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陕西800矿难家属打得地方官员到处乱跑(图)
(博讯2004年12月04日发表)

    北京消息,数百名愤怒的死难矿工的亲属,在获悉了166名矿工在矿灾中死亡的消息后,今天冲击政府建筑,砸碎玻璃窗和殴打官员,一名现场官员说。

    陕西800矿难家属打得地方官员到处乱跑

    “他们非常愤怒。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亲属的死活。他们见人就打。”一名矿灾附近村庄的支部书记颜芒学(音)说。他当时被堵在建筑中。

    陕西800矿难家属打得地方官员到处乱跑

    “他们要求政府官员出来给他们答案。”他在手机中告诉法新社。他和25名官员堵在建筑的第四层。

    “形势很危险,”他说,一名地方官员已经被打了好几次,脸上都是血。

    政府官员今天证实,失踪的166名失踪的矿工没有生还的希望,这些矿工是在三天前山西铜川陈家山煤矿发生爆炸事件后失踪的。

    目前只寻获了65具尸体。

    多达800名亲属,今天上午10:00前往镇政府办公楼展开游行,办公楼目前是事故处理指挥中心。

    颜芒学说,他们要求高层政府官员出来见他们。

    “没有人出来,40-50名抗议者就冲击四层楼的建筑,砸碎玻璃窗,捣毁办公家具和设备。”他说。

    颜芒学是被安排和其他官员一起通知和安慰死难矿工的家属。

    武装警察的30名士兵过后抵达现场,并包围了抗议者,颜芒学说,当地所有的警察都派来对付暴乱。

    他说:“家属正和政府官员谈判。”抗议者认为政府没有照顾人民的生命。

    在事故发生的时候,有293名矿工在井下,但是只有127人逃出。

    当地官员和家属说,这是国营的矿井管理人员疏忽和贪婪造成的事故,管理人员不顾瓦斯浓度达到了危险的水平。

    陕西铜川陈家山煤矿矿难经过4天抢救,当局12月1日晨宣布被困井下的166名矿工全数罹难,苦盼消息的矿工家属得悉亲人获救无望,积压多日的不满情绪如洪水爆发。800名死者家属冲击搜救指挥部,要求高层官员出面交代不果后,怒砸镇政府办公大楼,并追打官员泄愤,示威者1日晚更冲破矿区封锁线,700军警到场戒备,计画用高压水炮驱赶群众。

    法新社报道,被困在庙湾镇政府办公大楼的村党委书记严芒学用手机向记者表示,搜救指挥部1日早向媒体宣布被困井下的矿工没有生还可能,已全数罹难,矿工家属闻讯后极为不满,群情汹涌,“他们非常愤怒,激动得想打见到的任何人,并要求政府官员出面给他们一个交代。”

    他表示,10时许,800名死者家属和矿工涌至搜救指挥部所在的庙湾镇政府办公大楼外示威,要求高层官员出来对质,并且高喊:“政府不理人民死活”,他坦言,官员都十分害怕出来见群众。

    他说:“抗议者见没有官员出来,其中四、五十人冲入四层高的大楼内,怒砸玻璃窗和家□,见人就打。”包括他在内的约25名官员被困于大楼四楼,他们的处境“十分危险”,一位官员更被殴打至血流披面。

    东方日报报导说,近400名武警抵达现场戒备,当地也即时抽调300名公安,但仍未能驱散群众,当局正考虑出动高压水炮进行驱赶。1日也发生另一宗民众围殴官员事件,目击者称,当时有记者正想拍摄死者家属恸哭倒地的照片,一名矿务局官员出来阻止,数名青年旋即上前围殴官员。

    矿难发生后,外界陆续揭发矿方为追求增产领取超额奖金,罔顾煤矿曾发生火灾,不惜违反安全守则,强迫矿工下井,草菅人命,加上矿方交代事故不清晰,连日已发生多宗冲突事件,前天更有家属在公安面前拆下煤矿党委牌匾泄愤。

    明报报导说,目前陈家山矿难绝大部分遇难矿工家属已到达矿地,善后工作已经开始。陕西省代省长陈德铭前晚到几个安置点探望家属和接待人员,并召开会议,要求各机构从精神上、生活上关心家属,减少他们的痛苦、解决他们的困难。

    他表示要保证亲属今后的生活能够过得去的原则,研究有关政策。据悉,事故中遇难矿工的伤亡补助费、殓葬费将会是历来矿难的最高水平。不过,赔偿标准迟迟未出台,而调查矿难责任的工作亦未展开,令家属极为不满。

    陈家山煤矿事故被称为“目前处理的煤矿灾害中最为复杂的情况之一”,截至昨天上午,井下又发现65具遇难者遗体,其中21具遗体已经升井。霍世昌说,抢险工作遇到新困难:矿工被困的工作面气体浓度5%至9%,达到爆炸威力最强的浓度范围。中共陕西省委书记李建国要求,搜救工作绝对不能出现新伤亡,一切工作都要服从这原则。经抢险指挥部和专家反覆研究,决定临时封闭415号工作面,同时在安全的条件下,搜寻416、417号工作面的矿工。

    另据报导,矿难接二连三地。贵州、辽宁近日分别发生煤矿事故,造成13名矿工遇难、7名矿工失踪。

    据新华社消息,1日凌晨1时,贵州省六盘水市盘县淤泥乡说么备煤矿2号井发生气体爆炸事故,13名矿工死亡、3名矿工失踪。肇事煤矿是属于乡镇政府的有牌煤矿。

    《辽渖晚报》则报道,11月28日中午12时左右,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艾友六矿发生漏水事故,被困井下的4名矿工1日仍未获救。

    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统计,去年全国煤矿百万吨死亡率为4.17,即每开采100万吨煤,有4.17名矿工死亡,其中乡镇煤矿的情况最严重,死亡率为 9.62;其次是国营地方煤矿,死亡率为3.13。中国煤矿死亡率之高,不仅是美国的100可,也是南非的30可,即使人均收入仅得中国一半的印度,其死亡率也只是中国的十分之一。

    此外,河南平顶山市鲁山县新生二矿非法小井11月11日发生爆炸,造成33人死亡,6人受伤。平顶山市委日前决定,将监督不力的鲁山县副县长黄永民、市司法局副局长王长海、市监狱副监狱长裴志德3名官员停职检查。

    河南新密市检察院1日宣布,发生于10月底、造成148名矿工死亡的大平煤矿爆炸事件的4名责任人,包括郑煤集团大平煤矿原矿长助理付相庄、通风科原科长彭向军、通风科调度员贾江华、调度室调度员景永振,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犯罪,日前已被逮捕。

    虽然当局近日先后惩治矿难责任人,但内地网民指出官员撤职只是事后事情,只可给遗属交代,并未能达到预防作用,若负责官员不能根治“经济利益凌驾人命”的心态,矿难将无休止危害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4/12/2004120404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