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揭开襄樊官场地震全幕
(博讯2005年10月03日发表)

    ●窝案“群英谱”:
    孙楚寅 原襄樊市委书记 判有期徒刑17年
     赵成霖 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判有期徒刑12年 (博讯 boxun.com)

    赵 振 原市政府副市长 判有期徒刑15年
    刘有庆 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判有期徒刑12年
    张克禄 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克禄,判处有期徒刑8年零6个月
    陈治华 原市委副秘书长、原襄阳区委书记 被撤职、开除党籍
    陈玉国 原市政府副秘书长、襄樊高新区管委会主任  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
    邬培高 襄樊汽产区管委会原副主任 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
    魏伟 市交通局原党组书记、局长 判有期徒刑11年
    陈琦 市交通局原党组书记、局长 判有期徒刑7年
    刘顺学 市建设局原党委副书记、局长 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
    陈桂岚 市旅游局原党组书记、局长 被撤职、开除党籍
    许小遂 市农业局原党委书记、局长 被撤职、开除党籍
    喻摇旗 市纺织行业协会原副主任  被撤职、开除党籍
    周全明 老河口市原市委副书记  判有期徒刑11年
    杨保群 老河口市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判有期徒刑19年
    刘明成 老河口市原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被撤职、开除党籍
    乔存德 襄樊学院基建处原处长 判有期徒刑2年
    魏仁发 市工业学校原党委书记、校长  被撤职、留党察看一年
    唐有月 宜城市原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被撤职、开除党籍
    曾宪荣 枣阳市原市委书记  判处有期徒刑8年
    尹冬桂 枣阳市原市长   判有期徒刑5年
    张德炳 襄阳汽车轴承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 被判无期徒刑
    苏晓康 襄阳汽车轴承股份有限公司原总经理 被判刑
    姜岳生 襄阳汽车轴承股份有限公司原总经理 被判刑
    高明成 市政府驻深圳办事处原副书记、副主任 被撤职、开除党籍
    陈中义 襄樊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陈中义  被判刑
    张卫平 襄樊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原副总经理张卫平  被判刑  
    以上人员均是经过公开处理的,共计30人
      
      导读:2003年10月6日,《楚天都市报》一篇报道在全国引起很大轰动,其内容如下:湖北省纪委透露,正在查办的襄樊原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孙楚寅案,牵扯到领导干部74人,其中该市相关单位、县市“一把手”30余人,厅级干部11人。
      随后各大媒提从那一刻起,开始陆陆续续有关于襄樊官场的报道。
      直到孙楚寅被判刑,襄樊官场案才告一段落。
      震惊全国的“孙楚寅受贿窝案”,牵涉厅级干部7人、县处级干部20余人犯罪,其中“一把手”达11人。
    
    ①“一号”腐败分子——孙楚寅
      2002年12月8日上午,襄樊市副县级以上领导干部集聚在襄樊市委宾馆——南湖宾馆参加全市领导干部大会,这是一次特殊大会,坐在主席台上一改原来的熟悉襄樊市领导的面孔,而是湖北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杨永良、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宋育英以及省纪委主要负责人等。
      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宋育英在会上宣读省委决定:原省政府秘书长阮成发同志任中共襄樊市委委员、常委、书记,免去孙楚寅同志中共襄樊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这则消息不之是一声惊雷,人们在目瞪口呆之余立即产生了一个念头:任市委书记达6年之久的孙楚寅出事了!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孙楚寅开始退出了襄樊市的政治舞台。
      位于长江最长支流汉江上游的古城襄樊,是湖北省的第二大城市,地级市,下辖三县三市四区,三县为谷城县、保康县、南漳县,三市为老河口市、枣阳市、宜城市,四区为襄城区、樊城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襄樊汽车产业开发区,总人口560多万人。
      《襄樊日报》在2003年12月17日头版左下角刊出《依法罢免孙楚寅市人大代表职务》的消息,其中称孙“利用职权,在为他人提拔、调整职务中,受贿数额巨大,涉嫌犯罪,且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多名女性发生两性关系”。
      据孙楚寅的履历表,孙楚寅是湖北黄冈人,在上世纪70年代初,曾是老河口市动力厂技术员。“文革”结束时被提拔为该厂副厂长、厂长,80年代初,党开始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孙楚寅正当盛年,拥有大学文凭,很快被提拔为老河口市经委主任。后任老河口市委办公室主任、老河口市委副书记、老河口市长、老河口市委书记;1991年任襄樊市委副书记,后兼任市政协主席,1996年任襄樊市委书记,直至案发。 
      1991年,孙楚寅刚提拔为襄樊市委副书记,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亮相,是在襄樊市举办的首届“两会一节”(诸葛亮研究会、诸葛亮文化节、经贸洽谈会)动员会上,“形象工程”推进缓慢,孙楚寅在会上发了脾气,说:“‘两会一节’理解也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与市委保持一致就是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谁砸我的锅,我端谁的碗。”
      “谁砸我的锅,我端谁的碗”于是成了孙楚寅的一句“名言”,然而最终——孙楚寅砸了自己的“锅”。
      孙楚寅的另一句“名言”就是:“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早在2001年,身为襄樊市委书记的孙楚寅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现今读来令人感叹不已:
     “实干兴邦,空谈误国。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作风,是影响我们党事业发展的一大祸害。
      形式主义的要害是贪图虚名,不务实效,劳民伤财;官僚主义的要害是脱离群众,脱离实际,做官当老爷。官僚主义引发形式主义,形式主义助长官僚主义。主观主义、个人主义、‘官本位’意识,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思想根源。
      广大党员干部一定要牢固树立手中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观点、为人民谋利益是共产党人全部活动的出发点和归宿的观点,彻底清除头脑中存在的主观主义、个人主义和官本位意识,以实际行动贯彻落实十五届六中全会精神,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提高党的创造力、凝聚力和战斗力。 ”
      1997年,襄樊市在搞城建时,推倒了一段古城墙,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出了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毁坏文物的情况,孙楚寅观后又发了脾气。不久,中央某大报就受托发表了一篇报道,称襄樊市历来重视文物保护,其中孙在报纸上侃侃而谈,只有成绩,没有过错。
      市委书记的脾气由此可见一斑。
      孙楚寅在任时,每年都要把“一节一会”当作每年工作的重中之重,斥巨资举办,当作一张和政绩紧密相连的牌子打。所谓“一节一会”,在襄樊指“诸葛亮文化节暨中西部经济技术协作区经贸洽谈会”,2001、2002两年,襄樊市政府连续举办了两届。原计划每年一届地办下去,2003年,孙楚寅“下课”后,便戛然而止。每年的节会闭幕后,襄樊市都要总结一下所谓的“重要成果”。但在许多襄樊普通干部群众看来,这样的“人造节会”劳民伤财、得不偿失,而且“养肥了一批贪官”。
      不止一位机关干部在谈到襄樊荆州街的改建时都义愤填膺。荆州街位于襄樊市委市政府大院门前,本来已建设得很不错,路面平整硬化,人行道上彩砖铺地,但竟以迎接一节一会的名义毁建达三次之多,树也是栽了又拔,老百姓议论,荆州街400米用了400多万元,真是走一步一万元。襄樊市有这么多下岗工人,还有许多地方马路破破烂烂,这些冤枉钱怎么不花在该花的地方?
