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20余人在逃:黑砖窑案地方官员不动如山
(博讯2007年06月19日发表)

    
    中国公安部6月19日说,山西黑砖窑拐骗强迫他人劳动案,已经拘留犯罪嫌疑人30余人,正在组织追捕在逃犯罪嫌疑人20余人,已经解救出民工300余人,截至6月19日,这个为害数年,在山西各地存在的大案,仍然只围绕黑窑主衡庭汉等包工头、打手展开,而没有一名地方官员因黑砖窑事件被问责的消息通报。
     (博讯 boxun.com)

    新华网报导,在6月19日上午中国公安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安部发言人武和平说,公安部对山西发生的系列拐骗强迫他人劳动案件,目前已经拘留犯罪嫌疑人30余人,正在组织追捕在逃犯罪嫌疑人20余人,已经解救出民工300余人,案件正在审理之中。
    
    武和平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介绍说,公安部的领导对山西发生的系列拐骗强迫他人劳动案件非常重视,要求坚决查处,依法严惩。为了加强这项工作,公安部已于上周派出了由刑侦和督察人员组成的工作组,赶赴当地,对案件的侦破实施督导,同时协调组织相关地区的缉捕工作,对证据确凿的犯罪嫌疑人衡庭汉实施全国通辑,发了B级通缉令,衡庭汉很快落网。
    
    目前,当地公安机关在当地党委和政府的领导下,开展打击非法用工,解救被拐骗民工的专项行动。经过夜以继日的工作,已经解救出民工300余人,正在甄别。同时,已经被拘留了犯罪嫌疑人30余人,其中有5人经过检察机关批准被逮捕,公安机关正在组织追捕一批在逃的犯罪嫌疑人20余人。此前,河南省警方根据工作中发现的线索,已经解救被拐骗、强迫的劳动人员200余人,其中发现有未成年人20余人,拘留涉嫌违法犯罪人员100余人,案件正在审理之中。
    
    潇湘晨报报导,据有关消息,山西相关方面正着手调查官窑勾结及相关官员的渎职等问题。但至昨日,尚无一名官员因黑砖窑事件被问责的消息通报。18日,记者再次在曹生村见到王兵兵的妻子张梅。她仍在极力为自己推责:“我一个女人家,咋会去都是男人的窑上?我见过衡庭汉,没说过话。”
    
    王兵兵的弟弟也称自己“不知情”,“我们这个家已经破了,我什么都不能说”。事实上,王兵兵与其弟弟住在一排房屋里,门口就是砖窑场,一排的砖坯满满地码在他家院内。除了"不知情",张梅说,衡庭汉逃亡时,撇下了7岁的儿子,但随后被广胜寺镇派出所带回看护。
    
    衡庭汉抵达湖北后,曾两次打电话给王家,让她把孩子送到湖北。在警方的策划下,张梅在电话中对衡说,“你自己来接吧,家里出了事,没法送”。“你快把我孩子送过来,我们的手段你知道,要不我灭你全家!”张梅说,自己听到衡庭汉威胁的话不寒而栗,“当时广胜寺镇派出所一名副所长也在现场”。
    
    “我们出事后,花了六七万块钱了”,张梅说这笔钱中的3.3万元给了当地派出所,1.8万元用于给工人发放工资、购买衣服和医药费,其他费用包括工人的吃饭及其他开支。但截止到18日,记者只看到一个纸条,上写:“收到王兵兵壹万壹千元整。”落款为广胜寺派出所张安喜,落款时间为2007年5月31日。
    
    此外,张梅还抱怨说,砖窑早该有证了,“他们就知道收钱,就不给办证”。她说,每年国土部门的工作人员都要到他家收费,仅今年初,他们就给广胜寺镇矿管所交了2000元罚款,对方不仅没开收据,还说罚款数额是4000元,并一直到王兵兵家催缴。张梅说自己手里有交纳罚款的证据,但是她不敢拿出来,要等到案件庭审时再出示,“事情的真相总会出来的”。但她稍后又说,“我们还要在这里生活。有些人,我们老百姓惹不起。”
    
    王兵兵黑砖窑厂位于洪洞县北15公里处的曹生村最内侧的王家承包的400亩塔儿疙瘩山上。紧挨王兵兵黑砖窑厂的三条沟村赵姓村民说,王东记与他是好友,“像兄弟一样”,他去年底从外地回到家后,就发现在其宅院上方做工的工人们蓬头垢面,与“叫花子”几乎没区别。“都快过年了,上面还有10多个人没回家过年,不少孩子穿的很单薄”,赵姓村民为此将王东记叫到家中,找出自己一堆旧衣服给了王东记,要王转交给这些干活的。
    
    当时,他叮嘱王东记说,砖窑做工的人头发胡子都那么长,你要给他们理理发,换换衣服。王东记当时满不在乎,“没事,没事”。虽然王东记曾辩称自己“不知情”。据记者了解,王东记也是将黑砖窑承包给衡庭汉的当事人之一。去年二三月间,衡庭汉经弟弟衡庭军介绍,认识了王东记和王兵兵斌,双方达成了承包砖窑的协议。
    
