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RFA张敏:新春特访:亲人相隔时 娓娓诉心声
(博讯2007年02月20日发表)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2,17)
    
     现在正是新春佳节,在这万家团圆的新春期间,仍然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被迫与家人相隔,难以团聚,有的甚至不知道亲人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今天我要采访的就是他们之中的几位,让我们听听他们此时此刻发自内心的声音。
    
     * 访郭飞雄的太太张青 *
    
    第四次申请取保候审被拒绝――
    
     除夕前一天晚上五点半鈡,张青才从广州市公安局回来。夜里,她在广州家中接受了我的采访。张青说,对于郭飞雄目前的情况,她一无所知。
     她说:“昨天我写了一个(为郭飞雄)取保候审的申请书。今天中午一点钟左右,公安局打电话来告诉我,收到了申请书,现在有结果了,不给取保候审,让我去拿文件。”
    
     维权人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去年9月14日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拘留,9月30日被逮捕。2005年郭飞雄先生曾经因为参与太石村维权事件被警方关押过三个多月,2006年他三次当着警方的面被殴打。2006年八、九月间,他又参与对维权律师高智晟的营救。
     郭飞雄这次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逮捕,据知情者说,涉案出版物为《沈阳政坛地震》一书。
     郭飞雄案1月19日被天河区人民检察院退回广州市公安局补充侦查。
     公安机关1月22日告诉张青,1月20日郭飞雄被移送转押到位于沈阳的辽宁省看守所。
     2月18日,也就是大年初一,这次补充侦查期限届满,郭飞雄的太太张青这是第四次为郭飞雄申请取保候审被拒绝。
    
    询问郭飞雄关押地址,主管案件者不接电话、不见张青――
    
     张青讲述下午去公安局的经过,说:“去那边之前,我在电话里跟对方说‘我今天想见见你们主管案件的人,他叫陈连生(音)’。对方说‘你不一定见得着,他可能出门了’。我说‘你要从他手上拿到这份法律文件,肯定得见他,见他时你跟他讲一声,我今天要见他,确实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问他’。
     我就去了,他们告诉我说他不在。我说‘我最重要的是想知道这几点,现在我先生因为一个月‘退查’期限快满了,18日到期,今天16日,现在他人在哪里,是不是已经回来广州?如果没回来,他什么时候回来?他的通信地址是什么?’
     我上次在元月30日见他(主管案件人)的时候,我就跟他讲过,说‘我希望知道他(郭飞雄)的通信地址,就可以给他写信,作为家属,这是我的权利。因为隔着那麽远,现在孩子要放假,我也不可能去那里,去那里也见不着他’。他当时说‘我们也不知道,我要给你查,查到了才能告诉你’。
     那次回来以后我就给他打电话,打了非常多次,但是办公室里所有接电话的人,每次都说他不在。我和胡啸律师(郭飞雄委托的律师)两个人差不多打了一百次电话,一直没有人答复,我问的任何情况都说不知道。我现在连一个通信地址都不知道。
     这次去,接待我的那个女警官说‘(补充侦查)还有可能延期,你可以去沈阳看守所问嘛!’我说‘你说得好轻巧啊!这案件还在你们手上,我当然跟你们警官问,为什么我去沈阳看守所问呢?人家没有主管这个案件哪!’她说‘陈连生联系不上。’门口的保安说‘五点半以后你就不能在这里等了’。
    
    关于郭飞雄和案件进展,什麽也没有问到――
    
     我一直等到五点半鈡。他(陈连生)还没有回来。我说‘那你把取保候审的文件给我吧’,她就给我看,让我签字,我说‘我今天不签字。我这麽长时间给你们打电话,我从元月30日就要求你们给我查那个地址。当时他(陈)还说,你要通信地址,作为家属,这要求是合理的,但是我们现在不知道,我来帮你查,查到了再告诉你。他说的非常好,为什么这麽长时间我打电话,他又不接,他又不打电话过来,我现在人来了,他都不在这里?那麽,你说我还有什么办法能找到这个通信地址呢?这样情况下,我就拒绝签你这个字。’她说,你不签,我就不给你(这个文件)。
     当然这个不予取保候审的文件我看过了,与上次的内容一样,只是取保候审理由里没有说‘身体没有严重疾病’,仍然说是‘有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签署时间有更改,其它措辞一样。
     我今天去那里,通信地址没有问到,他现在人在哪里也没有问到,什么时间回来,案件往哪里送,全部没问到。
    
