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树义:出租车涨价不是价格问题,而是体制问题
(博讯2006年05月01日发表)

    
    
     出租车涨价牵动万人心,4月24日新京报用了四个版面搭建了一个公共话语平台,借助这一平台,使我们得以了解官方的说法、出租车公司的想法、出租车司机的活法和普通民众的看法。在我看来,这一公共话语空间的构建,远要比具体问题的解决更为重要,因为它所着眼的不是一时事,而是为万世开太平。 (博讯 boxun.com)

    
      故此,我愿借助这一平台,表示一下自己的看法:出租车的问题绝对不是一个涨价的问题,而是体制问题。
    
      是谁提出涨价?
    
      对于出租车租价上涨,目前人们主要关
    
    注的是要否涨价。其实,涨不涨价倒在其次,真正应当关心的问题是:是谁提出的涨价?
    
      出租车业是一个政府、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和消费者四方博弈的市场。在这四方的关系中,政府不可能提出涨价,否则政府也就不会对燃油涨价予以补贴;消费者则质疑涨价,有关调查显示,过半受访者称,既然我左右不了涨价,但我将“用脚投票”,涨价后将减少打车;不可思议的是,司机普遍不同意涨价,因为涨价会使其收入减少,也就是说,涨价不会给其带来好处,而只会使其利益受损。很显然,涨价是由出租车公司提出。
    
      据说,引起出租车提价的原因,主要是油价的上涨导致出租车企业利润下降和司机收入减少所致。按理说,由于近两年汽油的价格持续上涨,出租车的运营成本增加自然会提出涨价的问题。但是否涨价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汽油涨价并不必然导致涨价,企业需要综合各种因素,有时甚至可能会不涨反降。从上述分析中,可以看出,不涨价出租车公司利润下降,但涨价却会损害消费者和出租车司机。由此我们就可以看出,出租车调价的政策究竟是使谁受益,又是使谁受损。
     
      本来,出租车司机与出租车公司应当是利益共同体,但在涨价问题上却出现分歧,不涨价公司利润下降,涨价司机利益受损。这种利益的对立隐含着某种微妙的关系:垄断经营。
    
      出租车经营是否应垄断?
    
      上述问题有症结在于出租车经营的垄断。目前,国家对出租车行业衽的是政府特许经营制度。长期以来,获得特许经营的出租车公司垄断经营,获取暴利,推卸责任,只赢利,不亏本,只收取高额“份子钱”,不努力消化石油涨价带来的企业成本的上升,反而凭借石油涨价,企图达到进一步获取巨额垄断利益的目的。
    
      凭借垄断地位,出租车公司成了名符其实的“剥削者”。北京出租车司机每月的“份子钱”,单班交4千-5千多元,新车、高档车大多实行“两班制”,每月交 7千多元。两年的“份子钱”就足以抵消车的成本,即使把现在还没有完全提留的“五险一金”——公司每月交592元算上,出租车运营年限8年,公司从每个司机身上赚取剩余价值至少20万元。北京市拥有出租车6.6万辆,剩余价值在132亿元。
    
      与出租车司机沉重负担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据北京市交委运输管理局委托出台的《关于北京市出租车租价体系六家汇总评审报告》,某出租车公司党委成员的月工资即为21544元,另一公司2003年的 “工作餐费”达440多万元,一公司列举的“兼并重组成本”竟达5亿1千9百多万元。这些都是垄断使然。
    
      对于出租车行业的垄断经营,早有人大代表和专家提出应当允许个人进入,打破政府授权的特许经营模式。然市运管局负责人却回应说,北京市在近期“绝对”不会允许个体经营进入,北京作为首都,有特殊的要求,需要保持社会的稳定和和谐。这种大话、空话也该收一收了!
    
      我们知道,在经济学上,只有公共产品才有垄断的必要,无论如何,出租车行业也很难与公共产品挂钩,何况公共产品也并非一定要由国家独断。问题使我们不得不聚集于政府。
    
      政府到底应当做什么?
    
      出租车公司凭借政府赋予的垄断地位获得高额利润,在油价上涨的情况下损害消费者和司机的利益申请租价提高,为此政府要召开听证会,这就提出一个问题:政府到底应当做什么?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应当是各种利益的平衡者,而不应当仅仅保护某个团体的利益。出租车公司、司机和消费者是三方博弈的关系。在这种博弈中,政府首先应当承担的职能是维持秩序,而不采取有利于出租车公司的政府特许经营。久被人们诟病的出租车公司盘剥司机,就是由特许经营所造成的垄断所致。真正解决涨价之道在于打破垄断经营,而不在于是否要涨价之争。
    
      作为秩序维持者,政府的职能主要在于对出租车行业进行监管,包括对出租车公司的利润管制,调查出租车司机的劳动权益被损害的现状,查处出租车行业不规范的经营行为等。由此才能在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与消费者之间求得利益平衡。
    
      也许最值得指出的是,计划经济本质上是垄断经济,因此,中国市场化的过程也就是打破垄断的过程。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出租车行业作为新兴的行业,本来是不应该垄断的,怎么就从市场化走向了垄断?前门赶走了计划经济之“虎”,后门又来了行政垄断之“狼”!我们还有多少行业属于此列,这恐怕是真正值得我们深思的。
    
    
    世纪学堂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05/20060501073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