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孙不二的遭遇
(博讯2005年04月29日发表)

    孙不二今早(4.28)接受台湾中央电台采访的初稿
    
     今天早上接受台湾中央电台采访的初步文稿 (博讯 boxun.com)

    (原稿未经修改,请多提意见,本人将于4月28日上午11:30接受采访)
    
    我的一些去北京的经过
    
    我事先得知连战要来中国大陆嘛!
    
    所以我很早就在筹备去北京,我希望连战主席能够告诉大陆民众,中国国民党坚决支持大陆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愿望,而大陆人民也希望国民党能够传播台湾经验来大陆嘛
    
    在4月17日晚上,我是接到你们电台的电话手要采访我,当时中共国安得知此消息后,而第二天也就是4月18日上午马上指令我不得接受海外媒体采访,这还不够,还要马上到我们家来。
    
    当时我真的担心我去不了北京,所以马上就冲下楼了,当时我妈也陪同我一起出去的,结果我们从小区的后门离开,没多远,就接到国安电话:为什么不开门,但是不在家,怎么开门呢?我当时才觉得好险,不然真不能出门了,接着在中午11:00我就接受了贵台的采访。这边国安当时是恼羞成怒,打电话给我们要我们下午2:00去他们那里,我反复考虑现在如果回家拿衣服的话,那么就很可能被他们逮个正着,因为我要去北京,不能什么行李也不带阿。所以我一面敷衍国安说下午去他们那边,其实买了车票,当时赶下午2:00的火车,去了北京。后来听我们邻居说,那天国安一直在我们家门口是等到夜晚11多钟
    
    
    后来我和我母亲到了北京,由于当时出门情况仓促,什么也没带,北京和武汉大不相同,那天的天气预报最低温度是8度嘛!我就穿一件衬衣,我吃点苦不要紧了,好冷好冷,还下着雨,但是还连累我母亲,我感觉真的是不孝,当时我就想,只要能够见到连战主席,说明我的心意,还是很值得的,后来我一直打电话到国民党办公室那边,那边的人都不大热情,要我们首先征求当地政府的同意,有时侯我再想国民党的中国情,是对中国民众的感情,还是对中共的感情,可能是我的理解能力有限吧
    
    当天也就是19日我们找了间旅馆住下了,北京的网友在旅馆接待了我们
    
    第二天也就是20日上午,我就和我母亲去了北京的富强胡同,也就是赵紫阳的住宅吗,去了富强胡同,问当地人,都好象马上紧张回避这问题,这不太符合那北京人的习惯,结果还是一位老人告诉了我们在一扇大红门的住宅,胡同口还有站岗的军人,当我们正准备在那门口留影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飞快的骑自行车跑过来,利索的敲开了门,然后和里面的人说了两句,里面开门的那人,就不准我们在那门口留影,感觉戒备森严,真是有点遗憾
    
    
    下午,我们路过那北京的民政部,正好看见几个访民在喊冤,我就和他们一起去了北京的信访办和东庄那上访村,当时我流泪了,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地方,所以我建议到北京旅游的朋友不可不去北京东庄的上访村喔!
    
    因为上访村是中国和谐社会最佳的缩影
    
    我在信访办终于看见拦截上访的便衣警察是怎样恐吓上访的人,知道了什么叫冤屈。。。。。。
    
    各地区上访的人首先是要过钉耙滚
    
    一大群便衣以为我是上访的,拦着我,你是哪里的,哪里的。。。。。
    
    只要听口音,如果是他们那里的,就该你倒霉,一把抓上他们的车,就不知道会遇上什么下场
    
    不回答,就说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中共中央难道真不知道那些人截访吗?还是故意纵容他么这样作那,不得而知
    
    
    他们劲很大,我能明显感受到,而且那里排队象长龙,根本没有尽头,就和访名上访的结局一样
    
    上访村很多人都是露宿接头,有的腿甚至都被打断,那边下午我帮有些老访民,整理了一些材料,本想援助他们,可是时间不够,自己还没有安顿下来?所以下次五月份我会准备好一切再往上访村,租间房子,在那边为他们做义工,也希望更多的人关注上访村,而去北京旅游的台湾同胞们去看看那边的和谐,这种旅游绝对值得,能够让来之民主社会的人忆苦思甜,感受那民主的可贵,独裁的可悲嘛
    
