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路:十字架的高度—信仰中国的精神坐标(图)
(博讯2007年05月27日发表)

    
林昭墓

    
    -----------------------------------------------------------------
    
    哦,你就是你
           一袭白衣的殉道者
           一尊无需基座 也
           不屑以浮云和桂冠
           来烘托凄美,博爱和执着的
           圣女
     在中国的十字架下
           无声呼唤着“人”的世纪
     ———— 《中华圣女——永远的林昭》
    
    一头光芒万丈的熊
    
    有人在《自由中国论坛》上发了个帖子曰:《光芒万丈郭飞熊》,意在歌颂维权人士郭飞熊。不锈钢老鼠刘荻跟帖调侃:一头光芒万丈的熊。这似乎是一起无厘头恶搞,但我看来,背后却有价值观念上的象征意义。
    
    无限拔高、胡乱吹捧民运或者维权圈子里的人,近几年成了时尚,借助互联网的迅捷,电台、电视台、报刊杂志的强大传播威力,海内外几大势力将高智晟成功“捧死”之后,如今又瞄准了郭飞熊。高曾经被捧成圣人,未来的总统,甚至有人劝他称帝,郭现在又“光芒万丈”了,或许不用几天,一颗新的太阳即将诞生?
    
    其实,“光芒万丈”的从来不是人,而是神。人若想光芒万丈,只能成为一头“熊”。我朝高祖皇帝曾经也“光芒万丈”,他如今是什么呢?
    这道理很简单,就是圣经上说的:世人都犯了罪,亏欠了神的荣耀。
    
    七宗罪
    
    基督教教义认为,人有七种罪性,分别是:骄傲、暴食、贪婪、懒惰、愤怒、淫欲和嫉妒。这是始祖堕落以后留给人的原罪。其中,骄傲是最大的罪,因为它将使人无限膨胀、自以为神,蔑视神的存在。人获得救赎的唯一路径,就是谦卑下来,认识自己的罪性,靠基督的血洗去罪性,获得重生。
    
    没有神的恩典,人是渺小的,没有神的加持,人是软弱的。以自我为中心,自以为义的人,最终要跌倒在罪中,乃至万劫不复。
    
    以林昭为例
    
    这里,我想举林昭的例子。1957年反右风潮一起,中国知识界“五十五万齐检讨,更无一个是男儿”,只有林昭,一个南国女子在思想,在抗争。在所有的人都跪下的时候,她决绝地站立着:““今后宁可到河里、井里去死,决不再说违心话!”
    
     我知道林昭的时间相对较早,记得好像是八十年代的中后期,我在一家文摘类报刊上读到转载于《民主与法制》杂志的关于林昭的纪实报道。当时年少,心灵煎熬,热泪在眼中燃烧,那种活不下去的压抑和悲愤让我牢牢记住了这个南国女儿的名字。
    
    2004年夏天,独立制片人胡杰先生到青岛找我拍摄有关黄静案的专题片《天堂花园》,临走的时候送我一套他拍摄的纪录片《寻找林昭逝去的灵魂》。我拿回家给父亲看,父亲是老共产党员,亲历过五七年的反右。父亲一辈子没有非议过共产党一个字,但是这一次,他看了一半呼地站起来,说:“不看了,生气!”又说:“纪录的都是历史的真相!”
    2006年12月,我在网上跟一位在祖国大地上流浪的年轻诗人聊天,说起下一步的旅程,他忧郁地说,我想去苏州给林昭守墓。
    
    我曾经长久困惑林昭的精神支撑来自哪里,后来,我在圣经里找到了答案。我知道了,她的力量来自信仰,来自对苦难民族的悲悯和大爱。
    
    十字架的高度
    
    有人说,“林昭是以极权时代绝无仅有的思想的行动者和行动的思想者的至勇、至刚、至深、至高、至洁,而成为我们民族新的精神坐标的。”这种评价是对的,但是不完整,因为它有意无意中忽略了,林昭首先是个基督徒。
    
    她用自己的鲜血在监狱里书写悲悯,悲悯黎庶贱民,悲悯一代青春,悲悯动荡江山,悲悯千年正气,直至悲悯迫害她、囚禁她、摧折她的“敌人”。在胡杰先生的片子里,我们看见了那斑斑血书:
    

“为什么我要怀抱着,以至对你们怀抱着人性呢?这么一份人心呢?归根到底,又不过是本着天父所赋予的恻隐、悲悯与良知。在接触你们最最阴暗、最最可怕、最最血腥的权利中枢、罪恶核心的过程中,我仍然察见到,还不完全忽略你们身上偶然有机会显露出的人性闪光。从而察见到你们的心灵深处,还多少保有未尽泯灭的人性。在那个时候,我更加悲痛地哭了。”

“每当想起那惨烈的1957年,我就会痛彻心腹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真的,甚至听到、看到、提到那个年份都会,使我条件反射似地感到剧痛。这是一个染满中国知识界和青年群之血泪的惨淡悲凉的年份。假如说在此之前处于暴政下的中国知识界还或多或少有一些正气的流露,那么在此之后确实是几乎被摧残殆尽了。”
    
    曾经有个基督徒也写过一篇文章《我们时代的精神高度》。歌颂一位在大陆坐牢的民运人士,同时贬斥另外一些持不同见解的同样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士。吾辈愚钝,我没有从里面读到什么精神高度,没有读到爱与悲悯,谦卑与宽容,忏悔与救赎,读到的只有属血气的嫉妒、愤怒、争竞、撒谎、贪婪之心。有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博士告诉我,末日审判的时候,下地狱的基督徒恐怕比外邦人的比例还要高呢。
    
    笔者认为,林昭的精神高度,其实就是十字架的高度,就是爱,悲悯,谦卑;就是救赎。自吹自擂,自以为义的人,他们本身就在罪中,被罪捆绑,与罪共舞,又怎么救得了别人呢?
    
     2007年5月27日于青岛虎山居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5/2007052711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