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华新民女士的匪情通报(图)
(博讯2007年08月21日发表)

    
    (2007年8月20日):
    
    华家还有自己的最后一个老宅院,独门独院,位于北京东城区遂安伯胡同27号,是我父亲的产权(有现在的房屋证和土地证).这是一个很小的三合院(占地面积182平方米),很普通但收拾得很好.我八十多岁的公公婆婆现住在里面 ,每天伺弄着花草,平平和和地过着日子.
    
     我祖父华南圭1961年就是在这里去世的.他当时的身份是北京市规划局顾问(此前为总工程师和北京市人民代表,曾做过有关整理玉泉水系,交通和发展煤气等多项提案,大部分被政府接受和实施).
    
     我小时候经常从旁边的无量大人胡同走过来看望我的祖父.我们的无量大人胡同的家已经被陈丽华和赵勇拆毁了,现在他们又要过来拆我们的遂安伯小院! 前几天,一张拆迁公示(东房管拆字2007第018号)侮辱性地贴到了院门旁边的墙上,上面表示:为了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商业及四合院项目",我家和邻居们都必须离开."在该单位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后,将根据"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及有关规定对被拆迁人实施房地产市场评估后进行货币补偿".
    
     凭什么?凭什么我父亲就变成了"被拆迁人"?我父亲是合法业主.这是我父亲的私有财产!这是我们的家!朋友们可以想象我们心中的愤怒.
    
     同时,我还在北京市国土局的网站上发现,北京市国土局还擅自把我家和邻居家的宅基地卖给了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而我们都是有土地证的,也就是说有土地产权的(即使有的私房业主手中只有房屋所有权证, 也不妨碍他的土地权利.土地的地号都是写在房屋所有权证上的)市国土局的行为触犯了刑法.东城区房屋管理局和北京市建委下拆迁令的行为也触犯了刑法,因为侵犯了市民的私有财产(见刑法第二条).
    
    遂安伯胡同27号坐落在伪"金宝街"北侧"2号地及3号地"中间的规划"区间路"上.其实整个金宝街的土地的获取都是违法的,这里所有的新建大楼都是应该消失的,更不用说这条为有关商业项目服务的"区间路".
    
    另外,根据北京新总体规划,早就应该"停止大拆大建",早就应该"旧城整体保护",早就规定了"居民是修缮的主体".所以伪金宝街2号地和3号地的项目是不可以实施的.这里的一个个院落完全能通过 "微循环"的办法逐步修好.我家已经修好了,别人的家也会陆续修好的(或通过市场逐院运作).陈丽华和赵勇母子无权侵犯我们的家园,东城区政府也无权兼有商人的身份.
    
     在为整体北京老城操心的同时,我不得不也为自己的家操心.匪从天降,没有办法.
    
    这次拆迁涉及到遂安伯胡同,干面胡同,东石槽胡同和西石槽胡同的六十三个院落(大部分为四合院,小部分为民国时期的小洋楼)!
    
    
     华新民 2007年8月20日
    
    
    
华新民女士

    
    姓名:华新民
    位置:中国北京
    介绍:
    1954年,欧洲相貌的我出生在北京的一条元代胡同里,在这里度过了幸福的童年。我戴过红领巾,喜欢跳舞,还是学校里的兵兵球冠军。1976年春天,当整个中国大地还在黑夜中呻吟时,我和家人乘着火车来到了可以自由呼吸的法国,但不久后我又是那么苦苦地想念我的美丽的古城,想念着经历了太多灾难的祖国,时时希望她能好起来。1990年,我抱着两个女儿回到了北京,沉浸在做母亲的温柔乡里,放心地走在由上千年的故事筑成的胡同走廊里,因为太放心所以头也不抬,因为终于回到了家所以没有牵挂。然而数年之后,有一天我忽然从给我自己编织的梦里醒来,因为我忽然间发现了大片的废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8/2007082109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