      襄樊城区不到100万人口,近年来却好大喜功地兴建或扩建了十多个城市广场。如诸葛亮广场、人民广场、明珠广场、东门广场、西门广场、夫人城广场、陵园广场、南湖广场、隆中广场等等,仅诸葛亮广场一个,投资据说近亿元人民币。
      襄樊市一位人文学者说,近两年襄樊市搞建设,虽然某些方面确实改善了城市形象,方便了群众生活,但把今后五年的钱都花光了,许多重点工程指挥长拍屁股走人,却将沉重的负担留给后任,如建隆中广场,就欠下两三千万元的债务。而且,相当一部分工程建设不注重规划,破坏了襄樊历史文化名城的形象。像诸葛亮故里的隆中广场,建在国家级的旅游景区,近万平米全部铺设花岗岩,与诸葛亮“躬耕陇亩”的乡居特色十分不和谐。当初建隆中广场,人大、政协、老百姓、学术界有许多人反对,结果政府还是上了项目。
      今年8月18日,湖北省武汉市中级法院披露:襄樊市原市委书记孙楚寅,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万元。
      据武汉市中级法院披露,现年61岁的孙楚寅在担任中共湖北省襄樊市委副书记、书记时,于1991年5月至2002年10月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建设、解决资金困难、调整职务和安排工作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的人民币、美元、港币共计折合人民币102.8万余元;另外,孙楚寅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对其折合人民币211.7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法庭认为,孙楚寅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贿赂,并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孙楚寅对折合人民币211.7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其行为又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鉴于孙楚寅在接受纪检部门调查期间,未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之前,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并退出了全部赃款,具有自首等法定从轻、减轻及酌定从轻处罚情节,法庭判决:孙楚寅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万元;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万元,涉案的受贿赃款102.8万余元和来源不明财产211.7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是孙楚寅被判刑的罪名。那么,孙楚寅到底是怎么“敛财”的呢?昨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进行了简单披露。
      1995年上半年,刘某找到时任襄樊市委副书记的孙楚寅,请孙向有关方面打招呼,为其所在公司收购棉花提供便利,孙楚寅当即就为刘写了“条子”。为感谢孙楚寅对自己公司和亲属工作安排给予的“帮助”,刘先后6次共送给孙楚寅8万元人民币。
      此后,孙楚寅便利用为该市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建设、解决资金困难、调整职务、安排工作中的职务之便,大肆收受贿赂。
      在2001年底襄樊市机构改革中,罗某为了继续留任单位“一把手”,送给孙楚寅1万元人民币,经孙楚寅同意,罗某如愿以偿;2000年“五一”期间,曾某为了自己的职务得到升迁,先后送给孙楚寅5.7万元人民币。法院查明,像罗某、曾某这样找孙楚寅“买官”或请求其安排个“满意职位”的有20余人。他们少则三五千,多则四五万地给孙楚寅“进贡”,孙楚寅仅此就敛财折合人民币40余万元。
      卖官,卖了40余万元。在这40余万元的背后,正是震惊全国的“孙楚寅受贿窝案”。据新华社消息,此案牵涉厅级干部7人、县处级干部20余人犯罪,其中“一把手”达11人,不少人因买官卖官受查处,被称为“襄樊官场地震”。
      相反,对于不是自己的嫡系,孙楚寅则尽力打压。
      原保康县委书记汪明新,被当地人普遍评价为襄樊难得的好官。1998年,汪明新因业绩突出调任襄樊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1999年底,襄樊市委常委换届,需要增补3个常委。经过投票推举产生了5位人选,汪明新名列其中,票数排在第一,成为上级的考核对象。
      这就意味着如果严格按照程序,汪明新很有可能成为3个常委之一,而孙楚寅有意提携的人如果要进常委会,自然,汪明新成了一大障碍。
      之后,孙楚寅亲自找汪明新谈话,向其摊牌:“常委人选不能考虑你。建议你到到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当院长。”孙楚寅希望汪明新能够主动退出,但汪明新没有顺从。
      孙楚寅见状十分恼怒,派人去保康县查汪明新的问题,但未获得任何“成果”。在上级考核过程中,孙楚寅最终以“尚未查清的经济问题”为由将汪明新从考核名单中“消号”。
      颇具讽刺意义的是,孙楚寅有意提携的某人因基本条件不符要求(正县级未满两年),未通过上级考核。
      汪明新随后也遭到了撤职的处分,直到2004年才恢复副县级待遇,但此时汪明新已年过5旬,过了提拔的黄金期,“廉颇老矣”。
      
    枣阳窝贪拉开襄樊反腐序幕
      据襄樊市反贪局一名侦查处处长透露,孙楚寅大案是由枣阳市原市长尹冬桂和襄樊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刘有庆牵出来的。
      而震惊全国的女市长尹冬桂案又是被枣阳市原土地局局长章大梁一案牵出来。
      那么,就先介绍章大梁一案。
      今年52岁的章大梁,是枣阳市七方镇隆兴村人。原本是一个民办教师,后来被调到镇机关成了一名机关干部。1996年10月,章大梁从枣阳市姚岗镇党委书记任上调到该市土地管理局任局长、党组书记。这个从民办教师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国家干部,经不住金钱的诱惑,一步步堕落成为人民罪人。
      2001年5月,枣阳市检察机关多次接到群众举报,反映章大梁涉嫌贪污挪用公款,当年7月至8月,上级部门来查了28天,也未查出问题;同年11月,章大梁又受到一个多月的调查,也未查出问题。
      2001年3月11日,枣阳市检察院在办理一起贪污案时,需要到土地局核对账目。院领导要求办案人员借此抓到章大梁贪污的证据。就在检察官们准备查账时,检察长高随宽的手机突然响了,手机里传出了当时的枣阳市政府时任市长尹冬桂的声音:“土地局的账目,中央、省里、襄樊都查过了,你们又查,是什么意思?立即把账退回去!”