    农历除夕张青再次呼吁各界关注声援郭飞雄――
    
     除夕凌晨一点多鈡,张青再次向社会各界呼吁关注。
     张青说:“我现在觉得这件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了,他们以这样的方式、根本不给我知道任何消息的作法,我非常气愤!哪能这样!作为家属,这都是合理的要求,这麽长时间都不告诉我通信地址。
     到过年时间了,如果他(的补充侦查)还延期的话,他还要待在沈阳不回来的话,他现在连钱都没有,也没有冬天的衣服。
     我现在买了些毛衣之类的冬天用的东西,如果确实这时还不让他回来,那我应该给他寄过去,或以别的方式给他带过去,但是我首先起码要知道他具体的通信地址,连这最起码的一点都不能给我知道。
    
     唉!我现在真是不晓得该怎麽说!这件事情可能真的是需要社会的广泛关注,也要他们大力地声援。”
    
    “打起精神,‘心像石头’一样去面对麻烦”――
    
     正值春节,张青带着十岁多的女儿西西和五岁多的儿子金宝过年,现在张青是什么样的心情?家中是什么样的气氛?让我们借着访谈,倾听她的心声,了解她的内心世界。
     她说:“孩子们这段时间也经常问‘爸爸能回来吗’?过年的时候买东西,西西有时会说‘给爸爸买一点什么吧’,我就说‘好,可以,找一找吧’,然后她就马上说‘爸爸能回来吗?’金宝有时想爸爸的时候就会说‘现在我已经五岁半了,很想爸爸,因为他太久没有回来了,我五岁生日的时候爸爸就不在家,现在已经快五岁半了,还没有回来,我真的很想他’。
    
     问:“每当这种时候,您怎么回答他们呢?”
     答:“我说‘快了吧,我们慢慢等吧’。”
    
     问:“女儿因为稍微大几岁,她真的不知道父亲在什么地方吗?”
     答:“在什么地方她不知道,她知道可能状况不太好,她不深问。”
    
     问:“面对孩子们这些问话,会不会给您带来比较大的压力?”
     答:“对,他们有时这样问的时候,我确实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还是觉得挺无奈的,也没办法说得更仔细一点。”
    
     问:“您现在身体和精神怎么样?”
     答:“我身体还很好,没问题,小孩子身体也非常好。我现在状态就是打起精神,面对一切事情(笑)。
     他(郭飞雄)的姐姐说是回了一趟家乡,父母都去世了嘛,到坟上面去看了一下,然后今天给我打电话说,想起这些,也想起金宝非常小,因为刚刚她还跟金宝在电话里说了好一会儿话,她就觉得挺伤感的。我跟她讲‘这样的情况,你别说‘伤感’这样的话,说伤感是中产阶级那种生活比较好的、比较充裕的人,才配有情绪去说伤感,像我们现在面临这麽大压力的时候,根本不要提伤感。现在的状况就是应该打起精神来,‘心像石头’一样的,才能面对这种麻烦。不然的话,你会心里非常难受的’。
     所以,现在我所有的事情都不让自己心里难受,除非有时孩子问我一些话的时候,让我有些波动以外,其它时候我真的是打起精神面对很多事情。伤感是没有用的。”
    
    “像平常过年一样,让孩子忘记不一样”――
    
     问:“春节期间,对您的儿女,您是会淡化这个节日的色彩呢,还是尽量也按以往过节时候来跟孩子们一起做一些事情?”
     答:“我就是像平常过年一样,像以前每次过年一样,买一些食物、小孩新的文具,新衣服,尽可能做到跟以前一样,让他们过得更开心一点,并没有‘淡化’。其实像这种时候,淡化就显得很冷清,显得很难受。要是跟正常状态靠近的话,孩子们就会淡化冷清。并且这种时候,多出去玩一玩,多作一些运动,像平常过年一样,对孩子们来讲,让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考虑这些自己跟别人的不一样,这件事情他们就会忘了。”
    
