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瞭望:青藏铁路带来的喜与忧
(博讯2006年12月10日发表)

    
     “火車商機”吊起了大批“淘金人”的胃口,也給西藏的經濟社會發展出了新難題
     (博讯 boxun.com)

     ●賈立君、呂雪麗、陳俊(瞭望新聞週刊記者歐洲導報社轉自瞭望來稿首發)
     青藏鐵路全線開通後,西藏礦產業、旅遊業、藏醫藥等富集資源和優勢產業再次成為投資商關注的熱點。如何認識西藏的資源和產業發展特點,冷靜應對撲面而來的投資開發熱潮,引起廣泛關注。
    
     ◆高原採礦的潛力和憂慮
    
     “火車商機”吊起了大批“淘金人”進藏開礦的胃口,《瞭望》新聞週刊調查發現,西藏當地對礦業開發十分謹慎,接受採訪的幹部和專家表示,西藏的礦業開發絕不能一哄而上,走“先污染後治理”的老路,必須要抬高環保門檻,有序開發。
    
     ——優勢礦業成為進藏投資的熱點。
    
     西藏礦產資源非常豐富,目前發現的礦種有101種,礦產地2000多處。其中探明儲量的41種,鉻、銅、硼、鋰等17種礦產儲量居全國前7位。然而,對於成礦條件良好的“世界屋脊”來說,礦產資源調查尚有很大空白。
    
     記者從自治區招商局瞭解到,由於青藏鐵路提供了低成本、大運能、全天候的運輸條件,投資者十分看好西藏的礦產開發,認為這是回報最快的產業。自治區也希望通過礦業開發解決“火車一響,西藏拉什麼東西出去”的問題。
    
     中石油、中石化、中鋁、中國五礦等大企業都對在西藏探礦表現出濃厚的興趣。擁有眾多老牌冶煉企業但資源缺乏的甘肅省提出,要建立西藏礦產資源加工中心,並組織金川公司、連鋁公司等一些有實力的冶煉企業到西藏尋求投資機會。來自河北的中凱礦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家全表示,“青藏鐵路通車,西藏成了開礦人的用武之地。”民間資本感歎:“雪域高原礦業的春天來了!”
    
     ──家底不清和環保壓力。
    
     據自治區國土資源廳廳長王保生介紹,西藏地質工作起步晚、底子薄、程度低,截至目前只完成了1:100萬的區域地質調查,1:20萬至1:50萬區域勘探工作僅完成46.5%,1:5萬區域地質調查工作則剛剛起步。
    
    王保生坦言,眼下西藏礦產資源“家底不清”。對尋找新的大型、超大型礦床及礦集區的目標不明,總體地質工作程度低,基礎地質工作、地學研究及礦產資源調查尚有很大空白區。目前可供開發的礦產資源很少。
    
     另據瞭解,過去幾年裏,西藏已經出現因開礦而造成的環境破壞,自治區正全面開展礦山整治,曾經造成嚴重環境污染的沙金礦今年已全部關閉。但一些地方已經造成的環境破壞,恢復難度較大。
    
     ──警惕盲目開發。
    
     自治區招商局一位負責人披露,眼下來洽談的人多了,但準備開礦的企業大多是“投機者”,主要是以“跑馬圈地”為目的。不久前,一位做電器生意的內蒙古個體老闆來西藏“看礦”時對記者說:“先能占下一塊地方就行,至於怎麼開採、哪里冶煉,都好說。這可是一本萬利的生意。”
    
     這種現象已經引起了自治區有關部門的警覺。自治區發改委、環保局的一些幹部對記者表示,由於在高海拔地區的礦山開採、環境保護和植被恢復等技術目前都還沒有成熟的方案,西藏的礦業開發必須謹慎。
    
     王保生說,儘管火車給西藏礦業發展插上了騰飛的“翅膀”,開發是必然的,但眼下自治區正在謀求規範、有序、健康、協調發展的“綠色礦業”開發秩序。當務之急是加大勘察力度,堅持整頓礦產開發秩序。
    
    西藏墨竹工卡縣副縣長劉中華認為:“在生態極其脆弱的西藏,國家應加大統一勘探的力度,在國家掌握資源的前提下,進行統籌規劃,對不是非常緊缺的礦產能不開就不開,可以開採的也必須有序引進那些能夠保證技術和環保投入的大企業。”據中凱礦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家全估計,在西藏開礦,環保和安全方面的投入要占總投入的30%左右。
    