      高检察长急中生智:“问题已经查清,马上就退账。”并指挥干警们迅速将带回的账目进行了复印,并麻痹土地局说:“都查过了,没有什么问题。”后来,正是通过这些复印账目查出了章大梁在下属41个单位小金库里“淘金”的情况,从而揭开了章大梁的盖子。
      后来,检察官在一张纸条上发现40多个“暗号”,从其亲戚家墙洞里、地板砖下、床底下挖出27张存单,金额达184万元。
      由于案情重大,2002年3月27日上午,高随宽向湖北省省检察院检察长作了专题汇报。检察长批示:不管涉及谁,一查到底!还指派省反贪局两名处长到枣阳协破此案。
      2002年3月27日深夜,枣阳市检察院20余辆警车呼啸而出,分别开到了土地局局长章大梁、副局长王华清、刘学德等8人的住宅处,8名嫌疑人分别被传唤。
      2003年3月8日,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枣阳市原土地局长章大梁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30万元。
      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最后认定,1996年10月至2002年3月间,章大梁利用职务之便,采取侵吞、向下级索要等手段,单独或伙同他人贪污作案65笔,贪污公款52845.80元。同时在单位人员调动、招工、提拔及基建征地过程中,大肆索取和收受他人贿赂100起,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金额及物资折款72.85万元。此外,章尚有270.68万元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另外查明,章大梁1998年3月至2002年3月任职期间,对职权范围内的工作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职责,致使该市沙店民营经济试验区、煤炭大市场、牲畜大市场及本单位违法占地7宗,且该向上级部门申报土地使用证手续不申报,造成国有土地流失427.21亩,直接经济损失414万余元。
      检察机关在查处章大梁涉嫌贪污、受贿一案时,发现其家庭共有财产(含支出)共计455万余元,其中:说得清来源的(含合法、非法所得)有168.47万元,尚有286.57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章大梁在任职期间,生活糜烂,与多名妇女有不正当关系。为博情妇一笑,他曾将贪污受贿所得的10余万元送给情妇。据了解,章大梁是目前襄樊查处的违法违纪干部中,贪污受贿数额最大,玩弄女性最多的人。
      章大梁不仅道德败坏,还不讲“口德”。章大梁喝酒后,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炫耀自己的“战绩”。对属下如此,对上级他也不放过。他经常宣称:“某某某(据传闻说的就是市长尹冬桂)‘上上下下’我都清楚,她的屁股,只有我章大梁摸过!”并经常与人打赌:“我敢叫某某某来陪我喝酒!你敢吗?”其为人张狂,由此可见一斑。至于这位女干部是不枣阳市政府原任市长尹冬桂,就不用说,但有一点证实,章大梁和尹冬桂走得很近。
      章大梁一案牵出枣阳市土管局副局长刘学德、副局长王华清、土管局统征办会计王华秀等8名在内的腐败窝案,更主要的是牵出枣阳市政府原任市长尹冬桂。
      尹冬桂一度被媒体炒得十分火热,《武汉晨报》为此还惹上一场官司。武汉晨报的报道披露了尹冬桂的一些生活和工作作风情况,报道中说,女市长尹冬桂疑与数男性有染,人称女“张二江”。为此,襄城区法院在2004年4月22日作出判决,法院认为,《武汉晨报》的两篇报道内容失实,所用语句不当,对尹冬桂的人格尊严造成侵害,《武汉晨报》所属的长江日报社应为此承担名誉侵权的民事责任。其失实报道被多家媒体转载、上网传播,影响范围相当广泛,尹冬桂正是在多重压力之下,精神出现了异常。客观地分析其精神异常的原因,失实报道的刺激相对尹冬桂作为一名女性而言应该是主要的。法院依据有关法律条款判决:长江日报社在《武汉晨报》第三版书面向尹冬桂赔礼道歉,以消除影响,恢复名誉。长江日报社赔偿尹冬桂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赔偿经济损失27992.90元,案件受理费由长江日报社负担。这是后话。
      从此案例足于说明尹冬桂一案当时影响多大。
      尹冬桂今年55岁,出生于河南省唐河县一个农民的家庭。先后担任原襄阳县广播事业局的播音员,后调任襄阳县组织部,历任办公室主任、副部长,从副部长的位子上调入襄樊市老干局任副局长、党委委员,后调枣阳市工作。1992年4月至2002年1月,尹冬桂历任枣阳市市委副书记,市政协主席,代市长,市长。2002年1月调任襄樊市樊城区区委书记。
      就在尹冬桂调任樊城区区委书记不久,被省纪委“双规”。2003年元月10日,因涉嫌受贿,尹冬桂被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
      2003年9月9日,宜城市人民法院对尹冬桂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尹冬桂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万元。宜城市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尹冬桂在担任枣阳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期间,先后收受他人贿赂人民币4.3万元,美金2000元,合计人民币5.954万元,并为行贿人在职务提拔、家属调动等方面谋取了利益。
      据介绍,尹冬桂在被“双规”期间,曾交代出孙楚寅的问题。
      说起尹冬桂,就得顺便说说,就得说说尹冬桂的前任谭先龙和“搭档”市委书记曾宪荣。
      2001年6月25日,襄樊市委、市政府公开处理了7名违法违纪的领导干部,其中排在首位就是枣阳市原市长谭先龙。
      谭先龙,男,1944年6月生,湖北省恩施县人。先后担任枣阳市经委主任、枣阳市委副书记、枣阳市人民政府市长,1998年11月任枣阳市人大党组书记、枣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1999年6月13日,谭先龙与枣阳市原棉纺厂厂长苏某及谭的司机高某到武汉,向武汉盛龙经贸发展有限公司追要由谭介绍棉纺厂借给盛龙公司的100万元,但追欠未能达到目的。6月14日,谭先龙以自己在武汉还有事要办为由,让苏某和高某先回到枣阳。当晚,苏、高二人离开谭先龙时觉得有些反常,遂于6月15日凌晨带领谭的儿子到武汉宝丰宾馆寻找。但谭先龙已结账离开宝丰宾馆,不知去向。6月18日,谭先龙给枣阳市委发回一封特快专递信,称自己介绍借出去的几百万元收不回来,无颜回枣阳。襄樊市公安局和枣阳市公安局组成专班查找谭先龙的下落,至今没有发现谭先龙的踪迹。调查组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谭先龙有重大经济犯罪嫌疑。襄樊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开除谭先龙党藉,由枣阳市人民政府开除谭先龙公职。其涉嫌经济犯罪问题,由司法机关继续侦察,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后据了解,谭先龙携款700多万元外逃,也是被一个女大学生诱色被骗。