     问:“张青,你能这样面对这种现实处境,以这样的方式来回应,你觉得是基于什么。。。是信仰?还是你个人作人的一些原则?还是你对郭飞雄先生的了解?”
     答:“可能都有一点。比如说,我觉得我从小性格。。。可能我们家的人都是这种性格,没有什么麻烦事情的时候反倒是比较平静的,但是如果有麻烦事情的时候,都是打起精神面对。其实我妹妹也是非常坚强的这种人,我爸爸也是这种个性。
     面对麻烦事情更打起精神,这可能跟自己的信仰也有关系。我是基督徒,也经常看圣经,让我们在悲伤中心也喜乐。再差的环境,再艰难的环境中,起码我们要保持自己心灵的宁静和喜乐。
     我觉得人不管是在哪样状态,最重要的是保持一种平常心。差的时候,我也不能自己精神就‘矮’下去;但是如果处于一种好的状态的时候,也不能就很跋扈的那种个性。所以就是以一种平常状态、平常心对待好多事情。
     对我先生杨茂东,基本上我是相信他自己知道他自己在做什么,他不会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对他做的一些事情,我基本上是能够理解的。
     从这几个方面来讲,我就能保持心态比较正常。
    
     * 访陈光诚的四哥陈光新先生 *
    
    四哥陈光新去看守所确认陈光诚还在那里――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目前正在山东临沂沂南县看守所服刑。
     揭露山东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在他委托的律师去年8月18日得不到允许出庭的情况下,8月24日被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和故意毁坏财务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陈光诚不服提出上诉,临沂中级法院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12月1日,重审一审判决结果依旧,陈光诚再次上诉。今年1月12日,二审终审判决,仍然维持原判。
    
     判决后的1月25日,是看守所的第一个“探视日”,但是有关方面没有允许陈光诚会见家人。
     2月13日,陈光诚的四哥陈光新先生到山东临沂沂南县看守所,向警方询问,确认了陈光诚现在仍然被关押在这里。
     当天晚上,陈光新先生接受我的采访。
     他说:“今天过去大体问了一下陈光诚什么时候被转到劳改队,他们说‘不可能。可能一直在这边。’”。
    
     问:“他们有没有讲为什么不会送到监狱?”
     答:“监狱那边因为他是残疾人,他们直接不接受就是了。”
    
     问:“陈光诚服刑期间都会在沂南看守所吗?”
     答:“他们因为不是决策层,是估计,不是准确的答复。他们说只能在沂南,在这边,在里边一般很照顾他。
     因为过年,我给他放了一百块钱,让他们给加个菜。”
    
     问:“看守所下次探视时间是几号?”
     答:“每个月的25日到28日。但是如果是星期天不行,那天就取消了。”
    
     问:“这个月您准备去吗?”
     答:“准备再去。”
    
     问:“家里人还有谁会去?”
     答:“我母亲、光诚的孩子。”
    
     问:“您大哥陈光福先生上次去了没有见到陈光诚,这次还会去吗?”
     答:“没有特殊情况应该也会一块儿去。”
    
     问:“伟静呢?”
     答:“伟静不可能,不让她出来。”
    
     问:“您这次还得到什么其它消息了?”
     答:“其它没有什么消息。他们很敏感,一般不敢多说。”
    
    四兄弟给母亲“送年”――
    
     陈光新先生说,他去看守所的当天晚上,四个兄弟都回到母亲这里,按当地的风俗给母亲“送年”。陈光诚的母亲是和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以及孩子们住在一起的。
    
     陈光新说:“今天我们回家了,给母亲‘送年’。”
    
     问:“在当地‘送年’是个什么样的习俗?”
     答:“就是春节前都要给老人送一点年礼,送点东西去,也是比较重要的一个习俗。”
    
     问:“现在您最想说的话是什么?”
     答:“但愿光诚早一天得到自由吧!”
    
