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原黑龙江省政协主席韩桂芝免职前后
(博讯2004年06月24日发表)

     核心提示

       ●6月10日,政协黑龙江省第九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关于免去韩桂芝省政协主席职务的决议。观察人士指出,在政协常委会上免除省政协主席职务在国内尚无先例。 (博讯 boxun.com)

      ●2月20日,中纪委来人将韩桂芝从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高干病房中带走,一位副主任医师和一名护士曾携带韩的病历一同赴京,约一周后二人返哈。

      ●今年1月5日,韩桂芝亲口向记者澄清:宝马撞人案中的苏秀文不是她的儿媳,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和她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任何关系。

      ●黑龙江省委一位知情官员提供的说法是:韩桂芝当年曾不主张任用马德,但马德送给她的80万元人民币她虽然没要,但是也没退,而是给她妹妹———哈尔滨市医药行业某局一位常务副局长存了起来。

      ●1月21日(农历除夕)下午,韩桂芝的大儿子、黑龙江省光大银行副行长陈泓播被中纪委来人从家中带走,消息称,韩的二儿子和两个儿媳,以及韩的妹妹,均被双规。

      6月10日,黑龙江省政协礼堂三楼,省政协九届七次常委会议的最后一天。

      上午10时30分左右,中共黑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刘海生出现在会场,宣读了《中共黑龙江省委关于韩桂芝免职的通知》。

      通知的内容很简短———省政协党组:中共中央2004年5月20日决定,免去韩桂芝的黑龙江省政协主席职务,请按政协章程规定办理。

      “会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会议的某项议程与韩桂芝有关。”会议现场的一位媒体人员说。

      但在当天的会议日程表上,列有“通过有关决议”一项,该内容被安排在省政协副主席曹广亮总结讲话之前,为会议倒数第二项内容。

      刘海生宣读通知后,曹广亮宣读了《政协黑龙江省第九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关于免去韩桂芝省政协主席职务的决议》。———政协黑龙江省第九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决定,免去韩桂芝政协黑龙江省第九届委员会主席职务,报政协黑龙江省第九届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备案确认。决议随即在会上表决通过。

      文件显示,关于韩桂芝免职的通知下达于5月29日。据了解,当日,中共黑龙江省委同时发出另一份通知,免去韩桂芝的党内职务。

      有观察人士指出,在政协常委会上免除省政协主席职务在国内尚无先例,但只此一项决议组织召开政协全体委员会又牵扯较广,现行程序应为应急之举。在明年的省政协全体委员会上将会履行正式程序。

      该人士同时指出:“由此可见,韩桂芝的问题是必须尽快解决的。”

      双规传言与缺席两会

      3月7日,辽宁、吉林两省政协主席出席了全国政协会议首场记者招待会,黑龙江省代表团则由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王涛志出面介绍情况。

      韩桂芝最后一次正式露面是在今年2月14日,黑龙江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于当日闭幕。此前一天,作为省政协主席,韩桂芝在黑龙江省政协九届二次会议闭幕式上致闭幕词。

      数日之后,坊间即出现韩桂芝被“双规”的传言。

      当时,哈尔滨市政府一位局级官员曾向记者透露,哈尔滨市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期间,韩桂芝被“双规”的消息在人代会的餐桌上曾被人提起,至于原因则并不明朗。

      2月21日晚,记者打通韩桂芝秘书的手机求证此事,但对方称:“你打错电话了,这个电话现在是我用,他不用了。”此后至23日,该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2月23日下午,黑龙江省政协门卫处,记者表示要找韩桂芝的秘书,对方称“下午没来上班”;记者又说找韩桂芝,对方称“也没来”。

      23日17时许,记者拨打韩桂芝住宅总机电话,表明身份后,接线小姐表示:韩桂芝家的电话没放好。当日,黑龙江省纪委对此事的答复是,“不清楚”。

      21日起,记者多次拨打韩桂芝1月份留给记者的手机号码,但拨通后均响起提示音:用户已转至全球呼。

      3月,全国“两会”在北京召开,在全国政协会议的出席人员名单上,韩桂芝的名字仍然在列。记者曾电话查询大会联络处,对方告知了韩桂芝的房间号码,但这个电话号码一直无人接听。

      3月7日,辽宁、吉林两省政协主席出席了全国政协会议首场记者招待会,黑龙江省代表团则由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王涛志出面介绍情况。