     總部設在青海省的西部礦業集團公司副總經理李全學認為,國家應從總體上控制青藏高原礦產冶煉規模,有指導性地引進先進工藝,同時設法解決礦業專業人才缺乏問題。自治區環保局局長張永澤介紹,西藏礦產業處於治理階段,自治區政府已明令今後要嚴格審批制度,沒有通過環評的專案絕不准上馬。
    
     ◆旅遊業如何保持“持續魅力”
    
     火車進藏,西藏旅遊業成為通車後受益最明顯的產業。但如何在前所未有的“井噴式”增長之後,保持可持續吸引力,積極應對市場監管、環境保護等方面的巨大壓力,努力確保“酥油和糌粑味”在快速增長中不會迷失。
    
     9月初的拉薩,大街小巷南腔北調、各種膚色的遊人滿臉興奮、好奇,許多賓館、飯店門口不斷有背著行囊的遊客匆匆進出。晚上10點鐘,拉薩百貨大樓依然燈火通明,布達拉宮廣場人頭攢動;11點多鐘,廊瑪廳(藏族歌舞廳)裏的藏族歌舞表演依然火爆。通往納木錯、日喀則、林芝等周邊景區的公路上車水馬龍,不時遇到停車拍照的遊客。
    
     自治區旅遊局辦公室主任廖禮生說,青藏鐵路的開通,徹底打破了西藏交通封閉的格局,使“出國容易進藏難”成為歷史,西藏與外界的交流和溝通更加密切,進藏游已經成為國內眾多旅行社首推的線路。
    
     “通火車以來,飛機、火車、汽車、自駕車旅遊一起旺,增長這麼猛,是我們沒有料到的。”據統計,青藏鐵路全線開通後的首個“十一”黃金周內,西藏共接待遊客26.58萬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19.4%,創造了歷史新高。廖禮生說,保守估算,每人每日消費350元、平均停留5天,一名遊客就要給西藏留下將近2000元的現金。據估算,1元錢的旅遊接待收入,可帶來4.5元相關產業的收入,每個旅遊直接就業崗位可產生5個相關就業需求。
    
     人流急增帶動了相關產業的發展,即溶酥油茶、藏北風乾牛肉、拉薩啤酒等都受到遊客的追捧。農牧民利用自家的馬匹、餐飲等開展“農家樂”、“牧家樂”旅遊,現金收入遠遠超過了農牧業本身。全區目前直接參與旅遊業的農牧民已達4萬多人,比去年增加了一倍還多。廖禮生介紹,納木錯周邊的“農家樂”今年戶均收入估計會達3萬多元。
    
     誰能搞到火車票、布達拉宮門票、賓館房間,誰就是最有本事的人。“住宿難”、“參觀布宮難”、“買火車票難”,在七、八、九三個月的旅遊旺季裏,令眾多旅客頭疼不已。
    
     鐵路部門為杜絕不法分子倒票取消了團體票和集體票。廖禮生介紹說,由於購不到火車票,西藏一些旅行社不得已取消了不少團隊。為減少損失,旅行社不惜花錢雇人排隊去買票,有的旅行社無奈之下還貼錢為遊客買進藏飛機票。
    
     據瞭解,為了減輕布宮的參觀壓力和制止門票壟斷現象,文物管理部門也取消了旅行社的團體購票,遊客要想進布宮參觀,必須提前一天排隊申請參觀號,並領到購票憑證,第二天才能買門票參觀。
    
     “井噴式”增長帶來的“三難”,反映出旅遊管理面臨的難題不少。自治區發改委一位處長建議,應抓緊搭建旅遊資訊共用平臺,政府通過掌握客流資訊,提出預警措施,避免目前遊客盲目無序的流動。針對布宮參觀難題,有專家建議,抓緊研究布宮遊客分流辦法,如利用聲光電影等現代演示技術使部分遊客即便不進布宮也能領略其風采,或縮短在布宮內的停留時間;針對不同層次的需求,設計不同的價位,提供差異化參觀服務;加大拉薩周邊短途景點開發力度,減輕布宮壓力。
    