    * 访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 *
    
    袁伟静:“看守所比监狱空间还小”――
     陈光诚先生的太太袁伟静从四哥陈光新先生那里,得知看守所带回来的消息,她说:“按照我的想法,我更希望他(光诚)能被送到监狱,因为我听当地的律师还有一些别的人说过,最起码在监狱里,活动的范围能够增加,伙食上能够改善一些,比在看守所里吃得更好。
     放在沂南或者是临沂的话,他们更容易控制光诚,但是,一开始的时候光诚就告诉过律师,可能监狱不会要他,因为他在生活方面不方便,现在虽然没有任何通知,但是现在看来事实上他还是留在这个看守所。
    
    陈光诚经常吆喝一声:“我喝水!”――
    
     我觉得这两个地方都非常不好。像现在光诚就那一个小屋子,里面九个人,按说像光诚这样判了,应该是让他出来,晒晒太阳之类,但是好像不很容易。
     今天听哥哥们说,一个认识的人在里边,经常看着光诚,那个人说,让家里的人放心,光诚经常自己会要水喝。还有一个从里边出来的人,和光诚同监室,说进去以后,很多当地老百姓都知道光诚这件事情,所以进去以后就知道这个是叫陈光诚的,说他在里边经常吆喝一声‘我喝水!’。
     他们的意思是,要水可能一般都给他喝。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听到这个话,还是很难受。”
    
    袁伟静仍被监视居住――
    
     袁伟静从2005年8月就和陈光诚一起被软禁监控在家中,去年11月28日,袁伟静又被警方作为陈光诚的同案犯罪嫌疑人在家中监视居住。
    
     我问袁伟静:“这边监控你的情况怎么样?”
     答:“没有变化。我上次去我妈妈家带孩子回来(光诚被拘捕后,我把三岁的儿子送到母亲家)的时候,因为年前我要给母亲送年礼,他们(警方)就说‘你所有要做的事,必须这次做完,年前就这一次了。”
    
     问:“按照当地的习俗,年后回娘家,像你这样已经出嫁多年的,一般是怎么样的风俗呢?”
     答:“在这边,一般是正月十五之前就去;在我妈妈那边,就是正月十六,出了嫁的人一定要回娘家。但是,我从被看起来(2005年8月)就没有机会了。”
    
     问:“有两年春节以后应该回娘家的日子都没有回去。今年你会试试吗?”
     答:“我当然会试。”
    
    家境和心境――
    
     问:“陈光诚的母亲现在身体和精神情况怎样?”
     答:“光诚的母亲还可以,因为还有四个哥哥在家里,今天他们都回家来。”
    
     问:“两个孩子现在怎么样?”
     答:“两个孩子,儿子现在三岁半,女儿现在一岁半多一点,他们还小,可能也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问:“你自己的心情呢?”
     答:“就是妈妈让我去买年货的时候,我有一些犹豫,因为以前知道光诚要吃些什麽,就买一些东西,现在光诚不在家,我真的不知道买什麽,我还要去买,不能让母亲感觉出我很难受。我一定要让母亲说出她想要什麽过年,我就去买什麽。”
    
     袁伟静也告诉我,如果二月份的这次“探视日”家属能够去会见陈光诚,她想让三岁多的儿子去。”
    
     我问:“儿子去那种环境,你会不会担心让孩子会有一点儿意外,或者怎么样?”
     答:“我有一些担心,但是因为孩子几次提到他的爸爸,这次我从妈妈家把他带回来,回家后他见到巡逻车,首先就说‘这个车就是拉我爸爸的’。他的心里始终想着他爸爸,所以,权衡一下,我还是想让他见一下他爸爸。”
    
     我们就看看春节刚过后不久的这次“探视日”,当局有关方面能不能允许陈光诚先生正常的与家属会面。
    
    * 插访滕彪律师 *
    
    五万多张难以寄到收件人手中的祝福贺卡――
    
     一直关注着陈光诚的在北京的法学博士滕彪律师说,据他了解,到去年十一月份,从世界各地寄给陈光诚和袁伟静的祝福卡片,就已经达到五万多张。
     滕彪博士说:“大赦国际跟我联系说,寄给陈光诚的(先寄到大赦国际)有五万张贺卡,问我和胡佳以什麽方式转交比较好,我说如果寄给陈光诚和袁伟静的话,可能收不到,这是十一月份的事情。
     他们原来的设想是,绝大多数收到的贺卡要寄到沂南县看守所。到目前,我们还没有收到任何收到这些卡片的消息。有可能看守所收到了,但是没有告诉陈光诚,也有可能看守所没有收到。”
    
