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明天?! 哭吧! 西安碑林祭台村民绝望等强拆
(博讯2004年10月12日发表)

    (大纪元记者王玲玲、冯长乐11日采访报导)陕西碑林祭台村7号发生强制征地拆迁的流血冲突事件,碑林区区长史小红、副区长罗小平从9月13号雇用黑社会『镇暴』下,已有四名老人在惊恐中去世,另有几十名村民被打伤、多人被抓。祭台村的强制拆迁明天12号将进入实质性的正式拆迁,一村民说:「不光是地痞流氓进来了,那些个机器什么的也早就来了。明天?! 哭吧!」

     村民今天告诉记者:「明天是“他们”对村民房屋下黑手的开始。政府规定的强制执行的开始。村民们大难临头的真正开始。国家规定:公检法不能参与、介入拆迁,所以区上纠集了黑社会、民工反正是污合之众,在9月13号就进村了,他们非法进入村民家,所谓的丈量房子、土地,主要是让村民签协议,同意拆迁。不签字的村民就会被打,他们还逼著那些租房住的人,赶紧收拾走人。没人敢言语,都是敢怒不敢言,敢言的,像我们的侯队长,10月7号那天他看到在家具中心地痞流氓把村民打伤了,上前维护制止行凶,他自己反被打,9号夜里就让警察给逮走了,罪名是煽动村民闹事。现在已经有五个人被抓走了。还被刑事拘留。刑事拘留的意思就是可以无限期的拘留你。他们现在都碑林看守所。我妈就是被拘留的其中一个。」 (博讯 boxun.com)

    记者问:你妈妈多大岁数?为什么被拘留?现在情况怎样?你有没有去要人?

    答:「7号那天我妈跟其他村民一样去守卫家具中心,被几个黑社会流氓抬起从两米多高的家具中心的门口扔下台阶,当时就起不来了,我姨妈也是这样被扔下来的,肋骨被摔折了,不能动弹,她们都是60岁的人了。当天我妈就被抓了。

    我去到看守所要人,要看我妈,看守所的人说,你再来就把你也拘了。没有碑林公安局局长的签字,祭台村的一个都不能放。回家等著吧,拆完了就放了。

    听说村里有村民当天去北京上访,在长途汽车站就被截回了,在火车站、汽车站都有人盘查,只要是祭台村人,就要被截住。

    其实我跟你说话,我也很害怕,村里的电话也是被监视的,很多我不能告诉你,我怕被打击报复,村里有一个「秀才」知书达礼的,有文化,知道法律,也是个「老政治」了,过去啥运动(中共的历次政治迫害)都参加过,跟外人吐露了这里的事,被国家安全局带走,回来后发神经病了。这两天嘴里老是念叨「我崇拜毛泽东,我相信马列主义」,昨天夜里他也逃了。他曾经跟我说:别说话,现在不是讲话的时候,等什么时候那些贪官落马时,气候变了,你再说话。

    村里很是恐怖,人心惶惶的,老百姓没有任何安全感,黑社会在这里横行霸道,整天递著棒子在各家各户门前晃悠,我们真的像犯人一样,被黑社会管著。如果政府已经变质成这样了,我想我只有两条路。要么当黑社会,要么就自杀。哪里有过这样忍气吞声任人宰割的日子!」

    记者问:你们村的家具中心是属于谁所有?好像暴力首先从那里开始的。

    答:「家具中心是集体企业,是由一个开发商盖的,租用我村的地,使用期为12年,已经使用六年了。我村有50%股份。开发商跟政府勾结,政府硬说这个建筑是违章建筑,还说什么集体财产不赔偿,所以他们进村后,首先要拆的就是家具中心。

    村民全去了,把中心围住,不让拆,僵持著,后来他们先动手,很多村民手上没有家伙(武器),就被打,没想到政府真狠,真动手打老百姓。村里年龄的人比较多,受伤的很多都是老年人,妇女比较多。有一个梁姓的36岁的人,被打的用担架抬上救护车的,眼睛被打瞎了,还有一个39多岁的被打到大小便失禁。

    9月13号进入以来,已经陆续有四位老人去世,都是连惊带吓的走的。昨天(10号)死的那个梁姓老汉,60多岁,平时身体好著呢!7号那天在二环路上,被地痞殴打,让他走,他就抱著一棵树不走,几个地痞一起有拉有拽、有推有踹的,当晚就被家人送医院,10号就死了。连续死了好几个老人,村里人都很害怕也私下议论纷纷。他们都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让他们离开土地,他们能怎样想呢?我不知道我妈如果回来后,看到家没了,房没了,我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得了这个事实。我担心我妈!」

    记者:村里的人为什么对拆迁有如此大反弹、强烈的不满呢?

    答:「你是城里人吧,你见过150米的马路吗?本来要修50米宽的路,现在又改为要多征出100米了,我们村整个都要被铲平!一户不落下。我们是城中的村,因为我们还是农业户口,其实我门村是在城里范围,黄金地段,四通八达,周围都是商业区。村民大多以出租房子给城里人住为生活来源的。虽然我们的位置是身在城里,但身份是农民,我们享受不到国家的任何补助,比如:社会保障、福利待遇,什么都没有。

    我们家有1,200平方米,4层楼,每层300平方米,这土地是我爷爷那时买的,住了好几代人。我家这个大宅子,也就能得到二百万元的拆迁补偿,这些钱能买回我家这个面积的房吗?国家政策说,拆迁后的住房不能低于拆迁前的水平。区上的文件说,每平米给补偿1,400元,可是买商品房,还得是最不好的那种,现在的平均价还得一平米2,400元左右呢。

    这些原本属于集体所有的土地,结果现在变成了国有土地,政府给村里(集体)的补偿一亩地为六万元,而政府卖给开发商一亩地为二、三百万元!我们农民真是吃亏大了!

    要使用我们的土地,有不给我们安置住处,说是让我们「自行过渡」。两年后政府给盖好新房子就搬进去。拆迁补偿款也没有,政府给我们的都是空的,不能兑现的。很多村民都要去找房子住了,原本都是出租户。

    明天就是忌日。12号前签字的村民未来搬到新房可以分到三层,12号以后签字的只能分到两层。真是逼著我们签字。」

    记者:你估计明天会怎样呢?会不会有更多的警察等再来呢?

    答:「不光是地痞流氓13号就进来了,那些个机器什么的也早就来了,明天?! 哭吧!」

    关于10月7号那天的暴力拆迁,另外有位村民告诉记者: 7号那天警察就有上千人,黑社会有500多人。那些个警察站在人行道上,看著黑社会打、砸、抢,他们不动手,他们负责不让村民跑出村,他们5个人一排,200米的路,都是警察,你说有多少人吧。还换岗。我活了60多岁,见过国民党军队,见过日本鬼子,都没有见过今天政府的这个阵势!手里都拿著家伙。我们是谁呀,我们不就是老百姓吗?跟我们老百姓老农耍横算什么本事呀!他们抓著人的脖领子就打,什么也不问,也不管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下手真狠呀!多少人都打伤了。现在我们都不敢出门,让都在家里呆著。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4/10/20041012003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