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高风爽:『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博讯2004年10月31日发表)

    [按]中国的司法执法系统,所谓依法行政,依法办事,依法审判之类,不能是假的。我们强烈支持严正学先生状告公安局的行政诉讼的正义行为。本来,行政诉讼的举证责任在被告政府,严正学先生却以确凿的证据,证明公安局竟然伪造文件作假。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警察的败诉并被进一步追究执法犯法、伪造文件、伪造证据等多项刑事罪,都将是毫无疑义的。但在中国,最大的可能仍然严先生依然是败诉,想要胜诉,仍然非常难。—编者


 一.引  子

    中国的老伯姓盼望清官明君,把当官称作父母官,希望当官的为民作主。官场的黑暗、官员的腐败以及高官们前腐后继的事实,使老伯姓已无法允忍“父母官”欺榨和压迫。诅咒不如反动,陈腐的观念应该颠覆。

    政府应该是服务政府、守法政府、廉价政府、诚信政府、透明政府和责任政府。

    当一个个政府官员只会空喊三个代表,只会权钱交易,只会权为己所用,我们就应理直气壮地把父母官唾弃和颠覆!

    画家严正学勇敢维护自己合法权益,依法状告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公安分局“行政不作为”,当庭揭穿浙江公安部门作伪证意图逃脱不作为罪责之行政诉讼案,就是典例。


二.严正学揭露法官葛佩玉枉法违法并要求“回避葛佩玉       担任本案审判长”的依法诉求,被法院巧妙规避

    2004年10月27日上午8时10分,椒江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开庭审理严正学状告椒江公安案。

    一开庭,原告严正学便根据此前该法院邮寄通知的本案合议庭人员组成,当场向法庭郑重提交了以下书面申请:

    要求依法回避本案的审判长葛佩玉

      基于以下的事实和法律规定,原告要求依法回避葛佩玉为本案的审判长。

    ①、原告起诉被告要求更正出错的《户藉档案》,行政庭转交被告(台州市椒江公安局)的《行政诉讼答辩状》向原告解释是电脑的程序出问题,并非“人为”歧视。而本案的审判长葛佩玉,就当面“人为”歧视原告。

    原告曾帮助浙椒308货轮船主郑振蛟起诉“广东边防局”,找葛佩玉立案。葛扳起面孔训斥原告:“允许不允许你代理此案由我決定,你自已应该明白你是什么人……”原告为遇上一个脸谱化的马列主义老太太,倒抽了一口冷气。葛佩玉的话充满了训斥、恐吓和无知!

    “劳动教养”在法理上介定为人民内部矛盾,被劳教者的身份是公民,并有选举权和   被选举权。因此,包括剝期己过刑满释放的人,都不应受到人为的歧视。

    该案中原告起诉的诉求是更正被告对外提供“原告户籍证明”上,同时并列出现的    

    “刑满释放、解除劳教、少教”的错误;其出错原因是被告下属警察在行政操作时,没  有进行必须的人工选择所致。但葛佩玉在诉讼进入实体审理时,将公开审理程序取消,  故意将出错责任推诿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以暗箱操作枉法裁定驳回原告的诉    讼。

    葛佩玉故意刁难:“是公安部出错,你告得了吗?”目的是增加原告诉讼难度、诉讼成  本和政治风险。迫使原告只能上北京,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以及部长周永康作为第  一被告,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②、原告协助陈振蛟等十一名船员,起诉“广东边防局违法扣留船只、限制人身自由,勒索现金”的十一件民告官案件立案后。葛佩玉作为主审该十一件民告官案件的法    官,竟接受吃请、私自会见当事人;未经审理暗箱操作在开庭前驳回起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第三十二条第十二款规定,私自会见当事人及其代理人是违法的。葛佩玉暗箱作业开庭前“驳回起诉”是典型的徇私枉法”。

    官官相护的弄权卖法、徇私枉法是制度性腐败的结果。

    “法治”就是法律之治。但不等于法院之治、法官之治。假如执法的法官总是用暗箱黑幕操作审判;难免权力失衡,就难免滥权枉法、就难免“仕途不顺走钱途”,而丧失公正、公开审判的操守。他(她)就会心安理得地践踏良知、践踏法律、践踏社会公    正。他(她)们就不会想着理应为扭转邪恶、铲除不公做一点点事,这样的法官必然亵  渎司法正义。

