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故宫天坛“遭黄牌警告” 中国遗产保护堪忧(图)
(博讯2007年07月03日发表)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故宫“遭黄牌警告”真相调查
    
    虽然这不过是一次例行汇报,故宫等六处遗产距“濒危”还很遥远,但本届世界遗产大会却再次对那些保护不力的世界遗产敲响了警钟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中国故宫、三江并流等六处世界遗产被亮黄牌1从6月28日起,有关“中国世界遗产遭黄牌警告”的消息在中国媒体上蔓延。翌日,又有消息称“该说法并不准确”,包括几大遗产在内的单位和部门纷纷开始“辟谣”。
    
    这些多数被指出自第31届世界遗产大会的消息,一时间让人眼花缭乱。
    
    自6月23日开幕至今的近10天里,《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一直在新西兰跟踪报道第31届世界遗产大会。让人意外的是,当记者试图求证此事时,无论在会议现场,还是通过向与会专家了解,“黄牌警告说”都找不到出处。
    故宫天坛“遭黄牌警告” 中国遗产保护堪忧
    
    天坛
    故宫天坛“遭黄牌警告” 中国遗产保护堪忧


    
    故宫
    
    世遗代表没听说“黄牌警告”
    
    “你知道故宫等中国的六处世界遗产被‘黄牌警告’的事吗?”
    
    6月30日,面对《国际先驱导报》的提问,世界遗产委员会常驻代表、挪威人奥勒・布里塞德先是楞了一下,在记者重复一遍问题后,他才耸耸肩膀表示:“我没有听说这个事情,我一直在会上,大会的讨论中没有涉及你提到的有关中国六处世界遗产被警告的议题。”
    
    按照布里塞德的说法,中国的“开平碉楼与村落”和“中国南方喀斯特”两处新遗产是本次世遗大会正式审议的项目,“其他涉及中国的问题,应该是以文件的形式提交代表审阅的”。
    
    与会的两位中国专家对“黄牌说”也明确予以否认。“不存在‘黄牌警告’的问题,也没有这种说法,同会议审议的‘濒危’名单也没有关系。”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中国文物专家郭旃则认为,有关“黄牌警告”的说法,是对世界遗产大会议程的不了解,是一种“小儿科的错误”。
    
    故宫天坛确实曾遭质疑
    
    依照有关报道,被亮“黄牌”的六处中国遗产分别是故宫、天坛、颐和园、丽江古城、布达拉宫和云南三江并流。那么,这些遗产到底有没有问题,“黄牌警告”的说法又是怎么来的呢?
    
    原来,依照《世界遗产保护公约》,世界遗产委员会有责任就各处世界遗产的保护提出质疑,相关国家需就此提交报告,回答专家的疑问。过去一段时间,一些国外专家的确就故宫、天坛等六处遗产的保护情况提出了不同意见,本次大会需要这些遗产管理单位提交报告,由专家“检查(examine)和关注(note)”。
    
    针对故宫的质疑主要涉及最近大修的程序和方法,比如彩绘和木质结构材料的更换等,有国外专家认为,这是过度维修的做法。其他几处遗产有类似的问题,也有游客过多、周围建设项目影响保护等问题。
    
    中国文物部门和遗产保护单位认为,中西古建筑形式不同,中外专家在遗产维护上也存在理念分歧。为此,今年5月,由中国国家文物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等单位联合主办了“东亚地区文物建筑保护理念与实践国际研讨会”,60余位来自20多个国家的代表花3天时间实地考察了故宫、颐和园、天坛,随后就三地修复工作以及东方木结构建筑保护修缮的理念与准则等问题展开了讨论。
    
    “中外专家经过深入严肃的讨论和考察,达成很多共识,并原则通过了《北京文件》,就中国、东亚地区、东方乃至世界文物建筑保护的一些问题达成理解。西方专家对故宫大修等问题也得到了较为满意的解释。”童明康说,由于研讨会达成不少共识,在新西兰的这次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六处遗产提交的报告得到了“顺利通过”。
    
    中国遗产保护令人担忧
    
    虽然“被亮黄牌”不过是一次例行汇报,故宫等上述六处遗产距“濒危”还很遥远,但本届世界遗产大会却再次对那些保护不力的世界遗产敲响了警钟。
    
    6月26日,厄瓜多尔的加拉帕戈斯群岛和塞内加尔的尼奥科洛科巴国家公园被列入世界遗产“濒危名单”。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童明康、郭旃和布里塞德也都表示,世界遗产保护面临严峻挑战,中国也不例外。
    
    “中国有些地方,文物保护存在观念、方法上的差距,一些部门急功近利,永远地毁坏了一些珍贵文物。”童明康表示,更加令人遗憾的是,中国的很多古迹、遗产被破坏,往往是政府行为的结果,“政府官员的文物保护理念还有待提高”。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7/2007070302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