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200名开大处方医生黑名单背后的潜规则(图)
(博讯2006年03月11日发表)

    
200名开大处方医生黑名单背后的潜规则

      核心提示:3月6日,新华社电稿称,为了切实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坚决遏制部分医生开“大处方”、吃“回扣”现象的发生,河南省南阳市首次公布了经常开“大处方”的近200名医生的名单。然而,记者在当地调查时却发现名单背后存在着种种隐情,南阳市卫生局更表示名单披露后他们很尴尬、很被动。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大处方”已成为“看病难、看病贵”的标志性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俞祖彭称,现在中国个人年均医疗费用的支出已由1980年的14.51元上涨到512.5元,26年增加了30多倍!
    
      一月开出吃回扣药品10万元?
    
      “没有,绝对没有黑名单这一说。”
    
      3月7日下午,河南省南阳市卫生局监察室主任张振海情绪显得颇为激动。“现在这件事弄得我们很尴尬,不是我们的本意!”
    
      3月1日,南阳市卫生局召开了由各区、县(市)卫生局长、纪委监察负责人和市属主要医院负责同志参加的全市卫生系统纪检监察暨纠风工作会议,主办者向与会人员发放的一份材料上,通报了200名开“大处方”的医生名单,第二天,《南阳晚报》以《近200名医生上了“黑名单”》为题作了报道。
    
      新闻中说,南阳市于2005年10月份开始了“药品双十制”,活动内容为每个季度统计医疗机构使用量最大的前十种药品名单和前十种药品中每种药品开方量最大的前十名医生名单,并对外公布,文中以不点名的方式批评了两家医院的医生,“市区某大医院某医生2005年10月至11月,就开出吃‘回扣’药品10万余元。市区某医院某医生开出的6张处方金额3300余元,平均每个处方500余元”。
    
      “我们的‘双十制度’还不很成熟,所谓的名单只是内部通报,想让与会的人员进行讨论,以使这项制度更加公平、合理。”张振海说,当初让媒体报道一下会议是卫生局的初衷,但是并没有让记者把这件事情写出来。
    
      “在必要的时候,我会拿出证据来证实的。作为记者,我所写的内容肯定是有出处的。”《南阳晚报》记者陈虹不认同张振海的观点。
    
      对于引发争议的名单,张振海以“材料已经发放完毕,自己没有存放”为由不愿提供,并解释称“我是今年春节后才调到这个岗位的,对工作还不是很熟悉,这件事对我以及局里压力很大,让我们工作很被动”。
    
      医院与卫生局说法产生矛盾
    
      3月7日17时30分,南阳医学专科学校附属医院门前依旧车水马龙。
    
      在这家医院的办公室里,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确实存有这份通报名单,记者如果想看需要卫生局许可。
    
      “在市卫生局的统一要求下,我们去年都已经实行了‘药品双十制’,每个季度一报,通报的名单基本上每个大医院都有。”这位工作人员说。在南阳市中医院这个说法得到了证实,该院院办指定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士称,医院有两名大夫被列入“名单”,目前院方正在核实中。
    
      “这项政策最早是安阳市实行的,2005年,河南省卫生厅进行了推广,但是并没有一套成熟的制度去保障实施。比如说,有的医生医德好、医术高,可能开的处方就多,如果按照现有的政策去执行,这名医生肯定要受到处理,显然,这很不公平。”张振海说,目前,这项政策还在摸索之中,并没有真正实施。
    
      但“医药双十制”究竟在南阳实施了没有,医院和卫生局的说法并不一致。
    
      在3月1日召开的这次会议上,卫生局纪委书记郭万选作了题为“开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纠风工作新局面”的报告,在其中2005年回顾部分,郭万选把建立药品“双十制度”作为了一项重要的成绩,并称“切实减轻了群众的医疗负担”,在2006年的工作安排中,对于推行此项制度也给予了明确的部署和安排。会上,南阳市卫生局局长王保云“讲话”称“完全符合我市卫生系统的实际,我都同意”。
    
      显然,南阳市已经在实施这项制度,但为什么要刻意隐瞒呢?
    
      “这只是领导的工作报告,提提而已,没有真做。”张振海解释说。
    
      黑名单背后的潜规则
    
      “这不是什么黑名单,通报的是谁?我们都不知道。”3月8日上午,南阳市一家医院的医生私下告诉记者,“医生开处方与医院收入直接相关,医院对于医生肯定是持保护态度的,如果上边不严格处理,名单根本就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这位医生的说法,似乎一下子道出了南阳市卫生局和有关医院不愿意说出名单的症结所在。事实上,由于涉事各方遮遮掩掩,特别是南阳市卫生局对这个制度的效果没有一个公开的评估,事情变得晦涩起来。
    
      “反正也不会处理谁,即使上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南阳市一家医院的护士称,对于政策的实施效果,她并不感到乐观。
    
      “我不知道这个制度,看病和以前一样,没感到有不同之处。”7日晚,南阳市一位王姓市民告诉记者。
    
      这位市民说,如果真的能把一些吃回扣的医生给公开曝光,进行严格处理,肯定会起到很好的效果。“至少能达到示范效应。事实上它不仅仅是医生的问题,医生和医院是一条线上的蚂蚱,通报医生根本不会起到任何的效果。”
    
      更有人士称,“从监管层面来看,现有机制是‘头痛医脚’。若把卫生行政部门看成‘爸爸’,则‘爸爸’怀里搂抱着医院这个‘亲生儿子’;若把医院看成是‘老娘’,那么,它肚子里怀着纪检监察的‘婴儿’,一根‘脐带’牢牢牵着双方。”   
    
      “大处方”的破解之道
    
      “看病贵”,贵到何种程度?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发表的审计报告称:2003~2004年,卫生部所属10家医院违规向患者多收费1127万元。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政协副主席俞祖彭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说,现在中国人均医疗费用的支出已由1980年的14.51元上涨到512.5元,26年增加了30多倍。
    
      据了解,按照现行药品定价的规定,药品按进货价加价15%为零售价。所以进货价越高,医院的利润就越高。医院为了自身的生存,特别青睐于高价药,而这个“高”当然只是表面的价格,是医院和销售人员商量好的“发票价”,实际上医院支付的是要比这个价格低很多的“高折扣价”,医院从而也就扩大了它的利润空间。医院利益的最终实现环节还是要看医院药品卖了多少,在这个环节中的重要人物就是医生,他决定着在性能相似的药品中用哪一家、不用哪一家!而这个决定权又由各医药代表是否给回扣、给了多少回扣来决定。
    
      所以在重利之下,医生特别偏爱很贵的药,这样的“大处方”可以给他带来颇丰的收入。医生、医院“水涨船高”的道理,使得“大处方”成为双方“共赢”的一个默契。
    
      如何有效破解“大处方”难题呢?来自重庆市审计局的消息说,今年要重点审查医院药品的购销价格政策执行情况,医院药品的使用、治疗检查项目是否合理,是否存在开大处方、过度治疗行为。山东省高密市人民医院则要求每张处方不能超过100元。
    
      为遏制乱开药、开大处方、滥检查,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全面推行药品审计评析办法,对抗生素使用量大的具体药品及开具药品的医生,进行量化计算分析。而按照《厦门市医疗服务价格2005年》试行方案,过度诊疗、小病大处方以及没有实际提供医疗服务计收费用等行为,按价格欺诈处理。
    
     郑州晚报
    
    *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03/2006031119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