      整个“两会”期间,对于韩桂芝的缺席,官方并无解释。

      有消息人士披露,全国政协会议前夕,黑龙江省委曾提出黑龙江团由省政协第一副主席曹广亮带队,但曹表示其不是全国政协委员,后即委托王涛志带队。

      从高干病房被带走

      记者从权威渠道获得信息:韩桂芝并非被双规,而是被立案审查。相关人士就此指出,只有在某一件或某几件事情上证据掌握得很清楚了,才会越过“双规”直接进入立案审查阶段。

      经消息人士确认,黑龙江两会闭幕后,韩桂芝因健康原因住进了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二五病房(高干病房),数日后,中纪委来人将韩桂芝从病房中带走。

      “中纪委将韩桂芝从病房带走是阴历二月二的前一天。”二五病房一位副主任查看电脑记录后确认,这一天是2月20日。

      当时,中纪委还曾要求高干病房一位副主任医师和一名护士携带韩的病历一同赴京,约一周后二人返哈。

      关于韩桂芝的病情,上述病房副主任称不能透露更多情况。他说,韩桂芝的身体情况一直在检查,到北京后还查了一段时间。

      记者在病房逗留期间,几名护士也证实韩桂芝在病房被中纪委来人带走这一事实。

      一位护士还说,韩桂芝住院前几天还有很多人来探望,到2月19日这一天就没有人来了。

      6月16日上午,在黑龙江省政协,多位工作人员证实,韩桂芝自黑龙江省两会结束后就没有在政协露过面,但在免职之前,省里所有的文件还都照发给她。

      一位保洁员证实,韩桂芝的办公室至今保留,其个人物品还都没有搬走,但办公室已被搜查过。

      另一位工作人员透露,韩桂芝的66号奥迪车已被省委收回,韩的秘书和司机至今没有重新安排工作。

      韩桂芝的秘书在电话中说,他还在政协上班,但关于韩桂芝的事情“我不能说什么”。

      对于韩桂芝被免职的原因,有关方面始终讳莫如深。

      黑龙江省政协秘书处对记者的采访要求如此回应:组织部宣读对韩桂芝免职的决定,采访请到省委组织部;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答复:文件是以省委名义发布的,请找省委办公厅;黑龙江省委办公厅则答复:确是省委发文,其他情况还是要找组织部,办公厅不清楚韩桂芝免职的具体情况;近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得信息:韩桂芝并非被双规,而是被立案审查。

      相关人士就此指出,只有在某一件或某几件事情上证据掌握得很清楚了,才会越过“双规”直接进入“立案审查”阶段。

      韩桂芝的“三个8年”

      有接近黑龙江省高层的人士评价:韩语言犀利,敢说敢做,性格像男人那样雷厉风行,但这些令人欣赏的优点反过来亦遭人诟病:这个女人太霸道。

      在一些黑龙江官员的眼中,韩桂芝的仕途一路顺风顺水。

      一位省委官员回忆了一段往事,韩桂芝任黑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时,他曾和韩一起陪同中央有关部门考查干部,休息时,韩对身边人说:“我是经历了三个8年抗战,用了24年的时间才到今天的位置。”

      这三个8年如何理解?韩桂芝当时并没有说明。

      而一位知情人士解读说:韩桂芝1943年出生于哈尔滨,求学、下乡和在大兴安岭地区工作的历史加起来应该恰好是三个8年。

      这期间,韩桂芝毕业于东北林学院林业机械专业,并到黑龙江省大兴安岭“五七”干校接受锻炼,随后就职于大兴安岭地区行署劳动局、大兴安岭林管局。

      至1988年,韩以大兴安岭林管局副局长(副地级)身份调回省城任黑龙江省监察厅副厅长,三年后进入省委组织部任副部长。

      自1991年起,历经四任省委书记,韩桂芝屡获升迁。

      1996年起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兼省直机关工委书记;1997年起任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长,省委党校校长;2002年1月起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党组书记,省委党校校长;2003年再次当选为省政协主席;是中共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

      有接近黑龙江省高层的人士评价:韩语言犀利,敢说敢做,性格像男人那样雷厉风行,但这些令人欣赏的优点反过来亦遭人诟病:这个女人太霸道。

      一位副省级干部私下里曾表示,不希望在任何方面将自己和韩桂芝放在一起比较。

      “类似的对立情绪在很多不同级别的干部心里都有,只是不敢表达罢了。”一位干部这样对记者说。“原因很简单,韩桂芝一辈子都在管人(干部),她让你上你才能上,让你下你就得下。”

