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郭飞雄赴京火车上被警察殴打
(博讯2006年08月11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丁小采访报导)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向记者反映他星期三前往北京时,在火车上被警察无辜殴打,后在广东韶关被强行押送回家。列车终点站北京铁路警察向记者透露行动由广州市公安局主使。
    
    郭飞雄在韶关被非法监禁一夜后,星期四下午押回广州家中。他当天告诉记者火车上被殴打的经过----
    
    郭飞雄:“跟踪我的有六个警察,火车开了四个小时到韶关站,乘警故意检查我车票,说是假的,我说是正规车站窗口买的,他叫我去车长室内一下,我说要他出示警官证件,这句话一说完,上来七个乘警和铁路派出所的警察,把我按在地下打了一顿。额头上打掉一大块皮,流血了,鼻子也给打出血。然后把我往地下按的时候,由于手被他们抓着,直接撞到地上,肺部可能被撞伤了现在还疼。
    
    当着几百个乘客的面打人,打的时候他们说我的是假票,为防止乘客误会我是犯罪分子,我就喊了一句‘推动民主没有罪’,他们就解下我的皮带把我捆起来,不断打头、打身体,打得我眼冒金星。”
    
    记者:“他们打你时,那些秘密警察是看着的还怎么样呢?”
    
    郭飞雄:“铁路警察打我时(广州跟来的)秘密警察就在一边看,他们跟我紧挨着位子,斜对角只有一米远的地方。而乘客都很害怕,因为是六、七个身穿铁路警察制服的人打人。
    
    (铁路警)后来把我先弄到铁路派出所,也不问我的票是真假,把票收跑了,把我的手机和眼镜也抢了。最后半夜弄到韶关曲江一个秘密宾馆里关押,找他要证件、要手续都坚决拒绝。到了房子里以后就由广州这边的警察看管我了,也是他们送我回广州。”
    
    记者:“问了你些什么呢?”
    
    郭飞雄:“他们问我为什么到北京,我说是私人的事情。另外问我喊推动民主是什么意思,我也没跟他说什么,后来就没问了。它主要目标不是问话,还是要阻挠我去北京。”
    
    记者:“你认得打你的人吗?”
    
    郭飞雄:“打我的人有两个被我偷偷记下了警号,091522、091485,这两人应该是韶关市铁路派出所的,他把我抓到那里我亲眼看到他们警徽号的。”
    
    记者:“打你的乘警是哪里的?”
    
    郭飞雄:“打我的另外乘警是广州的。”
    
    记者致电韶关铁路派出所询问郭飞雄所说事件,工作人员先说不清楚,后表示并无此事。当记者想查询郭飞雄记下了警号的两位警员的身份,他说要到上级单位查。
    
    记者再致电广州铁路公安处,电话无人接听。
    
    这次火车上除了广州的铁路警察,还有来自北京终点站的乘警,记者致电他们所棣属的北京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警察证实了该车确有人在韶关被押下车,是广州市公安局的行动,他说----
    
    警察:“这人可能是个法轮功分子,但也没说打人啊,就说在韶关带下车了,是广州市公安局带的。”
    
    记者:“他们知会了你们是么?”
    
    警察:“ 对。”
    
    记者:“因为什么事情呢?”
    
    警察:“在车上也没跟我们说,人家秘密警察,不跟我们说的。”
    
    郭飞雄表示他两周前结束美国之行回到广州家中后就一直忙于家中的事情,这次去北京找律师张星水,也是私人事务。所以至今不确定这次为何被打----
    
    郭飞雄:“昨天打得实在没有任何原因,而且我都没反抗,昨天打得(是历次)最狠。”
    
    记者:“带走你时有没有说什么?”
    
    郭飞雄:“说是北京那边下命令不让我去。但我今天打电话问了一大圈,北京那边最近没发生什么事。回国后头五、六天没有任何警察在我家,后来我又去了武汉一趟也没有警察跟踪。所以我初步判断是地方警察假冒中央对我实施打压,其实是广州市和番禺区的警察。”
    
    郭飞雄自去年为罢免村官的番禺太石村村民提供法律援助后,不断遭到番禺及广州公安的打压。他去年九月起被拘留超过一百天,后又被秘密警察监控数月,其间2 次被殴打。
    
    郭飞雄认出这次尾随他上火车的除了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还有一位番禺区公安局预审科警员,加上被打前两三天当局恢复了对他跟踪的一系列事件,令他猜测可能与太石村村民原打算近期举行纪念活动有关----
    
    郭飞雄:“我问了一大圈最后问到了太石村,老百姓说他们最近原来打算8月16号举行烧烤,后来取消了。这个事情第一我完全不知情,第二,我到北京是完全和太石村相反方向,广东警察怎么又下毒手呢?我觉得这打人纯粹是带有报复性的。”
    
    记者:“你觉得这些乘警打人是由秘密警察指使的?”
    
    郭飞雄:“是秘密警察指示铁路警打人,而之前秘密警察接到过两三次电话,指挥的应该是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和番禺区公安局的负责人。”
    
    记者致电郭飞雄所指打人事件的幕后主使广东市国保大队,电话无人接听。而番禺市公安局警察回应记者查询时,也表示不知情。
    
    郭飞雄表示将搜集证据,准备起诉连同这次的所有施暴者。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博讯记者:子轩) (Modified on 2006/8/11)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08/2006081118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