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七)
(博讯2006年09月01日发表)

    
    
     (博讯 boxun.com)

    
     陈光诚上诉案卷移交中级法院
     辩护律师办完手续会见陈光诚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8,31)
    
     上篇报道了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他委托的律师8月18日得不到允许出庭的情况下,于8月24日被以“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
    
     8月29日,李劲松和李方平二位律师从北京到达沂南,两天来办好了上诉二审的辩护律师委托手续。8月30日下午,在沂南县看守所会见了陈光诚。
    
    * 几经折腾――多次往返于临沂与沂南之间*
    
     8月30日晚上,李劲松律师在临沂接受了我的采访。
    
     问:“你们这一行去了几位?”
     答:“我和李方平律师。”
    
     问:“整个过程进行的顺利吗?”
     答:“ 我觉得他们有的作法最起码是违背了一个普世的人性。来之前,我就让他(陈光诚的)大哥和四哥去找法院要判决书或判决书复印件,虽然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判决书一定要给家属一份,但是实际操作上,大多数法院应该说基本上都会出于人道或者内部一些习惯作法,给家属一份。没想到沂南县法院连复印件都不给。”
    
     问:“要求会见陈光诚顺利吗?”
     答:“他们也折腾了我们。一开始,看守所人员说不行,让我们找中级法院,说案子已经移交到中院,我们昨天上午过临沂中院来,白等了一个多小时。
     因为按法律规定来说我们作为律师去会见,是不用法院签意见说同意,我们又返回到沂南县看守所,再次要求会见。他们非得要中院负责这件事的人签个意见或者打个电话。我就又从沂南看守所赶到临沂中院。这两边的距离,坐出租车都要一个半小时左右。
     五点左右,我见到了分管这个案子的庭长,之后也落实了这个案子确实已经移交到中院,光诚已经口头提出上诉,进入二审程序了。我们把手续都交给他(庭长),他也核对了我们的手续,认为都是符合规定。我们要求阅卷,他让我们明天,也就是今天8点钟再去,到时中午又要赶回沂南去,下午会见光诚。
     中院那个庭长还不错,帮助我亲自打电话给沂南县法院,让他们给一份判决书。之后,那个庭长还给了我一个他的手机号,明确说,如果再遇到什么阻碍,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他。
     三点半之前,我们又到沂南县法院,拿到了判决书。
    
    * 会见陈光诚 *
    
     拿到判决书之后,我们直接到了看守所,要求会见光诚。”
    
     问:“几点见到的?”
     答:“四点左右。”
    
     问:“您看他现在身体、精神怎么样?”
     答:“健康状况和精神状态都不错。?
    
     问:“你们都谈了些什么?”
     答:“确定我们的辩护人资格。我其实已经写好了一个上诉状的草稿,就直接读给光诚听,看他有没有什么补充或修改意见。我们当时是要求录音录像,他们没同意,但我估计他们可能有录音录像。
     在我读那些揭露他们违法事实的过程中,跑进来几个警方的,不让我再读了。”
    
     问:“已经读了多少了?”
     答:“一半左右吧。我就说‘你们说是谁说的不让我跟光诚交流上诉状,你就出一个书面的,或者把他的名字告诉我,现在开始我是绝不会放过一个违法乱纪阻挠我们正常工作的人或者事情。结果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说是谁这样说的。看守所几个具体工作人员就说是上面的人,他们也没办法。
     光诚也跟我说过,看守所那些人对他还是比较客气,而且我见光诚见了四次,对他们那几个具体经办的人印象也不错。最后还是我这边作出些妥协,没把上诉状草稿全读完,让方平摘要性读了一些,就没跟他们再纠缠,停了。
    
     另外一个细节比较奇怪,当时一审的审判长竟然也跑过来了,说要跟我当面说清楚,8月18日开庭那天我是不是到了沂南,他跟光诚说我到了沂南拒绝出庭给光诚辩护,光诚说打死他也不相信。
     我说‘刚才他们不让我读上诉状,我在上诉状里面把这些事情都已经全面的说清楚了,如果你让我说,我不会只说这一句话,回答你这一个问题,要说我就要全面的把前因后果全部和光诚说清楚’。他们就不让我说。
     我说‘我现在是在看守所的会见室里边会见陈光诚,你给我出去。我不是来会见你的,你没有资格在这里跟我说话,你再不出去,我就要让看守所的警察把你给拉出去了。”
    
     问:“这是一审的审判长,他的名字叫什么?”
     答:“王军。是沂南法院刑庭的庭长。因为我们本来会见光诚的时候是警官都不能在场的,所以最后他还是出去了。”
    
     问:“实际你们会见的时候,警官自始至终在场吗?”
     答:“实际是。有一个直接在里面,拉着光诚手。另外一个在我们这一边。”
    
     问:“当时李方平律师也在?”
     答:“对,是我们两个去的。我们也跟光诚说了。今天会见的目标也都实现了,希望他多多保重。我相信这个案子百分之百是一个错误的判决,迟早是要被纠正的。我们也会尽我的最大努力,为他主持公道,维护他的合法权益。最后让他多多保重。他说,无论怎么样他都能坚持住。”
    
     问:“他还说什么了?”
     答:“他说希望我们三个星期就能过来见他一次。他说他向法院提出过十四次申请要求会见律师。我说法院没有一次通知过我、告诉过我。
     按法律规定如果他有事他是可以要求会见律师,律师随时都可以去会见他,没什么限制。他跟法院的人说,要求会见,为什么法院不通知律师?法院法官就跟他说,他们不知道,看守所没告诉他们。光诚说,其实有一次他就亲耳听到看守所的打电话跟法院说光诚要求会见律师。
    
     再有,光诚对他的小孩比较牵挂。最后他已经出了会见室,回到他的监室去的时候,他还特意让我转告伟静他们‘带好小孩’。”
    
     问:“那您后来见到袁伟静了吗?”
     答:“没见到。他村里还是属于被流氓恶势力封锁状态。我也相信一审这个判决绝对是要得到纠正的。”
    
     问:“您觉得有关方面会按照法律程序在二审中体现出法律的公证吗?”
     答:“任何权利或任何法律的实施,特别是面对侵权的时候,都不是靠对方的施舍,都是靠你有力的争取。
     所以我相信,在现在事态已经越来越清楚的情况下,包括对方强行开庭作出这种。。。我说的不仅仅是不符合法律规定,而且有违普世人性的那种无法无天的判决,我的感觉,沂南相关的人包括坑害陈光诚的那些人走到极端了。
     所以,下一步的结果肯定是事件的真相、包括他们想掩盖的事情,都会越来越多让更多的人知道。”
    
    * 袁伟静的希望 *
    
     接下来我采访了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她在8月18日开庭的时候受到当局有关方面拦阻,没有能够到庭旁听。
     得知两位律师会见了陈光诚,袁伟静说:“我这几天一直比较紧张,今天下午听律师说见到了光诚,状况还比较好的时候,我的心情相比那一阶段应该说是很好了。
     昨天律师告诉我,光诚自己确实已经提出上诉,并且这个案子已经转到中院,律师告诉我,他签了一些委托书之类的东西时,我就比较放心了,最起码光诚确实已经上诉。
     单单如果从他们打压光诚的这种程度来看,我对上诉不存有多大的希望,但是通过律师和各界朋友的努力,从这方面来说,我还是有希望的。”
    
     “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节目网页“心灵之旅”专栏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该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直接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09/2006090107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