    因为我准备在北京申请登记泛蓝声援者联盟,所以不能长期住那旅馆,由于我们的经费大部分也是靠这网友捐助吗,所以只能租很便宜的房,当天夜晚,我们就在北京的四环那边租了一间房间,一个月160元就可以了,但是很偏僻,不足10个平方,又没有厨房,厕所,洗澡也不方便,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我还有希望吗?只要能够看见连战主席,很值得嘛
    
    第三天(3月21日)我去见拜访了一些网友,大家交流了一下,结果回来的时候北京方面就已经派人将我们租的房子给包围了,然后就不由分说的找房东,将我们租的房子给退了,然后武汉的国安的车也到了,一看,还是那些武汉方面的老相识吗?然后我们就这样被回了武汉,法律依据暂无,带我回理由是我留在北京,可能会影响国家稳定和社会和谐。
    
    有一位国安老同志,都50来岁的人,为我的事情,连夜赶往北京,很辛苦的样子。所以当时我答应了他:15天以内,我不在去北京。也就是说我在连战一行人离开后,一定会再次去北京,进行申请泛蓝声援者联盟的登记
    
    
    还有一些其他我们泛蓝QQ群成员的一些经过,也相当感人
    
    泛蓝群苏州的网友胡宇涛,扬州的傅斌,安徽的彭红星三人准备27号去南京迎接连战
    
    当时那边的这三位网友做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横幅,标语是:“欢迎台湾泛蓝-国民党连战主席到访”
    
    彭红星那是安徽一所大学大四的学生,是我很好的网友,是相当坚定的支持台湾泛蓝的主张的,那么于昨天(4月26日)晚上就被国安非法抓捕,23:30才被放出来,并没收了他的手机,还有我们欢迎泛蓝连战的横幅
    
    另外一位胡宇涛是苏州一所大学的年轻教师,此事后,那他的手机也是被国安不断骚扰,公开威胁他不得离开苏州去南京迎接连战,后来他被迫关机
    
    还有一位名叫傅斌的网友,他是电脑工程师,在群内一直是很积极拥护泛蓝的,也被国安上门带去传唤,被禁止出门
    
    那么真心欢迎那连战的大陆支持泛蓝的民众就是这样的下场嘛!
    
    
    不仅如此,我们泛蓝群里面的一些支持泛蓝的网友近期也被国安传唤和威胁
    
    泛蓝群西安的一位读大学名叫程翔的年轻网友,就因为信仰孙中山先生提出的三民主义和欣赏国民主张的民主统一中国,就被西安国安传唤,和老师的帮助转化,其实是威胁嘛!
    
    还有泛蓝群四川地区支持泛蓝的大学生赖孝诚也被接受传唤和恐吓,还有一些不敢透露姓名因支持台湾泛蓝而被传讯和恐吓,就不得而知了
    
    而这些事情,都发生在连战赴大陆访问的前后,我一直打电话给国民党党部那边,希望他们能够真正关注一下这边支持泛蓝的大陆人的艰苦处境,希望国民党能够体会我们的感情,正面向中共当局呼吁,在大陆支持泛蓝的民众也应该有结社的基本人权的嘛,这中国大陆公民有结社自由也是符合中共自己制定的宪法嘛!即使我们渴望能够见连战主席因种种原因成为泡影,但这也算是我们大陆泛蓝支持者对国民党的一个期待吧!
    
    
    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在26日的时候,有记者问连战:这次大陆之行会很辛苦,你有没有准备什么样的东西? 连战的回答:希望能够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
    
    很有意思的巧合,今年是鸡年,是我的本命年,那我恰恰是属鸡的,希望我再次赴北京申请登记泛蓝声援者联盟的鸡鸣。能够让对岸看到中共新领导人是否真有诚意对内施行民主政治和对台尊重台湾民意,放弃武力威胁台湾,达到真正赢得台湾民心,决心和平统一的新思维
    
    
    另外有一件事情:我们希望中共上海当局能够尽快释放爱国人士汤晔先生,因为大陆无论是什么运动都是受中共官方传媒利用宣传在操弄吗,现在反日反得中共烦了,这些爱国者马上被抛弃不说,还要制定罪 ,难道不是卸磨杀驴吗?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5/04/2005042902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