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曾金燕:思华年-思念是如此地刻骨铭心(图)
(博讯2006年03月13日发表)

    
    
亦梦亦幻


亦梦亦幻
    
    March 12
    

思华年
    
    北京起风了,大风呼呼地吹,吹散了荫翳的云层。晚上躺在飘窗窗台上,可以看见湛蓝湛蓝的夜空,星星在绸子一样的夜幕里笑眯眯地眨眼睛。北上的列车灯火阑珊犹如长龙蜿蜒扭动而去。
    
    法国朋友离开北京去了成都,她给我写来email:我明天 去 看 成都的公园, 一下。 这里 的 春前 (天)很美丽。我 觉得 跟 小 燕子 一样,穿 好 衣服 !真的 说 成都 月(越)来 月(越)好。这里 的 人 很 高兴, 没有 多 的 压力。街 里 大家 说话 唱歌 很 慢慢 走。。你 有 机会 请 你 离开 北京 一些 天 。
    
    她的话语,让我身处桃花源,不知秦汉的感觉,人们说话唱歌慢慢走路。自小向往着过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觉得唯有如此,才能更好地保留自己的天性。中考结束的那个夏天,等待成绩揭晓的过程非常煎熬——倘若考不上重点高中,就只能去念技术学校毕业挣钱;心中的大学梦太强烈了,以至于不能让我接受其他的可能,当然,等到进入大学发现它不是神圣的殿堂已经是另外一个结局了。于是中考一结束,就和姑姑去了一个大山里矿区旁边的诊所,姑姑是诊所的医生。每天白天看来来往往的卡车运送煤炭、读小说,每天晚上躺在诊所后的山坡上,看夜空。
    
    那是怎样的夜空啊!各色的小虫子在草丛里唧唧啾啾,湿润的山风徐徐吹来,轻拂脸颊。好大好蓝好清澈的天空!月亮不远不近地挂在正中央,四处是随意播撒的钻石般璀璨的星星。远远近近的山,在明朗的夜空下,成了抽象的影子,右后方的山谷,如同聚宝盆,闪闪发光——那也许是矿区的灯吧。如此静谧,看星星久了,仿佛自己也是其中的一颗,亦梦亦幻。那一刻,心底闪过一丝念头:我可以做一个守山的贫尼。
    
    后来一直在父母的意志下作决定,考大学想留在南方,结果因为父亲的恳求来到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大学第一年,就遇见了胡佳。
    
    许多年以后才知道,同样的星空下,胡佳和他的朋友们在恩格贝尔草原当志愿者。白天种树,晚上躺在草地上看星星,L兴奋地说:就是那个时候,胡佳教我们认星星!一起谈天说地,无忧无虑。
    
    好几次看着阳台下肥嘟嘟灰不溜秋的绵羊一群一群在樱桃园里走来走去,我紧紧地拉着胡佳的手,渴望能够远离这里的繁杂、纷争、暴力、黑暗的内幕和难缠的心理阴影,渴望他能够和我一起回到南方过田园生活,渴望回到温厚的自然的怀抱中去。胡佳自嘲不是合格的佛教徒,一点也不“出世”。每一次从艾滋病乡村回来,每一次从国保的“特殊监狱”回来,每一次艰难地挣扎,然后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入世!“我放不开啊!这么多人在承受着不公、痛苦并越来越被推向一个更底层的深渊。不努力,怎能有改变!”
    
    今天是胡佳失踪的第25天,昨天他们把信用卡送到物业,相当于是默认了国保把人带走的事实。还要多久,我才能见到他!思念是如此地刻骨铭心,我不愿意却不得不再继续漫长地等待。你快回来!完整地、平安地回来!我不愿意你受任何伤害。
    
    Add a comment | Read comments (2)
    12:03 P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 胡佳在哪里?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03/2006031303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