      2002年2月1日,韩桂芝当选黑龙江省政协主席。

      她的前任政协主席马国良2000年2月26日当选,此时就任不足两年。

      当时的媒体消息称:“马国良因年龄原因,辞去政协黑龙江省八届委员会主席职务。”

      但马国良离职后,任职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至今。

      一位老干部说,政协班子一任四年,在黑龙江,政协主席一职有“超期服役”的,但在马国良之前,未见提前离任者。

      “宝马撞人案”两见韩桂芝

      当时,这位省政协主席曾热情地迎到门口与记者握手。并随之澄清:宝马撞人案中的苏秀文不是她的儿媳,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和她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任何关系。

      今年初,由于采访“哈尔滨宝马车撞人案”的缘故,本报记者曾与韩桂芝见过两次面。

      此前的2003年10月16日,44岁的哈尔滨市妇女苏秀文驾驶牌号为“黑AL6666”的宝马汽车撞死农民代义权之妻刘忠霞,另有12人不同程度受伤。

      12月20日,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以“交通肇事”判处苏秀文两年徒刑,缓期三年执行。

      就此,互联网上掀起轩然大波,苏秀文被认为有高官背景,而一种传播甚广的说法是:苏是韩桂芝的儿媳。

      今年1月5日,韩桂芝在她的办公室约见记者。

      当时,这位省政协主席曾热情地迎到门口与记者握手。并随之澄清:宝马撞人案中的苏秀文不是她的儿媳,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和她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任何关系。

      韩桂芝当时表态,不管苏秀文有什么背景,有关部门都要依法办事,公正处理,对百姓负责,要给老百姓一个明白。

      韩桂芝还说,她感觉“冤枉”,但“不恨网民”,因为他们“不了解真相”。

      她说:“如果(苏秀文)有后台、有内幕,要搞清楚,没有的话不能这样搞攻击,政法口、司法口要公心处理、调查清楚;新闻口也要说清楚,不要让百姓借题发挥。”

      当时,韩桂芝还向记者提供了关于相关传言在网络上的原始出处———哈尔滨市政府公众信息网。

      1月7日晚,记者致电韩桂芝核实她和黑龙江省原关姓副省长关系的传言。

      在第二天见报的稿件中,记者写道:“韩桂芝强调,互联网上部分网友毫无根据攻击官员的态势非常不好,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党群关系和干群关系。”

      1月8日上午,韩桂芝通过秘书再次将记者约至她的办公室。

      这一次,韩很生气,她表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党群关系和干群关系”这句话她说过,但是记者不应该刊发到报纸上,这样会给大家造成误解———对她一个人的传言是不足以影响到党群关系和干群关系的。

      韩桂芝认为,记者误读了她的话:她的意思是要以负责的态度,认真搞清事情真相,公道处理,给百姓一个明白,这样才不会影响党群关系和干群关系。

      此次见面持续了三个小时,韩桂芝说,通过前一次的接触,她已经将记者当成朋友了,但现在她对记者这个朋友“很失望”,她希望记者可以采取补救措施。

      记者当时表示,如有必要,可以再写消息,重新阐述她的意思。韩考虑再三,认为这样更加不妥。

      “马德送她80万元”

      黑龙江省委一位知情官员提供的说法是:韩桂芝当年曾不主张任用马德,但马德送给她的80万元人民币她虽然没要,但是也没退,而是给她妹妹———哈尔滨市医药行业某局一位常务副局长存了起来。

      韩桂芝被免职后,一些媒体披露其涉及问题与马德案有关联。消息来源多引自今年3月的香港《文汇报》的一则报道,韩桂芝被双规的信息即为该报最早披露。

      马德曾任黑龙江省绥化市市委书记,黑龙江省纪委发布的消息称,自1995年以来,马德利用职务之便和手中之权,先后收受多人巨额贿赂,买官卖官,索贿受贿。

      从1995年至2002年4月,疯狂敛财折合人民币2385万元,其中包括人民币1875万元、美元31.9万元、港币12.7万元、各类物品价值人民币240万元,已核实认定马德受贿人民币502万元、美元2.5万元。