    在这里,原告提供一个数字。2003年5月,中央党建出版社出版了中共中央组织部编辑的《知识分子工作手册》。该书中第50条披露:自1978年至1987年“十三大”前,平反知识分子冤、假、错案达680万件,680万还不包括普通的公民,一个多么触目惊心的数字!这680多万件冤、假、错案的作为,证实了当代执法法官的素质和道德良知的泯灭。

    原告希望审案的法官正视事实;遵循法律的准则和操守,遵守法律框定的角色。法庭不是官场,不是权大压人;是辯论、说理的场所。事实得在法庭上叙述,证据得在法庭上质证;法理得在法庭上辯明;“判决书”不是法律的“手纸”,想怎么判就怎么判是违法的。司法腐败让我们看到暗箱作业中的法官最恶劣的道德沦丧……

    昏官是一种典型的腐败,昏官之害不少于贪官;一次不公正的判决不亚于100次违法犯罪!穿着法袍、手握公器、肩上天平、头上国徽的法官;代表着国家,象征着公正!法官握有国家的绝对权力,左右着当事人的命远。所以,她也必须接受公众评价她的守法和作为。法院发给当事人《执法监督卡》就是赋予公众对她评说的权利。

    ③、2001年,原告起诉椒江区文化局行政不作为,致使色情泛滥。该案被告用纳税人的钱198万,在中山小学门口开设官办夜总会跳裸体舞。葛佩玉作为主审法官,不执行台州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裁定,拒不退回多收的诉讼费。并压制、阻挠原告依法投诉控告。作为一审法官,他不应该不明白:拒不执行“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定是抗法!”

    国家主席、中共党魁胡锦涛先生一再强调:依法治国关键是依法执政、依法行政、依法办事、公正司法!一个小小的一审法院的审判法官,出于报复,她就能抗法!而且在长达三年整整的1000多天的投诉和控告中,仍得不到依法纠正。这又是一个多么触目惊心的事实!

    椒江区法院行政庭葛佩玉坚持向原告收取高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收费4倍,计200元后,还收取其它诉讼费80元。为此,原告在上诉状第七点中提出一审收诉讼费280元与法无据。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台行终字第17号《行政裁定书》裁决:一审诉讼费50元。权大于法的葛佩玉拒绝执行。因此,原告在椒江区法院院长接待日,向负责接待的院长投诉。而葛佩玉闻讯赶来,粗野地干涉投诉。竟当着接待院长和几十位等候接待公民的面,拍着桌子,指着原告鼻子破口大骂原告,言语十分粗暴。此后,尽管原告一再投诉、控告,但葛佩玉至今仍拒不执行台州市中级法院的终审裁定,以拒绝退回诉讼费,报复原告。

    一个法官不管她出於什么动机,是刁难、或是泄私愤或是报复,都不应该拿法律来开涮。葛佩玉无权拒绝执行上级法院生效的终审裁决。拒绝执行,就是对法律的一种藐视!葛佩玉在规定的时间、在规定的地点、规定的接待院长前和依照法律规定行使投诉权的原告发生利害关系的冲突。而且为报复原告,至今仍拒不退回多收的诉讼费,由其审案,必然影响公正。所以,葛佩玉无法公正审理本案。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47条之规定:当事人认为审判人员与本案有利害关系或者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审判,有权申请审判人员回避。

    原告认为:葛佩玉歧视原告、执法不公、拒绝执行上级法院生效的终审裁定,且在法定的院长接待日和原告有过利害关系的冲突后。为报复原告,依仗权力,至今拒绝执行终审裁定退回多收的诉讼费。而且原告也一直向有关部门控告和揭发她的作为和违法的事实。因此,由其任审判长必然影响公正审判。现依法要求回避葛佩玉为本案的审判长。

    此致 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     原告:严正学

    结果法院声称:因今天葛佩玉因故末能参加审理,故改由邵丹任审判长主持审判。就这样,一个庄严的依法裁定问题,便被法院如此“凑巧地”巧妙规避掉了。


 三.严正学当庭揭穿公安伪证,法官装傻故意休庭不予宣判

    被告台州市椒江公安局,由法制办主任陈文丰和王卫尧所长参加应诉。

    庭审接着进入实体审判阶段,原告严正学首先向法庭庄严抗议。严正学义正词严地揭露说:

    “2004年9月9日和9月26日,原告两次提交‘法院依法调查取证和播放视听音像证据’以及‘被告涉嫌伪造证据,要求法院传唤执法人员出庭作证’的书面申请和复议,均遭法院无理拒绝。10月22日,原告再次向法院提出,仍遭法院无理拒绝!