    滕彪律师:“按法律应批准陈光诚监外执行”――
    
     回顾陈光诚案审理过程,看陈光诚先生目前的处境,滕彪先生说:“现在我觉得从法律上也有一些事情可以做,比如申诉、包括申请监外执行,其它方面对陈光诚这个案件的关注,我想也都会对陈光诚有所帮助。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按照监狱法,陈光诚这种情况下,他不适合收监,所以按照法律应该批准他监外执行。”
    
    “对袁伟静监视居住没有道理”――
    
     对于在陈光诚案结案之后,袁伟静仍然被监视居住,滕彪律师说‘当时监视居住的理由就是涉嫌和陈光诚一样的罪名,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还有故意毁坏财物罪。那麽,现在这个案件终审判决已经有了结果,我觉得这个理由不复存在了。本来对袁伟静的这种监视居住,就是地方政府迫害她随便找的借口,现在就更没有任何道理。
    
    “继续关注声援对陈光诚会有所帮助”――
    
     从陈光诚个人的命运看,非常典型反映了中国目前法制的现状,从诉讼过程看,当地司法机关完全无视法律规定和一些基本的程序,我自己的看法是,国际社会的这种关注,包括国内的继续声援,对陈光诚还会有所帮助。”
    
    * 袁伟静:“一年半里收到六张祝福贺卡” *
    
     袁伟静告诉我,虽然一年多来她无法正常收到寄给她的邮件,毕竟从去年到现在,她还是收到了几张贺卡。
     袁伟静说:“2月10日,我又收到了来自美国的朋友的一封信,信封里装着一张贺卡。
     我从2005年8月20日被看(监控)起来,后来朋友告诉我,在2005年10月底以后,就有很多的朋友给我们写信,但是我们始终没有收到。有朋友转告我们,给我们寄过卡片、礼物、孩子的玩具、奶粉、‘中国结’之类的东西,我们一概没收到。
     我也知道,这些到了我们双堠镇邮局,但是被公安局和双堠镇政府给我们扣押了,我们都知道,有的是经过看着我们的所谓‘领导’的手签字以后被他们领走,2005年的奶粉、还有那些礼物,到现在都没有给我们。
     我收到朋友的来信最早是在2006年的11月29日,当时我有病在医院里,收到的是来自瑞典一个朋友,另外是来自美国的三个朋友寄的。我当时特别高兴,很受鼓舞,知道有那麽多朋友在关心着我们。
     从朋友贺卡话语中,我也能知道,这个(艰难的)时候会过去。因为这些朋友的来信,我很快就调整了心态,我的病恢复的也比较快。再到后来我收到贺卡,是在元旦之后。
     直到现在,一共收到了一封来信,加上六张贺卡。
     春节、元旦的贺卡里,朋友就说,在节日来临的时候都会记着我们,所以更让我有信心。
     春节到了,我知道有那麽多的朋友非常关心我们,我借这个节日,也给朋友们拜个年!”
    
     * 访胡佳和他太太曾金燕 *
    
     胡佳:“人身自由离我甚远”――
    
     曾经参与营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和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先生,自从去年7月到现在,一直被软禁在家中。
     新春佳节来临,我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胡佳先生和他的太太曾金燕,请他们谈谈在这种情况下过春节的感受。
     胡佳先生说:“我现在三十三岁,至少在以前过的所有春节中,还没有一次是在全无人身自由的情况下度过的。
     大年三十那天,是我被软禁的第二百一十五天。我以前也从未想到过我会持续地失去人身自由这麽久。
     金燕是客家人,非常注重年节的气氛,但是今年这次他不能回家,因为他要在北京陪着我,甚至我去父母那里都不会是很频繁的,因为我爸妈不喜欢看到那些跟踪、软禁我的警察。所以这个春节,金燕觉得。。。尤其是在客家文化中,春节是非常非常热闹的,但是我跟她说,我们只能是在家里度过。”
    
