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陕西黄陵十余名中学女生在学校宿舍被歹徒轮奸
(博讯2005年12月09日发表)

      上周一(11月28日),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黄陵县某学校十余名女学生被轮奸、猥亵案。
    
       半年前,两个歹徒酒气熏天地走进陕西黄陵一所学校的大门,闯进女生宿舍,轮奸、猥亵了十多个年仅十多岁的女生。整个过程,没有反抗,没有援救。 (博讯 boxun.com)

    
      此案的开庭审理,再次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在青少年权益保护上,我们的措施是否完备?还有哪些欠缺?
    
      视点调查
    
      本网记者 台建林
    
      12月7日,记者重访这所学校,加强门卫、增加校警、增开生理课和自救课———学校的亡羊补牢措施似乎做得很好,但令人担忧的是,在没有发生类似案件的其他学校,对于开设如何防范性侵害的课程,学校领导和老师们一直讳言。
    
      黄陵,塬上,北风刮来,空中像飘着无数小刀子。半年前发生在这里一所学校的强奸、猥亵少女案,至今还挂在人们嘴头。
    
      一个女生宿舍保洁员的不安
    
      事情得从邻近的富县南道德村的一个小餐馆说起。
    
      3月24日,天刚麻麻黑,3个小伙子走进店铺,点了菜,然后打开自己拎来的酒瓶,喝将开来。
    
      酒干菜净,3个人都歪歪斜斜的,其中两人跨上一辆摩托车,往星星沟方向走了。
    
      穿过星星沟,就是黄陵县境了。
    
      3月25日,天亮了。塬上一所学校女生公寓的保洁员起了个早,走进一间女生宿舍,准备打扫卫生。她发现,地面上扔着一个空烟盒,还有一摊呕吐物,散发着刺鼻的酒味。门口地面上,还扔着两个裤头。一丝不安,从她脑际掠过。
    
      她不知道,刚刚过去的,是个悲惨的夜晚。
    
      两个歹徒翻上后墙,扒开女生公寓的一扇窗户,钻了进去。
    
      “我叫她们脱衣服,她们不脱,我就用拳头在她们脸上打,掐她们的脖子,咬她们。”一个歹徒被抓获后曾经这样交代。歹徒猖狂至极,从夜间12时到次日凌晨4时许,他们在女生的床铺间穿梭,轮奸、猥亵女生11人次。
    
      这些十多岁的女生用被子蒙着头,暗暗哭泣。
    
      但两个歹徒也遇到了意外。
    
      一个女生将歹徒踹下床,他愣了一会儿,走开了。
    
      另一个女生提出3个条件:第一,把她掐死;第二,让她从楼上跳下去;第三,从她床上滚下去。歹徒看她样子挺“凶”,只好作罢。
    
      黄陵县公安局的刑警们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赵志龙,1987年11月30日生,富县南道德乡东道德村村民。
    
      范长江,1983年5月13日生,隆坊镇星星沟村村民,泥水匠。
    
      3月27日中午,范长江干完活,正在与主人家打牌。门口进来一个人,问范:粉刷一个窑洞得多少钱?范答:“200元。”来人一把绰住范的手腕,一边往外拽,一边说:“咱们出去商量一下价格。”
    
      来者是刑警。范长江落网了。
    
      4月2日,已经逃窜到内蒙古包头市的赵志龙也被抓获。
    
      一个叫杨斌杰的校警
    
      12月7日,记者到黄陵县这所学校采访此案,被一个校警当门拦下。
    
      校警名叫杨斌杰,退伍军人,“事情发生后才来学校上的班”。好说歹说,记者还是不得进门。
    
      3月24日夜,两个歹徒就是从大门口进去的。“校长把牙咬得咯嘣响,给我们下了死命令,不准陌生人进校门!”杨斌杰说。包括他在内,学校现在有3个校警,昼夜换班看紧门户。全校所有的男教师,也被编成若干小组,轮流参加夜间巡逻。
    
      验罢记者证,他联系来校长。
    
      这是个优秀的中学教师,获得过很多荣誉。虽然担任着校长职务,但至今还担任着物理课教学。
    
      ———我们将女生公寓的后墙加高到两人高,所有窗户都安装上防盗网;
    
      ———我们给女生宿舍、实验室等重要部位都安装上红外线探头;
    
      ———我们每两周给学生上一次法制课、一次心理健康课、一次自救自护课;
    
      ———我们成立安全领导小组,层层签订安全责任目标书;
    
      ……
    
      一个学校所能尽到的“亡羊补牢”之策,他们似乎都想到了,也在努力实践着。
    
      一门急需开设的课程
    
      “这案子过去那么久了,就是个伤口,也早结了疤。你来采写稿件,又要撕开伤口,大家又得跟着痛苦一次!”在黄陵县,记者不时听到如此“忠告”,或者“请求”。据说有家电视台的记者,曾经守在学校门口,从早上9点,直到天色黑暗,也没进了校门。而当天中午,学校也破例在校园准备午餐,不准一个学生出门。
    
      记者随机走访了黄陵县几所学校。
    
      门卫是一样的森严。
    
      登记制度是一样的严格。
    
      学生公寓的防盗网是一样的结实。
    
      然而,没有一家学校开设有关防范性侵犯的课程。
    
      黄陵县隆坊小学一位副校长坦陈:“在我们这么偏僻的地方,老师们都是谈性色变,哪里还谈得上给学生们教授如何保护这方面的方法。”他说,他们学校的安全教育内容很多,比如交通安全、食品安全、用火安全,等等,但还没有“那方面”安全的内容。
    
      编辑手记
    
      应该哭的,难道仅仅是这些受到伤害的女孩子们?多少年来,多少学校,多少女生,将遭受到的蹂躏深深掩埋。
    
      黄陵县这所学校的女生所受到的性侵害案,已在11月28日开庭审理。这个案件的标本意义在于:
    
      ———遭到强暴之时,女生们为什么没有呼救?长达4个小时的悲惨时刻,为什么只有哭泣,没有反抗?
    
      ———歹徒猖狂作案4个小时,为什么没有呼救?为何只有两名学生能够自救?
    
      ———学校和家长应该反思:如何让你的学生、你的孩子防范性侵害、应对性侵害?
    
    来源:法制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5/12/2005120917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