    “原告提出要求播放台州市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政策研究室检察官朱勇杰纠集社会黑恶人员等20余人,在3月29日深夜,聚众骚扰原告家搞恐吓。进行威胁、漫骂;扬言“杀人、放脚筋”和4月17日上午,又围攻威胁原告和两次报警出警的情况。不仅证实现场侵害程度,同时提供实施暴力进行威胁恐吓者现场作恶的证据。如果不是故意袒护包庇,法院怎么会一而再三拒绝依法申请调查涉案人员,而作出‘不谁许你关于调取卢建身份证明和要求执法人员出庭作证申请’的答复。

    “本案暴力威胁、恐吓实施者是检察官和社会上黑恶人员,在长达4个多月的公开侵害中,原告私房被霸占达100多天之久,被告公安机关拒不履行法定职责。如今法院不仅不谁许依法申请调查涉案黑恶人员,还拒绝原告提供播放视听音像证据进行指认和质证。所以,原告只能认为:原告堕入了一个黑洞,今天的法庭只是公、检、法、黑连手对付原告走走过场的地方。原告除了大声疾呼抗议外,等待的将是当庭败诉的判决!”

    审判长的答复是:“被告巳认可原告4月6日的报案,今天法庭争议的焦点是被告倒底有没有作为?所以就‘不谁许你关于调取卢建身份证明和要求执法人员出庭作证的申请’和在‘法庭上播放视听音像证据’。因为,这和争议的焦点无关。”

    严正学不由义愤填膺:“我抗议!不准播放视听音像证据,就无法指认违法的黑恶人员以及他们声色俱厉的杀人、放脚筋的叫嚣;不准许当庭质证是法院包庇违法犯罪。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十四条,(一)、(四)、(五)款,被告执法人员涉嫌制造伪证,法庭‘不谁许要求执法人员出庭作证对质’是公开践踏法律!”

    接着,原告严正学宣读《起诉状》;被告台州椒江公安局法制办主任陈文丰宣读《答辩状》。

    审判长邵丹敲响法槌宣布举证,同时指定由原告开始。

    原告即出示了由光明小区物业提供的证据,此证明了“2004年2月16日,严正学私宅屋门被撬、门锁被换,并被人霸占搬入大量家俱的事实。”

    未待被告质证,审判长急忙发问:“搬入日期?”

    严正学回答:“请被告对原件质证。”审判长:“有复印件,认定时间即可。”

    此后,原告出示被告《关于朱勇杰损坏少量公私财物案卷》,指出是伪造的,其中的《房屋卖买契约》是检察官伪造的。原告出示《调解协议书》、《庭外调解书》,证明原告和检察官无任何经济纠纷。本案相关当事人承认:邀社会人员在江边饭店围攻严妻,三次参与检察官朱勇杰一伙深夜来严宅骚扰威肋、并对严进行名誉诬陷和人身恐吓的事实。

    被告尚未对证据原件质证,而审判长巳急着发问:“时间?”原告严正学抗议:“审判长,不能在时间上对被告提醒或诱导。”

    因法庭外有施工队在打桩,噪音很响。女法警气凶汹训斥旁听席上公民:“说听不清的给我出去!”此时,严正学手拿一叠证据喊女法警转交被告。女法警瞪眼回答“你算什么?凭什么听你指挥。”

    严正学向审判长发问:“是不是这些证据原件不需要被告质证?这个官司我输定了,中国的公、检、法是中共政法委下的三个部门,加上恶黑,我斗不过你们。庭审中,审判长你只记着被告所谓立案时间4月6日。急不可待寻找时间证据,等着当庭判我败诉。”

    审判长敲响法槌命令原告继续举证。

    原告严正学接着出示“私宅被霸占照片4张”、“3.29深夜骚扰现场照片4张,并指着照片上检察官旁正在威胁谩骂的黑恶人员,要求法庭判令被告限期查处04.03.29深夜及继后实施恐吓和骚扰者。”

    嗣后,原告严正学出示2004年6月20日,签发用挂号信邮寄被告《再次要求管辖公安派出所依法保护控告人,并对加害人立案查处、训诫具结悔过的报告(备忘录)》,严宣读《备忘录》被审判长制止。严抗议:“如果不让宣读内容,又不交被告质证,法庭到底审理什么?”

