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顾雏军郎咸平公案反思 经济学界为何集体失语?
(博讯2004年08月20日发表)

    

     汪涵 (博讯 boxun.com)

      郎咸平寒心了。

      他大概没有料到,就在格林柯尔的老板顾雏军正式对他提起公诉的第二天,曾经被他“炮轰”的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也进行了公开回应——他认为,郎咸平关于TCL的财务分析以及由此产生的相关质询是建立在不可比的基础上的。

      作为一位独立学者,一方面要艰苦地作学术研究,一方面还要顶住官司缠身的压力,他还能孤军奋战多久?

      “到现在我惟一遗憾的是,整个经济学界还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公开支持我,”郎咸平曾对本报记者说,“我不希望自己孤军奋战。”

      但是,这一次,国内经济学界确实集体失语,他们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良知” 也彰显不力。

      我们把国内的经济学家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理论研究型,也就是通常说的“学院派”;第二类是商业型,效力于投资银行的;第三类则是为政府和公共利益服务的。

      第一类经济学家,独坐书斋,不愿介入此事;第二类经济学家,由于牵涉到特定商业集团的利益,也不愿开罪其中一方;至于第三类经济学家,既然服务于政府部门,也就应当谨言慎行,少开尊口。

      在社会需要听到他们的声音的时候,他们保持缄默。所以,我们要敲打他们的社会责任,我们呼唤他们的学术良知。

      其实,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经济学家肩负着更崇高的社会使命。

      如果他们能做到的仅仅是不说谎话、不非法牟利而已,那他们作为经济学家的公共知识分子,其价值就值得怀疑了。

      如果在一个社会中多数学者都不敢、不愿、不会讲真话,敢于说真话的少数学者却无人赞同、无人喝彩,那又是怎样的悲哀?

      郎咸平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敢于独立地、负责任地根据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发出自己的声音。而这样的学者实在太少了,包括前不久我们又痛失的一位——杨小凯。

      现在,我们只希望这些独立学者们都能得到应有的宽容和保护。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4/08/20040820223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