      尹冬桂就是接替谭先龙担任市长。
      尹冬桂的搭档曾宪荣,也是被金钱击倒的贪官。
      曾宪荣,男,1957年4月出生于湖北省宜都市,汉族,研究生文化程度,先后担任湖北省宜昌县县委副书记、县长、枣阳市委书记、枣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曾宪荣于2003年4月14日被襄樊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
      2003年11月15日,襄樊高新区人民法院对曾宪荣受贿案作出公开审理。法院审理查明:1998年至2003年,曾宪荣在担任宜昌县县长、枣阳市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贿赂。其中在枣阳市企业改制期间收受港币14万元、人民币1.38万元,同时还收受下属公务员人民币8万元,收受企业人民币6.5万元,合计人民币30.7284万元。法院认为,曾宪荣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一审判处曾宪荣有期徒刑8年,没收财产人民币2万元。
      11月19日,襄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对曾宪荣案作出一审判决:曾宪荣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万元。
    
    车轮撵倒书记“复出”后的疯狂
      纪委人士透露,襄樊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有庆案发,牵出了孙楚寅,孙楚寅又牵出了众贪官。
      2003年3月12日,湖北省纪委、监察厅对襄樊市原人大副主任刘有庆等4人的处理予以通报。刘有庆在职期间,5次购买使用超标轿车,大肆受贿,省纪委常委会讨论报经省委决定开除刘的党籍,襄樊市人大决定开除其公职。2003年8月26日,襄樊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下达刑事判决书,判决刘有庆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财产3万元。
      刘有庆在襄樊也是一个风云人物。
      1994年7月30日,谷城县在全国出了一次“风头”,上了当晚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内容是该县县委书记刘有庆违规超标购买轿车被查处。
      就在焦点访谈报道此消息的当天上午,襄樊市委时任副书记果真专程赶到谷城县,召集了县委常委扩大会议,宣布中纪委、省委对刘有庆撤职处分的决定。
      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播出后,新华社发了通稿,《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相继在头版显著位置报道了此事,同时都配发了短评。
      报道披露,经中央纪委和湖北省纪委联合调查,从1990年10月至1993年4月,刘有庆连续三次更换轿车。1990年10月将一辆旧桑塔纳轿车换成新白色桑塔纳轿车,1992年7月又换成进口蓝鸟王轿车,1993年4月再次更换为进口现代王轿车。刘有庆先后更换的蓝鸟王、现代王轿车,均为走私进口车,购车挪用企业流动资金和专项资金共计40多万元。
      刘有庆连续更换轿车,谷城县一些单位和领导干部竞相效仿,互相攀比。县委、县政府领导已有固定用车的更换新车,没有固定用车的各显神通,按各自分管的工作,找部门要钱买车。现已查明:1992年以来,全县购买小车130辆,耗资2036万元,其中县委、县政府购车16辆、县里机关购车63辆。购车资金多数来源不正当,有的动用企业流动资金,有的挪用水利、林业、交通、城建等专用资金,有的甚至挪用“新灾夏粮救济款”和群众捐款、集资修建电站的工程款。
      知情人士称,1994年襄樊市召开人代会,襄樊市政府换届选举时,刘有庆本来已列为副市长候选人,就在人大代表表决的前一天,接上面通知,取消刘有庆的候选人资格,原因即在他的超标购车行为暴露。
      让人没有料到的是,事隔两年后,刘有庆又被提拔为襄樊市委副秘书长,不久又当上了襄樊学院党委副书记(副厅)、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按照官场惯例,一名官员经过这么一折腾,其政治生命不说终结,至少也是止步不前。但刘有庆却不然。1996年底,刘有庆被任命为襄樊市委副秘书长。刘有庆的仕途经历大难而不死,相反还屡攀新高,这背后相助的神人,就是孙楚寅。知情者称,孙提拔任襄樊市委副书记前曾任老河口市委书记,与主政谷城(相邻县)的刘有庆私交甚笃。
      刘有庆就任市委副秘书长后,行为未曾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刘有庆在襄樊学院的权钱交易早已触犯众怒,100多名教职工联名告状,甚至有人贴出了大字报,但后来,刘有庆仍擢升到地位更重要的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位置。而这时的襄樊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正是由孙楚寅兼任。
       据介绍,刘有庆在竞选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时,孙楚寅带着他到各大代表团进行“拉票”,时任襄樊市委书记孙楚寅说了这样一句话:“别人都说刘有庆想拉票,我是专门来监督的。”
       在此期间,刘有庆还与一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该女性原来是谷城县宾馆一名服务员。刘有庆利用职务之便为其招工、聘干,成了一名正式的国家干部。
      任襄樊学院党委副书记期间,刘有庆安排襄樊学院一次性购买了4辆单价在35万元以上的超标准别克轿车,其中他本人使用一辆。
      刘有庆在襄樊学院任职后期已经十分张狂了,用襄樊人话说已经“发泡”得不行了,每次进市区(襄樊学院离市区有10多公里的路),刘有庆带着随从乘坐4辆新的别克轿车同时进入市区,十分“耀眼”。
      担任襄樊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后,他又安排用公款购买了1辆排气量3.0升、车价35万多元的超标准小车,供自己使用。
      因涉嫌犯受贿罪,刘有庆于2002年10月14日被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2003年6月18日,襄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刘有庆受贿案。法院审理查明,1997年至2002年10月,刘有庆在担任市委副秘书长、襄樊学院党委副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受贿的现金和物品合计人民币46.304万元。
    
