政府就是政府,我们不禁要问,是否现在政府都在包办着许多不应包办的事,政府是否吃财政饭,政府是否在其中获取巨大差价以弥补不足,为了强力推进拆迁,违反拆迁条例的规定,继续采取政府统一拆迁模式,成立拆迁联合指挥部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更是总裁判长。
     我们卢湾区43街坊属于商业性质的石库门动迁项目,从2000年的每人7万元到今天的每人14万6千元补偿价,我们认为卢湾区安佳动拆迁公司自称的所谓的政策,不符合2001年《上海市人民政府111号文件》〉中第三章三十三条最低补偿单价标准:为被拆除房屋同区域己购公有居住房屋上市交易的平均市场单价的条款,(现卢湾区上市交易的平均市场单价为2000年4----5倍)。
     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廉政工作会议上强调《反腐倡廉、规范行政权力运行》〉今年要重点抓好五项工作中明确指出,“深入开展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对行政机关公务员搞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案件、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对商业贿赂比效严重的工程建设,土地出让……领域的案件要重点查办,”真是大快人心!
     “项目工程造价和资金来源,严格公共财政支出管理制度,增加预算透明度,认真解决损害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坚决把解决民生问题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讲到动迁问题我们43街坊的居民从内心感谢中央,感谢我们的党,感谢关心体贴百姓的机构能为百姓利益、为百姓着想。
     我们强烈要求:中央有关部门严肃查处卢湾区安佳动拆迁公司,按照公开透明的指示,将我们43街坊动迁前后至今的运作资金公开,人口公开,进行审计;核实名目众多的签约联单、白单、阴阳单、设立多种账本,账外有帐等……堵塞漏洞;对黑社会势力渗入拆迁领域应严惩,对本街坊被黑势力收买的耳目不能姑息养奸,首先要铲除掉,不能作为耳目,领取经费。据他们收买的耳目说:耳目放在最后解决,等大家都安置好后他们可以再用其它方法享受动迁待遇。
     政协委员袁祖亮认为:“目前房屋拆迁条例只注意到了被拆迁人的房屋所有权,而忽视了被拆迁人的土地使用权,从法律上讲,土地使用权是对抗土地所用权的一种物权,开发商开发土地除了依照市场价格对房屋进行损失补偿外,还应补偿被拆迁人因丧失土地使用权而遭受的损失。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长高宗泽认为:“必须明确区分公共利益和商业利益,将政府介入和强制拆迁限制在公益拆迁范围之内,政府应从商业拆迁活动中退出并废除商业拆迁领域的许可制度。”
     上海卢湾区安佳动拆迁公司总经理张国樑在卢湾区凡动迁过的地块,贯用最低的补偿价来运作,克扣动迁居民的合法利益,使广大弱势群体买不起房,他自己却从一无所有到至今的多房多名车,儿子出国读中学,夫人同去陪读。同行业的其它动拆迁公司都反目他的一系列做法 ,就因为43街坊的动迁安置款为14万6千一人,所以他公开要动迁工作人员实行野蛮动迁,滥用强制的手段,公开扬言:“……春节后大打出手,无论谁被打得头破血旁人都不得帮忙,劝阻,干扰,否则就要谁好看!!一个个,一家家统统被揿死。”搞得你居民住户不得安宁,不能正常生活而违心逼迫签约。
     二:张国樑用公家的钱,居民的血汗钱雇用黑社会势力,总经理张国樑原本是区房管所的一个职工,改革开放后在区房管所跟随上海帮韩正,是韩正1993年卢湾区早期开发房地产的打手之一,靠着市长韩正不断的升迁,撑腰。从2 0 02年1月安佳公司转制,2004年4月首创了把党建工作渗透到动迁中,成立安佳公司党支部,受到了陈良宇、韩正的青睐。总经理张国樑更是一发不可收、肆无忌惮,长年雇佣6个保镖,进出乘坐防弹车,打手配备电警棍,转制后的几年中在卢湾区动迁20多个动迁基地中,几乎每个基地都有打死人的哭声,都有被他打过的人,被打的人中,有老人、小孩、妇女、甚至78岁的老人、更有可笑的一个卢湾区黑道上叫“阿荣”的流氓警察在动迁中也被他打过。在卢湾区动迁中警察听其指挥,想拘谁,就拘谁;想拘谁几天,就拘谁几天。尤其是安佳动拆迁公司总经理张国樑在卢湾区打人必致对方筋骨打断,眼球打出,以“狠”闻名。2006年11月27日,二十多名暴徒砸破卢湾区407弄1号居民大门冲入屋内把袁旗、卞永民肋骨分别打断5根和3根,把袁旗爱人祝红叶打伤,已达到他们平时说的“杀一儆百”,“打死小的、吓死老的”效果。张国樑作为一名“三代表”的优秀党员人性到哪里去了,已经是罪恶累累的人了。
