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耀杰:老温家的国有土地
(博讯2005年11月23日发表)

    张耀杰更多文章请看张耀杰专栏
    
     昨天转发一篇网文《记农民老温的末代孙子》,有朋友说其中所讲述的道理不太干净,建议我予以删除,并且希望我用自己的话语翻译转述一下子。 (博讯 boxun.com)

    
    在我自己看来,中国当下的土地产权之争,起源于暴力革命年代所谓的“打土豪分田地”。已经拥有10亩土地的农民老温,因为贪图别人家的土地而盲从了暴力革命。这是第一阶段。
    
    1949年之后,分到了“土豪”家的3亩土地的老温,自己家祖传的土地也要被收为国家即集体之所有了,这在当时叫做“社会主义改造”,又叫朝着“共产主义天堂大跃进”,后来还有一种说法叫做“革命革到了自己的头上”。这是第二阶段。
    
    当然,对于牢牢掌握枪杆和笔杆子的毛领袖来说,暴力革命是很难革到他一个人头上的,除了毛领袖之外,连他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是可以充当革命的对象或战场上的炮灰的。当初“打土豪分田地”是革命,现在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和“共产主义天堂大跃进”同样是革命。
    
    老温当然不会心甘情愿地奉献出自己家的祖传土地,只是过于惧怕暴力革命而不敢公开予以抗议或抗争,只好对自己的儿子温小子说出了几句真心话:“我真是大傻吊[屌]呀,怎么连抢人土地家园的强盗[的]话都相信呀。”
    
    这时候老温家读过几天书并且算过几天账的积极分子小儿子发言了:“你本来就是傻吊[屌]吗,连进入天堂享清福都不会享受呀?!”
    
    老温这时候就更加绝望和无奈了,他连在自己家里都没有话语市场或话语空间了:“我就是大傻吊[屌],不但自己相信了强盗,而且花钱让我的儿子学会了跟着强盗说强盗话。我这小儿子真叫做聪明,他自己的亲爹连同他自己连同他祖祖辈辈的家业全给强盗抢去了,他偏偏要替强盗记账数钱。”
    
    温小子也确实聪明,他当时其实已经不仅仅是老温的儿子,而且成为以特殊材料自称的公家人即国家干部了,当时的说法叫“爹娘给了我的身,组织给了我的心”、“爹亲娘亲没有毛领袖亲”[意思如此,原话太脏,不愿意写]。用中国民间的话说就是忘了祖宗和忘恩负义。
    
    只是这温小子聪明反被聪明误,后来也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弄死了。接下来便发生了温孙子的故事。这已经是第四个阶段或者说是第四代了。其实温孙子是农民老温的三世孙还是四世孙已经根本不重要了,因为根据中国传统道学所固有的特殊材料理论,温孙子原本就可以是人也可以是非人的。后来的高级一点的救星、领袖、导师、舵手、人类灵魂工程师;低级一点的螺丝钉、机器、喉舌,在几千年前的中国已经是古已有之了。“据说温孙子其实并不姓温,因为他是他母亲到动物园看老狼时被踩了一脚怀胎受孕的,不仅生有狼心狗肺而且拥有狼子野心,一直想当某市的市长助理或某部的某司长。”大概就是继续了来自中国传统道学所固有的优秀文化吧。
    
    温孙子号称是“三农专家”,据知情人解释,其实就是坑农、害农、误农之专家。2005年10月2日上午,我专程到河北定县翟城村实地考察了一番。看到偌大一个近百亩地的院里杂草丛生,便对一个姓邱的小伙子说:“你们无论如何也应该比当地的农民经营得更好吧?”
    
    这位姓邱的小伙子一看就是个缺心眼的老实人,他回答说:“人家农民种了几十年甚至好几代的土地,我们怎么能够和农民比呢?!”
    
    说白了,真正的“三农专家”其实就是农民和水稻专家袁隆平那样的一心扑在“三农”上的人。一年到农村不到半个月的温小子,除了利用三寸不烂之舌坑农、害农、误农之外,确实是什么都不会做的。我本人虽然不专门研究“三农”,每年至少也有一个月的时间到农村去看一看和住一住的。
    
    我所讲的道理只是连半文盲的农民也能够领会的生活常识,并不是什么“新自由主义”或者其它的什么什么的鸟主义。温孙子就不同了,他似乎一生下来就是不讲人道和人理的特殊材料,他的大致理论据说是这样的:“中国农民的土地都是国有的,中国农民素质太低,他们只会种地却不知道什么叫做种地。所以,让他们享受承包土地的权力就是国家最大最大的恩赐。住在城市里的人能够拥有高价买来的楼房的70年产权证及土地使用权,也是国家最大的恩赐。新自由主义者所说的城乡一体建设和农民土地私有化是完全不对的,现在应该做的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也就是把农民承包的土地连同他们家里居住的宅基地,变成随时可以由国家收回使用权的既新又美的中国特色的新农村。”
    
    我本人只见过温孙子一面而且不屑于和他对话,所以对于他的家世并不清楚。据网文介绍,在温孙子的老家温岔子湾,所有的土地已经被开发成为国有城市建设用地,温岔子湾的温崽子们,有的被号称是“人权杀手”的市委书记温登记给打死打伤和关进大牢了,有的背井离乡到城里打工去了,只有几个像老温爷爷那样的大傻吊[屌],还坚持认为温岔子湾的土地家园依然是姓温而不姓国,而不明白温岔子湾的私有土地变为国有土地,已经是不可逆转的既成事实了。农民老温家的私有土地已经成为历史,农民老温家的国有土地也早就是不是老温家的,而变成市委书记温登记家的了。不过,温孙子要是回去看一看,市委书记温登记肯定是会免费提供美食、美酒、美女之类的一条龙服务的。
    
    换言之,“别的地方有没有‘社会主义新农村’暂且不谈,没有了土地和家园,温岔子湾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就只能建设在天堂彼岸的乌有之乡了。”
    
    至于温孙子培养出的许多不会说人话只会学狼叫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拥护者,我在网络中是经常遭遇到的,以后注定要听到更的狼叫声。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5/11/2005112323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