    两姓赵副市长翻船
      孙楚寅被检察院立案侦查期间,最先交代的就是襄樊市的两姓赵副市长,一个是常务副市长赵成霖,一个是副市长赵振。
      现年60岁的赵成霖,1945年4月15日出生,安徽省庐江县人。1970年8月毕业于华中工学院,在湖北省老河口市机电厂参加工作,1975年9月担任老河口市缝纫机厂厂长,先后担任老河口市市委常委、副市长,1992年1月任宜城市委书记,1994年任襄樊市委委员、副市长,1999年1月任襄樊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他是孙楚寅一把提起来的干部。
      说起赵成霖被查处一案,检察机关很是费了一番周折。
      2003年4月,赵成霖在得知孙楚寅被“双规”后,意识到自己末日即将来临,9次将受贿钱物予以退还,并事先将巨额资产转移,甚至连值点钱的领带、衬衣都不落下,造成家中“一贫如洗”的假相,还与相关人员“打了招呼”,订立攻守同盟。
      在湖北省纪委将赵成霖、其妻张某与其子先后“双规”以后,赵成霖认为组织上对自己一家“不留后路”,产生了对抗到底的思想。因此,2003年8月25日,在湖北省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赵成霖立案侦查后,他一直以沉默来对抗侦查。
      负责此案的湖北省检察院反贪局侦查处副处长吴忠良苦苦思索。
      然而,接手该案时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北京泰跃集团公司顾问王某涉嫌向赵成霖行贿数十万元。案发后,王某于2003年1月离境远赴英国。
      吴忠良决定侦查王某行踪。2004年3月,吴忠良得到可靠信息:王某现身北京。王某在京有3处住房,而吴忠良他们手头惟一的线索只有王某的一张登记照。吴忠良3人分别在王某的3处住房外蹲守。两天两夜过去,王某终于出现在一处住所,然而却有7名彪形大汉相随。吴忠良与赶来的另两名干警商量,力量悬殊,再盯一夜,先联系“援军”,再相机而行。第二天,王某与随员乘两台车出行,后分道而走,王某在西五环附近停车办事,车上有3人。事发突然,来不及等待后援,吴忠良果断决定:实施抓捕。3名检察官迅猛出击,王某来不及反应便已落网,次日被带回武汉。
      王某被抓后承认,为了感谢赵成霖对其公司业务方面提供的大量帮助,他先后向其行贿人民币27万元、美元5000元。
      2004年5月20日,湖北省纪委、省监察厅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赵成霖案件的查处情况。通报上讲,赵成霖在任职期间,收受贿赂人民币25万,挪用公款60万元,收受礼金19万元,参与嫖娼活动,给予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2004年7月1日,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赵成霖受贿一案。
      当审判长要赵成霖做最后陈述时,他声泪俱下,数次哽咽。他的亲友在旁听席上低头抹泪。
      陈述开始时,赵成霖刚说完“尊敬的法庭”,竟足足哽咽了一分多钟。接着,赵成霖忏悔说:
      “尊敬的审判员,尊敬的公诉人,首先感谢党和国家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培养我。
      由于我的法律意识淡薄,疏于对法律的学习,不懂法、不用法,也由于我淡漠世界观的改造,所以我不知不觉犯了罪,我为自己感到痛心,感到后悔。
      我对不起党对我多年的培养,对不起提拔我的干部和领导,对不起选举我、信任我的襄樊人民,对不起我的全家,也对不起我的列祖列宗。同样,我也对不起我自己。
      我不该走到今天,我想再为人民工作,可我没有这样的权利了。我将努力改造自己,力争早日做一个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民的新人。”
      说到已将赃款全部上交时,赵成霖说:“我愧对我的家庭,我的家庭现在非常困难。”台下,他的亲友掏出纸巾,不停抹泪。其实正是家人的纵容,将赵成霖推向了犯罪。同样,赵成霖的家人受贿后,均将受贿事实告诉赵成霖,但赵成霖没有要求家人退还。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赵成霖在担任襄樊市委常委、副市长等领导职务期间,利用其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钱物43起,收受人民币61.08万元,港币5000元,美元8000元以及按摩椅一把、笔记本电脑一台,空调两台,物资折款计3.98万元。被告人赵成霖得知有关组织在调查其问题时,先后退给有关行贿人人民币23.5万元、美元3000元。同时向襄樊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上交受贿款7.5万元。
      2004年8月13日,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赵成霖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赵成霖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没收其个人财产人民币10万元。
      还有一位被金钱击倒的副市长就是分管工业的副市长赵振。
      2004年6月9日,襄樊市原副市长赵振与妻子冯卓琼在武汉市中级法院一同受审。
      现年50岁的赵振历任襄樊卷烟厂厂长、襄樊烟草专卖局局长、襄樊市烟草公司经理、襄樊市副市长。赵振涉嫌受贿案发,与原襄樊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孙楚寅有关,有关部门在调查孙楚寅案时,孙交代说广东个体烟叶商梁增瑞曾给他送过钱,在找梁核实时发现,梁某除涉嫌向孙楚寅行贿外,还涉嫌给赵振送钱。自此,赵振夫妇涉嫌受贿案露出冰山一角。
      2003年5月16日,湖北省检察院以涉嫌受贿对赵振立案侦查,赵振拒不交代犯罪事实,妄图以沉默逃避惩罚。
      负责此案的湖北省检察院反贪局侦查处副处长吴忠良决定,外围突破,用铁证锁定犯罪嫌疑人。办案组先对赵振的家庭财产进行逐项清查,发现其财产折合人民币高达301.2万余元。再调查其在担任襄樊卷烟厂厂长期间的账目,发现了广东某贸易有限公司经理杨华连对赵巨额行贿的证据。
      在公安、海关等部门的密切配合下,2003年11月,办案组在广州发现了长期在外潜逃的杨华连的踪迹,吴忠良与干警们连夜赶到广州。然而,杨华连身患肝癌,已到晚期,用化名在广州某肿瘤医院治病。主治医生告诉他们,如果采取强制措施,杨华连随时有生命危险。停止治疗,顶多有10天的生命;积极治疗,也不过是延长几个月的时间。
      “我知道你们迟早会找到我,我也没劲跑了。反正是个死,我决不害人。”与吴忠良初次接触,杨华连直接亮明了自己不愿作证的态度。
      由于杨华连的妻子也患了癌症,杨华连已经对生活失去信心,连求生的本能也很微弱,但杨华连的证词却是揭露赵振犯罪行为的关键,怎么办?
