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海前首富周正毅出狱后人间蒸发(图)
(博讯2006年06月01日发表)

    “周正毅出来快一周了,却没有一点消息,好像上演人间蒸发似的。”一位以前接近周的人士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廖新军 上海报道,2006年5月26日,前“上海首富”周正毅3年刑满释放。据称,当日上午8点左右,周正毅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办完离监手续后,即搭乘私家车辆离开。此后,周始终未暴露在公众、尤其是媒体视野中。记者联系采访时,农凯集团一位高层在电话委婉表示,现阶段比较忙,无法接受采访。
    
    三年,并不是个很长的时间,除周之外,他的农凯系,也已经面目全非。
    上海前首富周正毅出狱后人间蒸发
    资料图片:周正毅与妻子毛玉萍
    
    残局
    
    鼎盛时期,周正毅的农凯系曾拥有大陆、香港4家上市公司:英雄股份(后改名“大盈股份”)、海鸟发展、上海商贸(HK)和上海地产(HK,已下市)。
    
    周正毅事发后,他旗下的上市公司亦开始“劳燕分飞”。
    
    先是“上海商贸”。2003年8月,周正毅等人将实际持有的香港上市公司“上海商贸”63.19%股权全部卖出。
    
    另一香港上市公司----“上海地产”,先是停牌,后于2005年10月10日在香港股市正式退市。
    
    在国内的上市公司大盈股份,则回到了原东家、农凯入主后退居第二大股东的上海轻工控股集团(下称轻工控股)手中。
    
    时至今年5月26日刑满出狱之时,周正毅用于资本运作的4个上市公司平台已经只剩下了海鸟发展。海鸟发展的第一大股东为农凯系旗下的上海东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6%。
    
    2006年5月29日,周正毅出狱的第三天,海鸟发展发布股权分置改革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A股股票即日起开始停牌,6月2日之前公布股权分置改革的相关文件或者取消股改动议的公告,2006年6月5日开始股票复牌交易。
    
    2006年5月31日下午,海鸟发展的联系电话无人接听。
    
    债务难题
    
    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在服刑期间,周正毅也和前来狱中探视的农凯系人员商讨公司的事情。这表明他一直掌握着农凯系的局面。
    
    而出狱之后的周正毅,除了需要重新规划农凯系的发展方向外,目前更为重要的是筹措资金偿还债务。
    
    首先是农凯系对大盈股份约3.11亿元的债务问题。
    
    据大盈股份2005年年报披露,由于资金拆借、投资款转入和采购等原因,上海农业产业化集团等农凯系关联公司占用公司资金21845万元。
    
    2006年3月24日,大盈股份公告称,已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上海市农业产业化发展集团归还1.05亿元欠款,并承担该案诉讼费用。法院于2006年3月21日正式受理了此案,但尚未开庭审理。
    
    “对于其他欠款,公司将于2006年12月前采取司法或其他有效的途径来清理上海市农业产业化发展集团关联资金的占用问题。”大盈股份在年报中说。
    
    此外,据“上海地产”2005年发布的《股东大会特别通告》,“上海地产”接管人曾向周正毅夫妇提出2.67亿港元的索赔要求。这也是他可能要面对的问题。
    
    上海前首富周正毅出狱后人间蒸发


    资料图:周正毅至今仍被香港当局通缉。
    
    不过,有接近农凯集团的人士认为,这些债务应该不会成为周正毅复出的障碍。“农凯系的债务主要是银行,但由于被抵押的资产升值以及变卖股权、项目筹集资金,银行的债务已经偿还得差不多了。”
    
    农凯集团办公楼和相邻的兴业大厦曾经是以低价收购的“烂尾楼”,周正毅事发后,曾被抵押给债权银行。据悉,当初农凯以烂尾楼购入的成本相比,兴业大厦升值应该至少一倍以上。
    
    另有消息人士说,海鸟发展曾出资3亿元与合作对象共同开发的CBD项目兴力浦国际金融大厦,亦在寻找买家的过程中。该金融大厦位于上海外滩附近,据说标价近20亿元。
    
    与农凯系公司有业务关系的一位人士说,农凯系的物业、地产业务已经大部分盘了出去。他认为,周正毅出狱之后,农凯系的主要方向应该不会是地产、物业,而是它赖以起家的贸易与实业。“他旗下的贸易与实业资产,质量是不错的。”
    
    但有法律界人士认为,复出之后的周正毅, 已不适宜在上市公司运作。
    
    有灵通人士告诉记者,他得到的消息是,出狱后的周正毅已经更名,具体是什么名字还不知道。在监狱中,他也有一个化名----“邹振义”。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06/2006060110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