     问:“那您在家准备怎麽过呢?”
     答:“看看书,休息休息,多睡一点觉,我也只能想是以这种方式去度过春节了,而且作为我个人来讲,楼下的那些人。。。
    
     主持人:“软禁监控您的人。”
     胡佳:“他们相当疲倦了,说不上是一种烦闷、压抑、无奈?。。。总起来讲,我觉得我们双方甚至有些同病相怜了!都是属于一种被迫的无法和亲人们团聚,我也替他们感觉到挺惋惜的。”
    
     问:“您现在如果需要出家门,能去什麽地方?”
     答:“我现在能去的地方无非就是附近的超市,一般会在四名警察的陪同之下,坐着他们的警车,我在那里边购物的时候,他们也都围在左右。”
    
     问:“您有没有感受到春节的气氛?”
     答:“我能看到的世界往往是通过自己家的窗户向外看,或者是坐在国保的车辆上通过车窗向外看。看到外边的景象,到处都贴着窗花,红灯笼高悬,各处的老百姓,那些回家过年的人,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回家的喜悦。都让我感受到了浓重的归家和欢度新春的气氛,这个气氛多少也感染到我。
     往年春节,我会比如说去寺庙进香啊,与我母亲家族的舅舅、姨啊,再比如说拜访前辈啊,还有和我们这些同辈人交流。。。春节这几天因为放假,总会有一个自由选择,但是‘自由’这两个字,从人身自由角度来讲,确实是离我甚远。
     所以,我还是感觉到比较压抑。即使在春节期间,我也无从去选择一些。。。也没办法在我父母那里多去尽尽孝心,还是相当遗憾的。
     我真不希望这样的春节再有第二次。”
    
     曾金燕:“另外一种幸福和快乐”――
    
     胡佳先生的太太曾金燕和胡佳先生一样,也是一位艾滋病方面的社会工作者,他们二位都是佛教徒。曾金燕是福建客家人,客家人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风俗传统。
     我们来听听曾金燕谈她现在的心情。
     她说:“这是第一次我没有回家过年,在福建我所生活的地方,都是客家人,我很想回去,而且我的父母也很希望我回去,我也不敢把他们接到北京来,因为我不想我的父母看见我们这种情况,如果看见下面的警察他们会更加难过的”。
    
     问:“按照客家人的习俗,回去过春节要做些什麽呢?”
     答:“因为整个一年的时间都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的亲人,所以春节回去,一般会去拜见族亲,尤其是长辈。还会去庙里面‘还福’,就是说,你在新春开始的时候,你向佛祖祈了福以后,到了年末就要去‘还福’,一般在家庭当中都是会非常重视,因为还福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要感恩。一般还要去宗祠‘祭祖’,还要去扫墓,而且是非常隆重。”
    
     问:“那你现在不能回去过年,怎麽跟家人讲?”
     答:“我跟我父母亲说,工作很忙,没有办法回去,他们听了,觉得可能是我实在没办法,所以就说,过完年有时间就回来,不管是不是过年。”
    
     问:“在这种情况下,你和胡佳这个年怎麽过?”
     答:“去去寺庙,然后在家里多做一点工作,做一些案头的工作,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问:“现在心里怎麽想?”
     答:“当然了,第一次在外头过年会比较想老家,但是我跟先生在一起,也是会有另外一种幸福和快乐。人生的事情不能十全十美,所以不管国保怎麽去软禁,怎麽压制我们的生存空间,我们还是有办法过得很幸福的。”
    
     问:“是什麽样的幸福?”
     答:“比如说,现在我跟胡佳是患难与共的感觉,而且我们相信,将来会更好。所以,我们很有信心,而且觉得我们所做的工作对社会是有益的,我们觉得自己的人生还是很有意义。
     与其说我们被软禁在家里,不如说那些国保被软禁在我们楼下。”
    
     问:“为什么这样讲?”
     答:“因为他们没有自由地去选择自己的生活,他们只能服从上级的命令,跟在我们身后;而我们即使被软禁,我们还可以去争取自己的尊严,去捍卫自己的尊严,去争取自己生存的更大的空间。”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该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网页WWW.RFA.ORG 普通话“心灵之旅”栏目中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请在网页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2/2007022004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