      “马德案”涉及领导干部达260多人,人数之多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的。

      据绥化市政府部门介绍,绥化市包括下辖10个县市的处级以上干部有50%以上都卷了进来,其中涉及绥化市县(市)和各部门一把手50多人,加剧了当地不正之风的滋生蔓延,致送礼行贿、买官卖官之风愈演愈烈。

      黑龙江省委一位知情官员提供的说法是:韩桂芝当年曾不主张任用马德,但马德送给她的80万元人民币她虽然没要,但是也没退,而是给她妹妹———哈尔滨市某局一位常务副局长存了起来。

      这位官员说,在韩被立案审查后,她的妹妹也落马了。

      关于马德案,记者了解到一个细节———今年4月初,黑龙江省交通专科学校内举办了一场篮球赛,名字叫做“卫士杯马德专案组篮球赛”,参加者为省、市纪检、公安、武警和劳教部门等。

      有关人士介绍,该篮球赛举办之时,即为马德案审查结束之际。但他表示,目前马德案还没有移交到法院。

      家中只剩丈夫一人

      消息称:韩桂芝被立案审查后,韩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儿媳,以及前文提到的韩的妹妹,均被双规。

      韩桂芝被中纪委从医院带走的第三天,中央有关部门召集黑龙江省副省级以上干部(包括离、退休干部),正式通知韩桂芝被立案审查。

      而在此之前的1月21日(农历除夕)下午,韩桂芝的大儿子、黑龙江省光大银行副行长陈泓播被中纪委来人从家中带走。

      来自权威渠道的消息称:韩桂芝被立案审查后,韩的二儿子和两个儿媳,以及前文提到的韩的妹妹,均被双规。

      6月23日中午,哈尔滨市赣水路11号大院。韩桂芝的家只有她的丈夫一人。

      对于妻子的情况,他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在等组织上的消息。”

      另有消息称,韩桂芝案牵扯甚广。记者了解到,韩被中纪委带走之后,牡丹江公安局局长韩健及其妻子、原黑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女儿卢某某也被双规。

      卢被双规前是黑龙江省交通厅财务处处长,后任交通厅下属的海事局副局长。而韩健被双规前刚刚进行完副厅级干部的公示,即将交流到另一座城市任职公安局长。

      消息人士称,上述二人与韩桂芝关系密切。

      韩桂芝第一任秘书张学文亦被双规,双规前,张学文任职黑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务委员(副厅级)。有人认为,这印证了韩桂芝的问题是出在其担任省委组织部部长和省委副书记期间。

      6月23日上午,在哈尔滨地处僻静的一家干部培训中心。记者向门卫提出要见中纪委的同志,门卫愣了一下,问:你找中纪委哪位同志?

      “我是记者,想采访韩桂芝被免职的有关细节。”

      几分钟后,一位中年男子到大门口对记者说:“他们不接受采访,有什么事你可以找黑龙江省纪委。”这位男子自我介绍,是培训中心的保卫部经理而培训中心一位工作人员私下向记者透露,中纪委两个部门的同志已在此驻扎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在查什么案子”。

      韩桂芝简历

      1943年2月生,黑龙江哈尔滨人。

      1965年10月入党,1965年4月参加工作,东北林学院林业机械专业毕业,高级工程师。

      1960年~1965年在东北林学院机械制造系林业机械专业学习。

      1965年~1966年任内蒙古自治区图里河林业局社教队队员。

      1966年~1968年任林业部基建总局机械筑路总队干部部干事。

      1968年~1979年在黑龙江省大兴安岭“五七”干校学习、劳动,任大兴安岭行署劳动局劳动调配科、工资科工作人员、副科长。

      1979年~1981年任大兴安岭地区行署劳动局、林业管理局劳资处科长。

      1981年~1983年任大兴安岭林管局科技处副处长、行署科委副主任。

      1983年~1988年任大兴安岭林管局副局长(副地级)。

      1988年~1991年任黑龙江省监察厅副厅长、党组成员。

      1991年~1993年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七届人大常委、人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1993年~1996年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委老干部局局长,省八届人大常委、人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1996年~1997年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兼省直机关工委书记。

      1997年~1999年任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省委党校校长。

      1999年~2002年任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

      2002年1月起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党组书记,省委党校校长。

      2003年1月在政协黑龙江省第九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再次当选为省政协主席。

      中共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

      2004年5月29日,被黑龙江省委免去党内一切职务。

      2004年6月10日,黑龙江省政协九届七次常委会议通过免去韩桂芝政协主席职务的决议。新京报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4/06/2004062405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