      其时“非典”在广州闹得正凶,给人们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而肝癌,也是一般人都忌讳与患者接近的病。了解到杨华连的孩子正在读高三,离高考只有半年多的时间。为了从心理上感化杨华连,唤回其对生命意义的正确理解,吴忠良取下口罩,几乎是贴着面孔与声音微弱的杨某谈心。
      “按照医生的说法,你知道自己身患绝症,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但你要相信科学,相信精神和信念能够产生奇迹,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杨华连无语。
      “即使如医生所说,你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但几个月,对于不同的人、不同的家庭,意义不同。你坚持一天,对妻子、孩子就多支持一天,多帮助一天,这一天也比任何一天都宝贵,都意义重大。”
       听到这里,杨华连眼中明显有什么东西在闪动。
      “几个月后,你的孩子将参加高考,你也肯定希望能够看到孩子上大学的那一天,你如果不积极配合治疗,不燃起对康复的希望,对孩子的自信心是一种打击,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
      “在交代之前,我要求先回家一趟。”杨华连终于开口了。
      吴忠良如释重负,但杨华连的要求却是一个难题。不同意吧,杨华连刚刚打开的心理大门就会关闭,同意可以使杨华连有一个心理缓冲,有利于促进其思想转化,但不可预测的因素太多了,有什么意外可就功亏一篑了。
      吴忠良再次电话向湖北省副检察长王铁民汇报,建议同意杨华连的请求。王铁民指示:同意,但要秘密守候在周围,确保嫌疑人安全,不出问题。
      第二天一大早,杨华连刚到医院,便爽快地表示愿意配合交代。 杨华连交代了1996年初至1997年,自己为感谢赵振使该公司成为襄樊卷烟厂烟机进口代理商,先后5次送给赵振美金3万元、港币8万元的事实。
      法院审理查明,赵振在担任襄樊卷烟厂厂长期间,于1996初至1997年,多次为广东某贸易有限公司经理杨华连帮忙,使该公司成为襄樊卷烟厂烟机进口代理商。为此,杨华连先后5次送给赵美金3万元、港币8万元。赵振在担任襄樊卷烟厂厂长、襄樊市副市长期间,屡屡应广东个体烟叶商梁增瑞请求,从1995年1月起至2002年初,多次同意梁增瑞与本厂签订烟叶购销合同。梁增瑞为了“感谢”赵振,先后共送给赵振好处费63万余元及价值1.8万余元的一套音响。
      法庭还查明,检察机关扣押赵振的财产折合人民币301.2万余元,加上赵振家庭花费人民币66.5万元,减去能说明财产来源的人民币271.2万余元;赵振对余下的96.5万余元人民币不能说明来源。
      法庭认为,赵振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和伙同其妻冯卓琼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共计人民币97.42万元;冯卓琼明知他人送钱的目的是为了请托其夫利用职务之便谋取利益,仍收受他人贿赂人民币45万元,收钱后,将请托事由和受贿情况告诉了赵振,其行为均已构成受贿罪,且数额特别巨大。
      赵振对案发后检察机关依法扣押其财产中的人民币96.5万元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其行为又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鉴于在共同受贿中,赵振系主犯,冯卓琼系从犯,可对冯卓琼减轻处罚,且赵振、冯卓琼已退出全部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
      法庭遂判决:赵振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万元。
      法庭以受贿罪判处冯卓琼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万元。
    
    ⑤重要区县、部门、企业全部沦陷(小标题)
      在这次官场地震中,比较典型的是有五个类型:枣阳两任市长、襄阳区三任书记、襄樊卷烟厂四任厂长、交通局两任局长、四大支柱企业沦陷、老河口三个常委都“前仆后继”,被传为佳话。
    ●襄阳区三任书记倒台
      襄阳区前身是襄阳县,是襄樊市的郊县,是襄樊市人口最大的一个县,原来的县辖人口100多万,2002年5月,襄阳县更名为襄阳区。
      2004年3月14日,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襄樊原人大副主任张克禄涉嫌索贿受贿一案。
      张克禄,现年62岁,曾任襄阳县县长、县委书记、襄樊市委常委、襄樊市人大副主任,是襄阳县近年击倒的第一任县委书记。
      湖北省纪委3月12日日向社会通报襄樊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克禄违纪违法案件查处情况:张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在提拔职务、工作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人民币24.2万元。违反规定趁婚丧嫁娶、过年过节之机接受所属单位和个人礼金人民币9.1万元、美金0.1万元和微波炉1台。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不付或到有关单位报销应由本人负担的费用,非法占有人民币3.5万余元。先后与两名女性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省纪委常委会讨论报经省委决定,开除张的党籍,襄樊市人大决定开除其公职。
      荆门中院透露,涉嫌索贿受贿98次,共计人民币42万多元,在张克禄的42万多元赃款中,很大一部分是他人春节期间所送的礼金。张克禄在儿子结婚、自己生日和母亲去世之时,也多次收受他人的“人情”。张克禄还经常对他人在职务提拔上给予帮助,后收受他人的“感谢费”。
      2004年8月15日,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张克禄有期徒刑8年零6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
      被金钱击倒的第二任县委书记谢光国,今年44岁,湖北枣阳人,中共党员,在职研究生学历,历任襄樊市外经贸委副主任、纺织品外贸公司总经理、襄阳县县长、县委书记、荆州市副市长。后调任经济日报报业集团副总经理、中经传媒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据了解,谢光国后来被判处有期徒刑。
      被金钱击倒的第三任县委书记陈治华,陈治华先后担任谷城县石花镇委书记、谷城县委常务副县长、襄阳县委副书记、县长、襄阳区委书记、襄樊市委副秘书长。
      2003年12月22日,襄樊市纪委公开处理陈治华在内的14名违纪干部查处情况,通报指出陈治华任谷城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襄阳县委副书记、县长、襄阳区委书记期间,收受贿赂和礼金被开除党籍,并建议襄樊市人大常委会依法罢免其襄樊市第十三届人大代表职务。
    ●襄樊卷烟厂四任厂长
      襄樊卷烟厂座落于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襄樊,企业始建于1938年,有60余年的卷烟专业生产历史,厂区占地面积30多万平方米,固定资产15亿元。1984年被中国烟草总公司确定为全国重点卷烟生产厂家之一,国家大型卷烟企业,年生产计划47.66万箱,年销售收入达18亿元,上交利税6亿元以上。是襄樊市国有企业的龙头老大。
      1994年11月20日,原襄樊卷烟厂厂长、书记陈茂平同志在珠海因公出差不幸以身殉职,副厂长赵振接替任襄樊卷烟厂任厂长;
      1999年3月5日,湖北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党组在与中襄樊市委商量后经研究决定,调整襄樊市烟草专卖局、卷烟厂领导班子,原副厂长段建群同志任襄樊市烟草专卖局局长、卷烟厂厂长。
      1999年4月25日,襄樊市纪委对该厂党委副书记、副局长陈襄波收受贿赂问题进行立案调查,调查发现陈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7万元,市检察院以受贿罪依法将其逮捕。
      2000年3月25日,襄樊卷烟厂与襄樊市烟草专卖局(分公司)分离,邬培高任襄樊卷烟厂厂长兼党委书记,随后不久,段建群被调任湖北省烟草公司物资公司原副经理。