     三:动用“政府”的名义对居民走程序,发裁决书和强制拆迁令,现在大部分居民都收到了房地局的裁决书,很多居民拿到了强制拆迁通知书,已有5户居民已被强制执行,推倒了房屋,无家可归。张国樑自称黑白两道都能搞定,由卢湾区某些人撑腰,可以无法无天,犯了法都没有罪,胆大妄为,利用高价聘请黑势力流氓来托盘,对付居民,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张国樑上瞒下欺,这样一个罪恶累累,民愤极大的竟还能被评上“2006年度上海市实事立功竞选”的优秀公司和个人?在元旦前夕,我们43街坊居民看到解放日报刊登了安佳公司及张国樑本人作为“立功竞选”的候选人,为此43街坊有20多位居民代表前去“市竞选办公室”上访。并向办公室领导递交了“关于安佳公司在43街坊实行野蛮、暴力行为的上访信”以及受害人被打成重伤的照片和验伤单等材料。“市竞选办公室”领导还对我们作了答复:一切材料已经交给了有关部门处理,但是结果却使我们大为失望……。
     众所周知,安佳公司张国樑在卢湾区打浦桥“新新里”地块,就是靠黑势力大打出手,搭平台动迁的,现在卢湾区党校及后面是商品房住宅的原地块也是张国樑搞动迁的,原地块的居民至今还“谈张色变”记忆犹新,张国樑在短时期内利用公安、社会流氓几乎打遍了每一户住家,由此而闻名整个卢湾区动迁基地,心狠手辣的工作手段,贪婪妄为挥霍公款的处世,赢得了陈良宇、韩正的赞赏,接着一顶顶光环扣在了他的头上,使他更加得意忘形,用极其恶劣卑鄙的手段来对付动迁居民,因而造成了动迁居民上访无门,产生了对政府的不满,构成了社会不稳定,不和谐的因素,这种损失之大是无法估量的,上海安佳动拆迁公司及张国樑本人的一切黑幕和勾当总有一天会被揭开的,法律的无形铁链总有套在他的头上的一天,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相信伟大的党,相信国家宪法和法律的尊严,相信以胡锦涛为核心的党中央。
     我们强烈要求,中央纪律委员会,国家审计局等职能部门对上海安佳房地产动拆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国樑本人进行审查、审计,对43街坊现有的开发商予以公布,与居民见面,公布建设项目,出示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给43街坊居民们有个交待,真正做到公开、公平、公正、透明。
     我们殷切盼望中央领导能给我们卢湾区43街坊居民们一个回音,因为我们已经第十次向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寄出上访信,为什么中共中央、国务院和有关部门可以不按信访条例把上访信转到上海安佳房地产动拆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国樑本人手中。以致使我们的问题至今得不到解决?实在不行我们准备集体上访北京,见“包青天”,以此来达到解决动迁问题。
     请中共中央、国务院领导派人来调查、核实。
    此致
     呈上
     上海市卢湾区43街坊居民重发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八日
     注:回信地址:邮编:200124
     上海市浦东新区凌兆路379弄70号603室周培芬代收
    慎入:组图-上海卢湾区43街坊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慎入:组图-上海卢湾区43街坊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慎入:组图-上海卢湾区43街坊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慎入:组图-上海卢湾区43街坊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慎入:组图-上海卢湾区43街坊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10/2007100923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