    昨日下午,记者曾拦住王东记询问有关情况,王骑着摩托车边走边说,“政府正在处理,你们不要问我”,遂扬长而去。王兵兵的黑砖窑距离广胜寺镇政府还不足两公里,却在政府部门眼皮子底下开了4年,这与当地政府不作为,或乱作为有很大关系。“要是不知道不是在睁眼说瞎话吗?”曹生村的村民认为。
    
    知情人向记者透露说,目前,4月升任临汾市尧都区担任副区长的原广胜寺镇党委书记段某,已到有关部门接受调查。王兵兵黑砖窑就开在其主政期间。早前的4月中旬,临汾市委组织部就公示了一批拟提升副县级官员的名单,今年44岁的段某就是其中之一。但上述消息未得到官方证实。
    
    广胜寺镇党委副书记苏戈平曾说,王兵兵的黑砖窑曾被取缔过几次,但“不能天天守着”。广胜寺派出所所长刘林忠承认警方的失职,负责曹生村治安的片警席根旦“一次都没去过黑砖窑”。但村民对上述官员的话表示不可信,“根本就没取缔过,都被钱给买了。”
    
    记者从山西有关部门获悉,在连日的专项行动中,重要的一项是严格追究有关人员的渎职行为,对充当“保护伞”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要坚决追究责任。但截止到18日,尚无一名官员因黑砖窑事件被问责的消息通报。
    
    据调查,自2006年2月起,衡庭汉承包了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王兵兵的黑砖窑厂后,先后从郑州、西安火车站及山西运城等地以帮助找工作为名,拐骗31名农民工到其砖厂劳动,其中包括多名未成年人和残障人士。一年多以来,衡庭汉指使赵延兵、衡名扬、刘东生、周学平、陈志明、金兴建等6人充当打手,看管、强迫被拐骗农民工每天从5点一直工作到凌晨,多名农民工在生产过程中被烧伤,其中甘肃人刘宝在2006年11月被殴打昏迷后活埋致死。目前,黑砖窑的打手周学平、陈志明、金兴建仍在逃。
    
    报导说,山西出现“包身工”黑砖窑绝不是一年,两年,地方官员也绝对不是不知道,早在9年前,人称“小黑脸”的湖南省石门县新关镇人大主席、省人大代表陈建教已与山西、河北等多个地方的黑砖窑展开较量,解救出数百名被困的民工。去年,他上书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建议在全国范围内清查整顿黑砖厂违法用工问题。
    
    6月18日,陈建教打开电脑,翻阅着网上关于山西黑砖厂“包身工”事件的新闻,看看有了什么新进展。“山西的黑砖厂,我在9年前就较量过一次。那次救出了150多名被困的民工。”对于第一个求救电话,陈建教记得非常清楚:“那是1998年的五一劳动节。”
    
    “这些黑砖厂的存在,地方政府是有责任的。”陈建教说。1998年5月1日早上6点,陈建教接到石门县太平镇自生堰村村民林进佩从山西省榆次市东阳镇打来的求救电话,说他和6位老乡进了那里的一个黑厂----开白砖厂,进厂后钱被搜光,日夜干苦工,不准出厂转厂,不准写信,不准打电话,并有8名打手日夜看守,完全剥夺了人身自由。他们6人个个挨了打,处境十分危险。那时候,陈建教是该镇的副镇长。
    
    陈建教将情况核实后向镇领导做了汇报,并于5月12日北上山西榆次解救这批民工。5月14日,他们赶到榆次市。早上8点,他们跑到榆次市人大常委会,向时任人大常委会主任庞廷清汇报。庞拍案而起,说不容许榆次市发生这样的事情,他随即向市政府通报了情况,随后指派市人大秘书长、市劳动局副局长及市劳动监察大队长、东阳镇党委副书记、人大主席和镇派出所所长一起驱车前往开白砖厂察看实情。
    
    车到厂里,大家都被当时的场面惊呆了。150多名民工大多数是被他们从太原骗来的湖南、四川和甘肃人。民工们被骗进厂,厂方将他们的钱财全部搜走扣下,再编班到组。每个班30多人,其中二人名为班长,实为监工、打手。全厂共有这样的监工、打手8名,日夜值班监视民工,就连上厕所也不放松。工作时间每天超过14个小时。
    
    陈的照相机咔咔地响个不停,民工们见状,丢下手中的工具,带着满身泥土跑来,嚎啕大哭。只有几个童工在厂方几个小头目的指使下,身不由己地东躲西藏。在当地党政部门的交涉下,石门6位民工终于逃出了虎口。当陈建教一行离开砖厂时,外省民工纷纷奔到车边,请求将他们带出去。看着100多名民工含着泪水的眼神,陈建教的心情十分沉重。
    
    在返湘后的几个晚上,陈建教都没睡好觉,很快整理出一份长达5000余字并配有照片的《关于整治黑厂的建议》材料,用特快专递寄给时任山西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卢功勋。6月10日,当地公安机关提请逮捕3人,依法刑事拘留7人。6省150多名被困民工终于得到解救。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6/2007061918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