      2004年2月8日,段建群因为收受巨额贿赂47万元,被武汉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并处没收财产2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段建群在任襄樊卷烟厂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深圳某公司销售烟叶、结算货款提供便利,5次收受该公司经理梁某贿赂47万元,并将这些赃款全部用于女儿留学、房屋装修、家庭开支等费用。
      段建群的继任者邬培高,邬培高是谷成县人,先后担任谷城县石花镇委书记、谷城县委常委、副县长、谷成县在“襄烟”任职两年多。1999年1月,时任谷城县副县长的邬培高,为了感谢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赵成霖在其调任襄樊市卷烟厂任职过程中所做的工作,以拜年的名义,送给赵2000元人民币。不久,邬培高被任命为襄樊市卷烟厂副厂长。2000年2月,邬培高想担任厂长职务,请赵成霖帮忙做工作,借拜年机会送给赵成霖现金4000元。
      邬培高被立案查处后,主动交代了赵振的问题。
      2004年2月5日,襄樊高新技术开发区以受贿罪判处邬培高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
      据悉,接替邬培高担任厂长的刘静林,涉嫌受贿20余万元,该案不日将进入审判程序。
    ●两任交通局局长“前赴后继”进班房
      魏伟和陈琦一前一后出任过襄樊市交通局“一把手”,他们虽然出生于不同的年代,人生经历不同,但由于有了对金钱的贪欲这一共同点,使他们在人生的仕途走上末路。
      魏伟于1968年12月参加工作,曾在保康县公路段、保康县交通局、襄樊市交通局等单位工作,经过近26年的奋斗,于1994年6月走向襄樊市交通局局长岗位。
      2004年3月22日,襄阳区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魏伟有期徒刑11年,并没收个人财产3万元。在当日的宣判中,长达14页的判决书记录了魏伟收受21笔贿赂的详细情况。经法院审理查明,1999年5月至2000年6月,魏伟在担任市交通局局长、党组书记、市公路重点工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襄宜公路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期间,为他人或单位谋取承接工程、职务升迁、存贷款业务等利益,收受人民币35.4万元、美元2000元、空调2台价值13780元,共计384780元。
      和自己的前任比起来,陈琦也“不甘落后”。陈琦1956年1月24日出生于老河口市,大学文化程度。据法院审理查明,他在任期4个月内,共受贿人民币4万元、美元5000元,受贿频率之高令办案检察官吃惊。据查,襄樊市交通局下属的某公路管理处张某,为谋取段长职务,于2001年12月下旬的一晚,到陈琦家里送给陈2万元人民币和5000美元,希望在调整市公路总段班子时关照一下,陈将钱收下后,在随后调整市公路管理处(原市公路总段)班子时,提议并上报由张某担任主任。
      2004年2月23日,襄樊高新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原市交通局局长陈琦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法院认定陈琦共收受他人贿赂81350元。法院经审理查明,2004年12月至2002年3月,陈琦在担任襄樊市交通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人民币4万元,美元5000元,合计人民币81350元。
    ●四大支柱国有企业遭遇官场地震
      襄樊卷烟厂、襄樊发电厂、襄阳汽车轴股份有限公司、武钢集团襄樊钢铁长材有限公司等是襄樊市的四大支柱国有企业,结果都遭遇官场地震,无仪幸免。
    ▲襄烟
    前面已经报道
      ▲襄轴
      2004年3月,索贿受贿117万余元、造成近千万元公款不能追回的湖北省襄阳汽车轴承集团公司(简称襄轴)原董事长张德炳,被襄樊市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张德炳生于1944年,1970年参加工作,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襄阳轴承厂副厂长、总经济师、厂长职务,1992年2月起先后兼任襄轴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襄轴股份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襄轴实业总公司总经理。2002年7月被免职。
      襄轴股份公司是襄樊市惟一的一家上市公司。连续10年担任襄轴“掌门人”的张德炳,其人生高峰、低谷与襄轴的荣衰紧密相连。到今年2月17日,张德炳恰好年满60岁,他曾为襄轴发展立下汗马功劳,但在花甲之年,却索贿百万。
      张德炳自1997年4月至2000年上半年,单独索取、收受贿赂人民币105.7万余元,伙同他人收受贿赂20万元,实际分得8万元,另获取非法所得4万元。
      襄樊市检察院反贪局介绍说,张德炳等人自1997年开始,擅自将公司1500万元资金转汇到北京、深圳、上海等投资公司进行炒股营利活动。至案发时,公司尚有近1000万元公款无法追回。襄轴1968年筹建,是“四五”期间由国家投资1.2亿元建设的大型国企,现有员工7000余人,是国内最大的汽车轴承专业生产厂家和轴承出口五大基地之一,也是全国500家最大工业企业之一、国家重点扶持的300家企业之一。1993年完成股份制改造,1997年1月7日,公司股票“襄阳轴承”在深交所上市,曾经创造了辉煌的业绩。但是受张案牵连,“襄阳轴承”从2000年至2002年连续3年亏损,由绩优股转而戴上“亏损股”的帽子,举步维艰。
      而张德炳的两名副手——襄轴原副总经理苏晓康、襄轴原副总经理姜岳生,也因挪用公款被判刑。
      苏晓康因挪用公款40万元、受贿2万余元,于2003年12月8日被襄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襄电
      2004年11月27日,原华中电力集团公司总经理林孔兴与其妻王萍月在湖北随州同堂一审。从而牵出湖北省襄樊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襄樊发电厂)原总经理陈中义和副张卫平贪污一案。
    1999年初,华中电力集团公司主管基建的副总经理刘建新调任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总经理助理,国家电力公司决定从华中电力集团公司范围内推荐一至二名副总经理候选人。当时华中电力集团公司管辖湖南、湖北、河南、江西等省。湖北省襄樊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陈中义得知此情况后,请原襄樊市副市长赵成霖和王萍向林孔兴介绍、推荐自己。1999年2月,经林孔兴提议,陈中义作为候选人之一,在华中电力集团公司党组会上讨论通过并上报国家电力公司。
      1999年7月,陈中义内部得知自己被任命为重庆电力公司副总,为表示感谢,陈在华中电力宾馆送给王萍现金人民币2万元,王萍收受后告诉了林孔兴。
      张卫平后从襄樊电厂调任三门峡电厂任厂长、后又提升为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江西分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正厅)。据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张卫平在担任襄樊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及三门峡华阳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期间,掌握着工程发包及招投标权,5年间先后收受他人“感谢费”共26万元人民币、5万美元,其中仅在一项合同中,他就收了对方感谢费22万元人民币、1万美金。日前,涉嫌犯有受贿罪的张卫平被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襄钢
      武钢集团襄樊钢铁长材有限公司的原任领导班子也同时被查处。
    ●老河口市是重灾区
      老河口是襄樊这场官场地震的重灾区。
      “因为孙楚寅在老河口工作多年的缘故,所以当他调到襄樊市以后,尤其是在他任襄樊市委书记后,老河口市不断有人调到襄樊,而且都是升迁,基本上都是市直机关的‘一把手’。并且老河口市的干部都是孙楚寅的嫡系部队,提拔都是他说了算。”老河口市一位熟悉内情的政府官员透露说。
      该官员称,在孙楚寅案揭发之后,老河口很多官员纷纷被请去谈话,但后来都回来了,“人数太多,要是追究,不知追究多少人”。