     ◆藏醫藥亟待克服發展障礙
    
     火車通至拉薩,頗具神秘色彩的藏醫藥產業也被眾多投資者看好。藏醫藥產業化既面臨難得的發展機遇,同時也遇到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青藏高原複雜而獨特的自然條件,形成了豐富多采的植物資源種類,是我國藥用植物的一大寶庫。藏藥植物抗寒、抗旱,光合作用充分,藥用有效成分積累高,生物活性強,構成藏藥強勁純正、療效顯著的重要原因,這種特性是其他地區的藥用植物資源難以比擬和無法替代的。
    
     近年來,西藏藏藥產業發展迅猛。截至2005年底,全區已有藏藥生產企業20家,藏藥年產量達1500多噸,工業總產值達到5.6億元,有292個批准文號。其中,20種藏藥被列入國家重要保護品種,31種藏藥被列入《國家基本藥物品種目錄》,國家已經批准的非處方藏成藥達24種。
    
     隨著鐵路的開通,作為具有民族特色產品的藏醫藥的知名度不斷提高,藏藥的市場需求不斷擴展,並開始吸引區內外投資者的目光。據西藏藏醫藥研究院副院長次仁巴珠介紹,鐵路通車後,已經有廣東、四川、浙江的一些企業專程進藏考察,這些投資者尤其對西藏正在研發的新品種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廣州一家企業打算投入8000萬元建藏藥廠,並表示願以800萬元購買一個新品種。
    
     在機遇面前,藏醫藥的產業化發展面臨諸多困難。
    
     首先是科研滯後。次仁巴珠說,藏藥基礎研究面臨現代藏藥材的基礎研究、藏藥生藥研究方面的兩大空白。“藏藥的有效化學成分、活性成分究竟是什麼?目前尚不清楚。品種混亂、藥材名稱混亂現象嚴重,同一名稱的中藥和藏藥其成分、藥效是不一致的,不同地方的鑒別方法也很不一致,傳統的和現代的方法差別很大。這些都是藏藥產業化必須要做的基礎工作。”
    
     其次,藏藥資源狀況不清。不少藏藥藥材都面臨資源枯竭,亟需採取措施進行保護。比如綠絨蒿,只有在開花時才有藥效。但由於過量開採,往往是不等開花就被采了賣,資源破壞嚴重。據瞭解,10年前已經有28種藏藥材瀕臨滅絕,5年前統計更是多達40多種。瀕臨滅絕的主要常用品種有綠絨蒿、大花紅景天、高山辣根菜等。
    
     另外,缺乏產業政策的支撐。西藏衛生廳藏醫藥管理處一位幹部說,西藏雖然具有發展藏藥產業的後發優勢,但目前缺少叫得響的品牌。西藏藏藥廠品質部負責人色珍說,西藏藏藥產業佈局分散,結構不合理,一些小企業加劇了對資源的爭奪、無序開採,市場分散,品種散亂,造成消費者莫衷一是、無所適從。她舉例說,同一品種的25味珊瑚丸、25味珍珠丸、25味松石丸,僅西藏境內,就有9家藥廠在生產。
    
     記者調研發現,近年來,甘肅、青海等周邊省區的藏醫藥產業開發已經取得了明顯成果,並形成了明顯的產業優勢。
    
     同處青藏高原的青海省,藥用植物和動物資源種類豐富,目前已通過GMP認證的中藏藥生產企業21家。據青海省政府副秘書長、青海省藏藥產業整合領導小組組長潘愛華介紹,省裏正在對現有的藏藥生產企業進行整合,並計畫在西寧建立專業的中藏藥材藥品交易市場,把中藏藥產業發展成為本省的特色優勢產業。
    
     鐵路通車後,以青藏高原為題材的品牌勢必在市場上更受關注。一些專家提醒說,甘、青、藏三省區應當走優勢互補的路子,共同打造青藏品牌的藏藥產業,以免在市場中“打架”。
    
     另據瞭解,“火車商機”讓西藏看到了北向發展的契機,自治區在“十一五規劃”中提出構建“陝甘青藏經濟圈”的構想,希望通過青藏鐵路的紐帶,使得陝西、甘肅、青海、西藏四省區,資源分享、優勢互補,尤其在優勢資源開發方面有著較大的合作空間。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12/2006121023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