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田纪云清明前夕亲赴赵宅悼赵紫阳
(博讯2005年04月06日发表)

    据香港明报报导,4月5日是已故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逝世后的首个清明节,一批赵紫阳故友及中共元老子弟前往富强胡同6号赵宅献上一束素花,或签名留言,寄托哀思。其中前政治局委员、前人大副委员长田纪云于3日亲往赵府追悼,并挥笔写下「田纪云一家三代人」的留言。

    5日的富强胡同6号一带明显加强了保安,灯市西街口停放着一辆警车,富强胡同口则有两名武警把守,在富强胡同6号旁亦有便衣人员监视,但警方并未阻止人们进入赵宅。另外,当局担心有人到天安门广场悼念,5日广场上戒备森严。

     5日,前往赵府追思的人络绎不绝,包括85岁的新华社前副总编辑彭迪、已故前副总理纪登奎之子纪坡民等,一本吊唁册很快就签满。有吊唁者在一块白绸布上留言,其中一个留言为:「紫阳你安心走吧,小民冲击巴士底,再来厚葬汝」 (博讯 boxun.com)

    赵紫阳生前使用的书房,在其病逝后曾作为灵堂,供人们凭吊。如今,家人已将书房恢复原貌,但赵紫阳身穿牛仔服的遗像依然挂在书房墙上。书房内,5日挂一幅他的遗照,两则分别挂「倡民主坚守良知家人为你骄傲,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永存人间」以及「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能为您的儿女是我们毕生的荣耀」两幅挽联。

    苹果日报报导说,赵紫阳的子女王雁南、赵二军、赵四军等,5日上午聚首一堂向父亲上香拜祭。王雁南表示,赵家人愿意接纳公众拜祭赵紫阳,但从昨天上午进出富强胡同的情况看,有关部门仍不允许一般老百姓到赵家拜祭,而北京部份异见人士一早已被公安严密监视,禁止他们到赵府拜祭。

    及后,赵家亲属在书房外的院子,种植了一株白玉兰树。王雁南说:「含苞待放、白色的玉兰,代表我父亲圣洁的人格,刚好这玉兰花开得比较早,这样每年清明都会开花,每年它开花的时候,我们也都要来纪念他。」

    明报续报导,吊唁册上留下前副委员长田纪云所书「田纪云一家三代人二○○五年四月三日」的遒劲大字。据悉,田纪云是于3日清明节前亲身登门吊唁「老领导」的。在1月28日赵紫阳的遗体告别仪式举行前夕,田曾致函赵紫阳子女,赞扬他们与当局商讨处理赵后事时表现「有理有利有节」,并称赞赵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革命者与共产主义战士」。

    曾任赵紫阳政治秘书的鲍彤因遭软禁,不能亲身前往赵府悼念,他于4月1日写了一篇长文──《当代中国最伟大的改革者──清明祭紫阳》。文章回顾了赵所推动的改革及与邓小平在改革问题上的差异后得出结论,「赵紫阳(在中国历史上)超越毛泽东和邓小平」,「毛和邓,实力比赵强,声名比他显赫,最后自我堕落」。

    赵紫阳在1989年学运期间遭罢黜下台后,一直被软禁在富强胡同6号,直至今年1月17日辞世。4日傍晚,赵紫阳之子赵二军买了一棵近2米高的白玉兰树,于5日上午8时栽在院子内,当时玉兰树的花蕾还紧紧包裹着,但到了中午时分,赵紫阳生前喜爱的玉兰花已纷纷盛开。

    此外,由于赵家仍未就赵的骨灰安放地点与当局达成协议,目前骨灰仍放在赵家。王雁南说:「放在八宝山一个司局级干部(墓室),也就是最基本的、比较低的这种职位的一些去世的人放的地方,显然不合他(赵紫阳)的身份。」

    王雁南又表示,由于86岁的母亲梁伯琪身体虚弱,他们还未敢将父亲病逝的消息告诉她。正在医院疗养的梁伯琪,以为赵紫阳尚在人间,时常向子女询问其身体状况。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5/04/2005040610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