    被告:“我们没有收到过这一份材料。”

    审判长让女法警拿《备忘录》原件给被告,并发问:“邮寄的时间是那一天?”严正学对前来女法警说:“退下去!退下去!!刚在你这么狠,吹胡子瞪眼睛的训斥别人,你应知道这是法庭,你不穿警服不戴警徽,能执行公务吗?你没有资格站在我前面,请你下去。”

    审判长将复印的该《备忘录》文件递到被告前,再次核对“时间?”提醒被告。

    原告严正学控制不住情绪,激动地喊道:“审判长,你应该坐在被告的辩护席上挣被告的辩护费。为什么你总是在提醒、暗示和诱导被告,抢在被告质证前发问。我知道你在提示被告:时间是关健,该《备忘录》邮寄日期是28日,《卷宗》笔录的日期在26日、27日,这样就能判我败诉!你们串通一气,这个官司我无法打了。但是,我有证据证实公安局的《卷宗》是事后伪造的,你们赢不了这场官司。”

    严正学出示被告公安局《卷宗》的副本,向被告提问?

    审判长阻止说:“被告可以不提交《卷宗》。”

    严正学:“审判长,你没有权利替被告回答。这个《卷宗》的副本被告早已由法院转交在我手中,你们想赖也赖不了。请问被告:这个《卷宗》上第一页‘受案登记表’制作时间?”

    被告:“是2004年4月6日。”

    严正学:“请书记员,将这段问话,详细记录在案。”

    严:“请问:经办警官陈荣锋、卢敏青和批准立案所长蒋文章的签名是否是真实的,是否是他们本人自已签署?”答:“是他们本人自已签名。”严问:“批准立案的时间?”答:“也是2004年4月6日。”严问:“办案程序是否是先批准立案,才有后边的笔录?”答:“是的。”

    严正学又向审判长发问:“审判长,法庭上作伪证应承担什么法律责任?”审判长没有回答。严正学重复提问后,自答: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伪造或肋迫他人作伪证的;处1000元罚款、15日以下的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审判长我有证据证实《卷宗》是事后伪造的。”指着两名公安局警官,“提请法庭把被告依法拘留。”

    此时,严正学要求将《卷宗》送公安部作笔迹、时间的司法鉴定引发起旁听席上一片笑声。

    严正学又说;“公安部鉴定会不会公正,我没有信心。而且还得由我付出大笔鉴定费。”

    严拿出他的〈小灵通〉手机,并同时向审判长递交该手机的发票、维修单以及台州电信公司在网证明。

    原告严正学说:“原告4月6日报案时的联系电话是:8567767,后因常遭电话恐吓,6月底重买了手机。被告刚才说《受案登记表》制作于2004年4月6日。该《登记表》上,原告的联系电话竟是:8657593。以上有关该手机的发票、维修单以及台州电信公司《在网证明》证实:原告的电话〈小灵通手机〉购于2004年6月25日,入网时间是6月25日,购买后因电池有问题,7月6日维修后才正式对外使用。请问,被告怎能在4月6日就能知道原告6月底会买下这个电话〈小灵通手机〉,他的选号一定是:8657593。如果被告不能在法庭上证实他确能神机妙算;那么,结论只有一个,被告向法庭提供的《卷宗》是事后伪造的。审判长,这份伪造的《卷宗》还有必要再质证吗?请对作伪证的被告依照《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作出追究。”

    此时法庭哗然。

    审判长:“宣布暂时休庭,原、被及旁听人员全部退庭。”

    原告严正学向法庭提交申请:《请法庭依法对妨碍诉讼,当庭作伪证的被告及当事人作出处理》。该文如下:

    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和旁听席上广大的公民朋友们:

    谢谢大家参与我的“行为艺术”和见证审判的全过程,庭审中大家都看清了被告及当事警察作伪证的行为。这是对法律的猥亵和藐视,这一幕,发生在代表公理和正义、公器在握的执法人员身上,尤为可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提请法庭依法对妨碍诉讼,当庭作伪证的被告及当事人依法作出处理。

    此致 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

    原告人:严正学(签名)2004.10.27

    十分钟后,法庭重新开庭。审判长宣布:本案择日宣判。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4/10/2004103101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