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元旦芬兰记者登门访胡佳 / RFA张敏
(博讯2007年01月02日发表)

    元旦芬兰记者登门访胡佳 夜传高智晟一家被押离北京
     RFA张敏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1,02 )
    
     2007年元旦下午,芬兰《赫尔辛基新闻报》记者乔米先生和他的助手,进入已被软禁五个多月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家中采访。
     就在同一天,传来高智晟律师一家四口被警方押送,离开北京的消息。
    
    * 限时新政策 *
    
     中国外交部上个月1日宣布,从2007年开始到2008年10月17日期间外国记者在中国任何地区进行采访活动,只需要征求被采访单位或个人的同意,就可以进行,而不用向地方外事部门申请,也不再必须由中国国内单位接待和陪同。
    
    * 胡佳谈芬兰记者元旦来访 *
    
     被软禁以来第一次在家中接受记者面对面采访的胡佳先生,当天晚上接受我的电话采访 ,讲事情的经过:“今天下午,有海外记者跑到我家来了。他们不是事先打好电话以后,一个小时奔波过来,像英国使馆官员上次被拦截那样。他们是已经到了门口,突然打一个电话进来,说‘我们马上就要进来了’。打完电话不到三、五分钟,就按响了我家在楼下的门铃,进来后根本没理在楼下坐的那些国保警察,直接上来了,那些人还在玩儿牌(扑克)呢,这两位就直接到我家里。
     我非常高兴,因为我一百六十九天了,很难得与外界朋友面对面进行交流,今天这两位朋友来,我非常开心!尤其又是新年,他们对我进行一个时间不长、但是我觉得很愉快的采访。
     我看他们还拿着一份有关(可接受外国记者采访)政策的文件,有中、英文的。包括在《中国日报》上登载出的英文版稿件,用笔专门划出来,就是万一遇到拦截的话,他会把有关政策向对方出示。
     挺好。我没想到有这麽勇敢的记者在新年头一天就突然决定,连他的助手都不知道,他就是中午时突然决定,然后让助手跟着他一起来。”
    
    * 芬兰记者乔米一席谈 *
    
     1月1日下午进入胡佳先生家中采访的芬兰《赫尔辛基新闻报》驻北京记者乔米先生,谈他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以及这次去胡佳家中采访前后经过。
     乔米先生说:“我近几个月来在北京一直关注着中国所发生的事情,那些在北京和中国其它地方与人权有关的事。
     胡佳目前被软禁在家里,有人看守着他的家。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监视胡佳的人让我进到他家里,但当我出来的时候,警察挡住我,查看我的证件,问了一些问题。
     当记者问乔米先生,他的报道是否能被中国人读到的时候,他说:“我们的报纸在芬兰,我不认为这里的中国人能读到,但有可能其它外国媒体会转载我们的报道,可能一些中国人可以从互联网上读到。当然能够得到这些信息的中国人人数很有限”。
     谈到中国有关方面关于外国记者采访的新规定,乔米先生认为:“ 新的规定允许外国记者采访中国人,不必经过政府的批准,当然这很好,这在有新闻自由的地方是正常的。这表明中国向正确方向走。但这并不是说一切都好了。我们还不知道中国政府将如何执行新的规定,中国政府也说,这只是暂时的规定,将在奥运会后停止执行。这也引发一个问题,中国政府是不是真的愿意改善中国的透明度和自由度”。
    
    * 传高智晟一家连夜被押离北京*
    
     就在外国记者登门采访胡佳的同一天,即2007年元旦,传来高智晟律师一家四口被警方押送出北京的消息。
     胡佳先生说:“我今天听到消息,在两小时以前(也就是1月1日晚上九点多钟)高智晟律师全家四口,被迫在五辆北京市国保总队的便衣车辆押送下,离开北京了。目的地应该是他的陕北老家。我只能说我现在得到了这个消息,但我无法从高智晟律师的家人那里证实。这次因为截至现在,事情发生的比较突然。”
    
    * 求证难 *
    
     我打电话给在高智晟律师陕北老家的他的大哥高智义先生。
    
     问:“我得到一个消息说,高智晟律师一家四口正在往陕西这边走,您知道有这事吗?”
     答:“不知道。”
    
     问:“您完全不知道吗?”
     答:“完全不知道。我们是亲人我还不知道哩。”
    
     问:“您是不是不方便讲,还是确实不知道?”
     答:“哎呀,我还有什麽不方便的呢,不知道就是还有什麽的。”
    
     我又打电话给高智义先生的儿子、在北京工作的高显先生。高显曾经因为帮高智晟律师寻求法律帮助,失去工作,并多次被警方拘押。我向他询问高智晟律师现在的情况。
     高显说:“因为我三叔(高智晟)自从他出来之后,我不知道他的任何消息,我跟他没有任何联系。我有我的工作,我不想因为他的事再把我的工作给辞了(被辞退),我再没有工作。”
    
     高智晟律师一家四口人现在在什麽地方,目前无从核实。
    
     胡佳先生说:“再核实的话,就得有人去他家那边,看他家晚上的灯光亮不亮,看他楼下还有没有那些值勤站岗的便衣,以此来作为判断吧。因为现在联系不上高律师和他的妻子儿女”。
    
    * 胡佳门前警力加强 *
    
     从1月1日下午起,看守胡佳的国保加强了警力。他说:“我这边的警戒加强了,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的人也来了,今天下午,看他们有很多人在这里。我能看到外围有远处的人影,通州区国保支队的支队长何德祥(音)也在那里。”
    
     以上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可在自由亚洲电台网页WWW..RFA.ORG普通话“心灵之旅”专栏收听。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1/2007010223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