      2005年8月25日,樊城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判处原老河口市委副书记周全明有期徒刑11年。这是老河口市在该案中受到牵连的最高级别的官员。此前,原老河口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保群被判处16年有期徒刑,原老河口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部长刘明成也因孙案丢官。
      据法庭审理查明:周全明在1999年1月至2003年春节期间,先后担任老河口市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利用职务便利虚报冒领,单独作案13起,共同作案1起,贪污人民币186379元,美金1500元;索取和收受他人财物14起,受贿人民币13000元,美金400元。
      此外,周全明在土地转让和该市企业破产过程中,违反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违规减免土地转让122万余元。
      法院宣判时,周全明哭得十分伤心,他自称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从一个农村支部书记、到镇委书记,到一个县市的市委副书记,一步步走上来很不容易,他觉得对不起父老乡亲。
      2004年5月13日,樊城区法院就原老河口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保群贪污、受贿一案,依法作出一审判决:以犯贪污罪对其判刑8年,以犯受贿罪对其判刑9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6年。
      杨保群1954年5月生于河南邓州一个农民之家,幼年随父逃荒来到湖北省老河口落脚。1982年他从部队转业后,先后任过乡镇党委书记、宜城市副市长。1997年调任老河口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老河口老板们中一度流传这样一句话:“沾上了我们的杨副市长,简直就像被蚂蝗叮上了。”
      老河口汽车附件厂原企业法人代表高某,是被杨保群“叮上”的老板之一。2000年9月,该厂破产拍卖,成了高某所拥有的民营企业,很多工人因不理解而闹事,当时杨保群兼任市企领导小组副组长,主抓附件厂的企业改制。他多次出面协调,维持秩序,使高某的新公司得以顺利经营。由此,杨保群觉得高某应对自己感恩戴德。2001年5月,杨保群以接待上级领导为由,向高某伸手要钱,高某乖乖地将1万元现金送到杨的办公室。年底,杨保群又给高某打电话:“快过年了,想用1万元,你给解决一下。”第二天,高某按要求将钱送到杨的办公室。
      杨保群案发,最直接的原因是他向原襄樊市委书记孙楚寅行贿,但最初引起人们关注的是他与阿敏的情妇关系。一些正直的人看不下去了,举报了他的经济问题、作风问题。为了讨好阿敏,杨保群不惜铤而走险,贪欲更强,手伸的更远。
      2002年6月,杨保群和阿敏开公车到南阳游玩,行至邓州至南阳段时,突然刹车失灵,险些车毁人亡。当天中午,二人在南阳某宾馆午休,阿敏仍后怕不已,埋怨杨保群的车太差。杨保群急了,拍着胸脯表态:“赶明儿给你买好车!”
      紧接着,杨保群“现场办公”,躺在床上给老板高某打电话:“以你的名义买台车,借给我玩,怎么样?”高某说行。
      几天后,杨保群带着阿敏专程到襄樊风神蓝鸟汽车经营部,选定了一款价值为24万多元的墨绿色轿车,然后通知高某。没几天,高某就把证件齐全的车开到了杨保群的面前。当天,杨开着这辆新车,载着阿敏去丹江口游玩,路上为了讨好阿敏,他给了她一把车钥匙,说:“今后这车是你的了。”
      除了要钱,阿敏还想要地位。经过杨保群的苦心运作,2002年9月,阿敏终于被提任老河口某局副局长,引起干部群众议论纷纷。
      2003年3月,湖北省纪委调查原襄樊市委书记孙楚寅腐败案时,牵出了杨保群,当月杨被双规。经一审法院审理查明,杨保群贪污公款24.9万元,索要和收受款物折人民币48.3617万元、美金4000元,案发后赃款全部退出。鉴于其能够主动交代罪行,同时还检举了原襄樊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赵成霖受贿2.5万元的事实,并经查证属实,被认定为有自首和有重大立功表现,遂依法减轻处罚。
    
    公开处理14名违纪人员
      2003年12月22日上午,襄樊市委在南湖宾馆召开公开处理违纪案件大会。市委书记阮成发作重要讲话,市委副书记杨祥义主持会议,襄樊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曲颖通报了对14名违纪人员的处分决定。
      这是孙楚寅被“双规”后第一次公开处理大会,会议十分慎重,参加会议的襄樊市在家的市“四大家”领导,市纪委、监察局领导班子成员,各县(市)区、开发区、市直各部办委局、各人民团体、行业协会党政一把手。
      先看看这14名违纪人员的处分决定——
      襄樊汽车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原党委副书记、副主任邬培高因在任襄樊卷烟厂厂长期间收受贿赂,被开除党籍,涉嫌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市交通局原党组书记、局长魏伟因收受贿赂和礼金被开除党籍,涉嫌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市交通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陈琦因收受贿赂和礼金、贪污公款被开除党籍,涉嫌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市建设局原党委副书记、局长刘顺学因收受贿赂和礼金、公款送礼被开除党籍,被樊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老河口市原市委副书记周全明因贪污公款、收受贿赂、挥霍浪费公款被开除党籍,涉嫌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老河口市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保群因贪污公款、收受贿赂、非法占有公私财物、收受礼金、违反社会主义道德被开除党籍,涉嫌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市纺织行业协会原副主任喻摇旗因收受贿赂被开除党籍,涉嫌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宜城市原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唐有月因收受贿赂和礼金被开除党籍,并建议宜城市人大常委会依法罢免其宜城市第二届人大代表、襄樊市第十三届人大代表和撤销其宜城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职务;
      襄樊市委原副秘书长陈治华因在任谷城县委副书记、襄阳县委副书记、县长、襄阳区委书记期间,收受贿赂和礼金被开除党籍,并建议襄樊市人大常委会依法罢免其襄樊市第十三届人大代表职务;
      市旅游局原党组书记、局长陈桂岚因贪污、挪用、挥霍浪费公款、公款送礼、占用公物、私设小金库,被开除党籍,撤销市旅游局局长职务;
      市农业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许小遂因贪污、非法占有公款、收受礼金、违反社会主义道德,被开除党籍,撤销农业局局长职务;
      老河口市原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刘明成因贪污公款、收受贿赂和礼金、公款送礼被开除党籍;
      襄樊学院基建处原处长乔存德因收受贿赂和礼金被开除党籍;
      襄樊工业学校原党委书记、校长魏仁发因违反规定购买小轿车、非法高息借款、违反干部选拔任用条例有关规定,受到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销工业学校校长职务之处分。
      原襄樊市委书记阮成发(后调任湖北省副省长)在讲话中指出,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常思贪欲之害,常弃非分之念,常怀律己之心,常修从政之道。时时自重、自省、自警、自励。
      在公开处理大会上,现场播放了4名严重违纪违法典型自我反思与剖析的专题教育片《触目惊心的警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5/10/2005100322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