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一位父亲跑遍砖窑厂:一定要救出孩子
(博讯2007年06月15日发表)

    (博讯编者按:把这件事捅出来的父亲,结局不会乐观。中国很多黑幕揭露后,政府抓黑应付一下,而抓揭黑幕的人则是精心策划。)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博讯 boxun.com)

    石玉/“昨天(6月13日)我从河南来运城,两天时间已经把临猗县的砖窑厂跑遍了,还是没有消息。”昨日(6月14日)晚8时,在山西运城的一个简陋宾馆的房间里,陈红军通过电话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采访。
    
    陈红军是河南省新乡市长垣县满村乡陈墙村普通的农民。2006年10月26日,儿子陈昌(化名)所在的学校放假三天,说到附近的方里乡找同学玩,却一去不复返。陈红军找遍了河北、河南、山东等地车站、码头、煤矿,结果杳无音讯。
    
    2007年5月,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报道山西黑砖窑事件后,陈红军把目光锁定在了遍布山西全省的砖窑厂。在寻找儿子的期间,陈红军结识了众多寻找失踪孩子的父母。“我们开始七八个人凑钱租车,一个砖窑一个砖窑地找。”陈红军说。
    
    从5月初开始到现在,陈红军等人已经找遍了临汾、永济、运城等地区的数百家砖厂,虽然没有找到自己的孩子,但是却意外地解救了两个孩子。2007年5月23日,他们又来到山西永济市郭平店一家窑厂。在窑厂门口,他们遇到一个孩子拎着背包想回家,但窑主不同意。趁着其他家长和窑主交涉的时候,陈红军拉着孩子的手就朝外奔跑。
    
    “我一直拉着孩子跑了好几里远,结果窑厂的老板和打手还是追上我,说‘你想不想活命?要想活就走开,后来其他家长打了110,都市频道的记者付振中老师(曾于2007年5月份实地暗访拍摄山西黑砖窑)也过来交涉,这老板才放手,这小孩儿得救了。”陈红军告诉记者。
    
    5月24日,在临猗县临晋镇的瑞达砖厂,一个小孩偷偷将家里的电话告诉了陈红军,让陈红军通知他的家人。出了窑厂,陈红军立即用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那个孩子是扬州的,他的父亲后来过来把他救走了。我离开了临晋镇之后想给孩子的父亲联系,想让他介绍一下这个砖厂和老板的具体情况,这样也有利于我以后寻找。可是,他却一直不接电话,但是在没找到孩子之前,这个父亲每天给我打几十个电话。”陈红军说。某些家长的冷漠也深深地刺痛了他。
    
    5月末,陈红军回乡收麦,十天后,又重新踏上了寻找儿子的路。“我们能感觉到现在砖窑的变化。”陈红军告诉记者,“这两天临猗县的砖窑基本上都停工了,而且也不像以前那样门前有打手看守不让外人进入,现在只要说是找小孩儿,都是大门敞开,让我们随便找。”
    
    “但是砖窑里面基本上是空无一人,和十几天媒体大规模报道前大不一样。”陈红军说,“比如就是在临猗县的临晋镇,基本上每个村都有砖窑,十几天前我们来找的时候都开工,但是现在都停了,工人也没有了,他们肯定是被转移走了。”
    
    “黑砖窑背后,都有‘保护伞’,要不他们怎么这么猖獗?”最后,在电话的另一端陈红军声音哽咽起来,“目前所有的费用都是亲戚朋友接济的,家里已经欠下了好几万的债。但是没有儿子我活不下去,无论走多久、无论走多远,我都要找到儿子,不管他变成了疯子还是傻子。”
    
    从网络开始:黑砖窑被曝光大事记
    
    6月5日,400多父亲在大河网联名发出求救信----《孩子被卖山西黑砖窑400位父亲泣血呼救》。这篇帖子在大河论坛发出后,截至6月12日,大河网上该帖点击率超过31万。
    
    6月7日,这篇帖子被转帖到天涯杂谈后,6天时间,该帖获得58万的点击率和3000多篇回帖。
    
    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付振中先后三次赴山西采访,见证了这群父亲们成功解救40余名落难孩子的经过。6月8日下午,付振中做客大河网回答了网友的提问。
    
    6月7日,《山西晚报》发表《黑砖场里,他们过着“奴隶”生活》报道。去年年初,32名外地农民工来到临汾市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一个黑砖场打工。农民工们每天面对的是打手们冰冷的铁棍以及狼犬的血盆大口。上月月底,洪洞县公安局展开“飞虹亮剑”大清查行动,终于破获这一大案。
    
    黑砖场事件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王兆国亲笔批示。
    
    6月13日,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纪检组长张鸣起一行到山西洪洞县,对黑砖场一案的查处进行督促、调查。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6/2007061523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