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富豪覃辉被查背后 可能与张恩照600人名单有关
(博讯2005年04月23日发表)

    经济观察报记者 徐会玲 北京报道

      4月11日晚11时,星美幕后老板覃辉在北京家中被警方带走,至4月21日记者得知“他已经出来了”,前前后后的10天,关于此次事件的媒体渲染已经使其不亚于一则爆炸性的娱乐新闻。

       张恩照的名单 (博讯 boxun.com)

      长丰通信(资讯 行情 论坛)(000892)20日发布提示性公告:“大股东卓投实际控制人覃辉因个人原因正在协助公安机关调查某事件”。长丰通信股价的连日下跌,证明了这个被重点提及“出于个人原因”的事件已经殃及到了这家上市公司,因覃当初就是从长丰通信获取资本原始积累,而截止到2004年6月底,长丰通信短期借款加长期借款高达15.5亿元,负债率达到67%。

      对于覃辉被拘捕事件来自其公司内部的一致说法是“协助调查”。而最早报道此事的香港东方日报称,事件与建设银行前董事长张恩照批出的贷款有关。公安部门曾仔细翻查所有由张氏核准的贷款发现覃氏旗下的公司曾获得建设银行贷款支持并从其私人生活着手调查时发现张氏与覃辉曾交往甚密。

      “公司2002年底在建行的确有一笔贷款,所以张恩照出事后覃就已经预料到他也会被叫进去接受审查。”某熟悉内情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据悉,张恩照的供认名单上的人名将近六百个,目前已经有几十个人因此被调查。“不过星美在建行的贷款与那些问题贷款无关,否则覃早就可以有所准备,事情也不会这么快就可以解决。”

      迷信资本还是另有所图

      从2003年星美与覃辉最初浮出水面起,到星美通过不断并购极速膨胀成内地规模最大的民营传媒集团之一,媒体的好奇心就没有停止过。除了覃辉个人的私生活,他和吴征之间的资本游戏一度被媒体津津乐道。

      “当初人们都认为覃辉在和吴征的战争中胜出,其实是吴征聪明的把阳光的两个包袱甩给了覃辉。”一位某媒体资深人士在跟记者聊起覃辉事件的时候这样说道。这两个包袱指的就是阳光卫视和香港《成报》。

      2003年6月20日,阳光发出公告,披露由覃辉全资拥有的星美传媒,以8000万元人民币为代价,分别收购阳光旗下阳光卫视和阳光文化网络70%的股权,紧接着2004年3月份,吴征高调向媒体表示退出了与星美在“现代旌旗”(8010.HK)控制权方面的角逐,“现代旌旗”的核心资产即在香港已经有70年历史的《成报》。至此,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之内,吴征的两大产业已经转到覃辉手中。

      而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阳光卫视和《成报》是当时吴征手中处于巨亏状态的两个资产,这两个资产现在在覃辉的手中仍旧处于亏损状态。“当时星美对阳光卫视的确有了投资的冲动,冲动往往会抑制理性的思维。但对于一个民营传媒来说,拥有一个喉舌是一个充满诱惑的选择,毕竟阳光卫视这个品牌还不错。其实现在我们把它卖出去都还可以挣钱,很多外资和内地的企业都有合作的念头。”星美内部的一位人士这样解释道,“没有任何一个媒体能够从巨亏到很快的实现盈利,覃辉当时的选择从长远来看不一定有错。”

      企业业务已受影响

      实际上,覃辉能否安然渡过眼下这关,直接影响到星美传媒乃至整个卓投系的命运。尽管星美的副总裁郝彬说:“我们正全力以赴抓业务,把公司的经营做好。”但他还是承认了覃辉事件的确令公司倍感压力。

      据星美另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因为覃辉此次被拘捕,很多银行都闻风打来试探性的电话,询问贷款的使用情况和担保物的情况。除此之外,此前覃亲自谈的一个IPTV领域的重大收购事项,法律文书已由双方律师审定,正待发布,现在也被迫暂时搁置下来。记者辗转了解到,此次收购涉及到国内某投资公司旗下的一家宽带运营商。

      “星美的若干合作项目也都受到了阻碍。星美本来把2005年当作是自己的‘运营年’、‘效益年’,很多已经签约和即将签约的项目都已经停滞,对方也都有了迟疑和犹豫。”

      与此惊人相似的案例在中国发生的已经太多。中国的民营企业常常是一人作主独挑大梁,而一旦这个人因某事受到牵连,整个企业都将陷入不安甚至瘫痪。星美内部员工反映,作为公司惟一的指挥者,很多事情是覃辉独自决定的,下面的人很难跟上他的思路。

      覃辉似乎也注意到了在公司高速发展的状况下,这一点可能给公司带来的危险。就在今年初,他曾告知几个部下说自己想学习“柳传志”,学会放权。星美一位员工告诉记者,公司在2005年以来已经招进了数名高层。

      据悉,星美的2005年度经营计划是以企业盈利为最重要的考核标准,减少对资金的依赖性。资金链告急已经是星美公开的秘密,从星美的业务现状来看,它的七大业务集群中院线和租赁服务、影视制作已经成为了公司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频道经营和报刊出版仍然没有起色,数字媒体业已成为了整个星美的重点铺设对象。

      但是,以覃辉被拘事件来给星美和覃辉自己的命运下一个定论,是为时已晚还是为时尚早,同样没有定论。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5/04/2005042322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