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艾滋病人不堪歧视报复邻里 杀死8人伤1人后自杀
(博讯2004年04月12日发表)

       北斗 中国青年报记者 蒋韡薇 万兴亚

       4月4日,清明节,河南平舆县后刘乡马李坡村。 (博讯 boxun.com)

      村民李留刚按照当地的风俗,为死去的嫂子张灵芝和侄子李昂的坟茔培上了新土。

      记者看到,在绿油油的麦地里,这一高一低两座相连的土坟格外扎眼。

      李留刚说,哥哥李留松接受不了突然失去妻子和爱子的事实,已经离开伤心地,外出打工去了。他们至今想不明白的是,两家之间从未有过矛盾,邻居李志星为什么会向他们的家人下毒手。

      在马李坡村,同样悲痛难忍的还有另外3家人。

      去年4月21日,艾滋病患者李志星因为忍受不了邻居及家人的冷淡和歧视,先后杀害了邻居李德华的妻子曹红轩及两个儿子李群立、李帅;李留松的妻子张灵芝和儿子李昂;李党培的女儿李佳佳和儿子李胜;李献军的儿子李梦豪。此外,李志星还重伤了李献军的妻子池翠叶。这4家的男人均因当时外出打工而逃过了这场劫难。

      李献军当时在外打工,村里人不敢告诉他儿子已死的真相,只说他妻子病了,叫他回来看看。处理完妻子的抢救工作,他回到家,看到儿子的尸体。这个30多岁的壮汉,当时就哭昏过去。

      血色清晨

      在村外的一个麦地边,李党培年近70岁的老父亲和李献军,向记者哭着讲述了一年前那个血色清晨发生的一切。

      李党培的母亲目睹了当时的惨剧。老爷子说,那天早晨大概7点多钟,他老伴突然发现邻居李志星拿着菜刀冲进屋子,还没等她明白是怎么回事,两个还在睡梦中的孙子孙女就遭遇了不幸。等老太太反应过来追出来时,李志星威胁说:“你要是跟过来,连你也杀了!”

      老太太大叫:“杀人了!杀人了!”却无法阻止凶手的进一步行凶。

      李志星从李党培家出来后,就到了紧邻的李献军家,当时李献军的爱人池翠叶正在做早饭。李志星一句话没说,举刀就砍。池翠叶躲闪时,惊动了正在睡觉的儿子李梦豪。小梦豪看见妈妈被砍,就拼命拽李志星的衣服,结果被李志星砍死。

      这时,听到喊叫的邻居们从各个方向围了上来,李志星就掉头往村外跑。池翠叶因此逃过死劫。

      这时人们才发现,李志星在这个早晨,还杀害了李德华的妻子曹红轩以及两个儿子李群立、李帅;李留松的妻子张灵芝和儿子李昂。

      曹红轩曾与李志星有过同居关系,还没有办结婚手续,就因为性格不合分开了。她和两个儿子是最先遭到李志星毒手的。

      李志星被邻居和闻讯赶来的公安人员一路围追,最后在无路可逃时,投进了村外的一个机井,自杀身亡。

      前前后后,5家共计9条人命就在这个早晨突然地、以一种马李坡村民之前根本想像不到的方式离开了。留下的,是这9个人亲属无尽的悲痛和对艾滋病有增无减的恐惧。

      谁制造了这起惨剧

      李党培的父亲和李献军对李志星的暴行至今依然非常愤怒,但是,他们同时都谈到,李志星并不是天生的杀人狂。和马李坡的大多数人一样,李志星在这里出生、长大。李献军说:“他就是有点内向,平时为人还不错,和村里人的交往也还正常。他也是被逼的。”

      李党培的父亲说,在围追李志星时,大伙儿就问他,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连小孩也不放过?李志星说:“谁让你们瞧不起俺,谁让你们的小孩不与俺的小孩说话,欺负我们家小孩?没有时间了,否则我还要……”

      李献军说,此前,大家的确是躲着李志星和他的家人,是怕被传染上艾滋病。“在这之前,只知道艾滋病是一种能传染的绝症,具体怎么传染不知道。”

      李献军告诉记者,当时李志星的左右邻居中,4家就走空了3家———举家外出打工,就是害怕被传染上。剩下没走的邻居,也不敢和李志星一家来往。村里的大人一见到李志星就纷纷躲开,孩子见到李志星家的小孩要么跑,要么就围着打。在农村,邻里之间经常会相互借用一下日用生活品或劳动工具之类的。李志星发现,无论他借什么,邻居都不再借给他了。有一天,李志星忍无可忍,站在村子中央破口大骂。

      李献军说,因为害怕被传染,村里人不停地到村里和乡里去反映情况,要求政府采取措施,将李志星一家隔离起来。李党培就去反映过,因而他猜测,这也是导致李志星报复邻居的重要原因。

      李党培的父亲说,李志星还没被检查出是艾滋病人时,村里人就已经疏远他了。因为在此之前,他爱人冯小红已经被传出是艾滋病人。

      李志星和他的两个孩子2002年4月被确诊感染了艾滋病病毒。而他爱人2001年夏天被传出因卖血感染了艾滋病。

      2002年秋天,冯小红去世。村里人说她“临死前瘦得像个猴”。

      李献军说,冯小红是艾滋病人的消息最早是从她娘家传过来的。邻居们感觉最明显的是,自从冯小红生病后,她的娘家人突然有一天再也不露面了。

      李党培的父亲说,就连李志星的父母也是和李志星一家分开过的。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李保国夫妇证实有这回事。李志星的母亲说,自从知道冯小红是艾滋病人后,她没有再踏入儿媳家一步。李保国夫妇也不再让李志星的儿子和女儿到自己家里玩。要为冯小红和她的孩子准备饭菜时,每次也是李保国夫妇先在自己家做好了,再从自己家的饭盆里倒进李志星家的饭盆。送菜送饭时,李保国也是能不进屋就不进屋。

      李保国夫妇说,当时他们也是没办法。他们当时对艾滋病的了解也很少,特别怕传染上。因为李志星的事,他们两口子的邻居也多次警告他们,要离李志星一家远点,别因为李志星一家坑害了大伙儿。

      根据李献军等4家提供的材料,李志星的杀人前兆在2003年3月份的一天就出现了。那天,李志星扬言要对曹红轩下手,说是曹如果不是跟李德华“跑”了,他也不会娶一个得了艾滋病的妻子,自己和孩子也不会被感染,更不会被村里的人看不起。

      “可那时候,我们谁也没想到他真的会杀人。”李献军说。

      谁该为惨剧的发生负责

      村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2002年李志星和两个孩子被确诊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一气之下,李志星就将两个孩子留在了检查中心。之后该中心所在地方政府将两个孩子送到平舆县民政局,民政局又将孩子送到后刘乡政府,乡政府再辗转送到李志星家。马李坡村村民们得知消息后,就老去乡政府反映,要求对李志星一家隔离。但是,从2002年下半年至去年4月,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并没有引起乡政府足够的警惕和重视。李德华等人认为,正是政府的这种不作为,导致了李志星心理变态,最终报复社会,殃及邻里。

      据悉,惨剧发生一个多月后,平舆县有关部门联合处理这起事件,方案是给每个遇害人赔偿现金1800元。

      李留松等人的情况反映书提到,有关部门送钱时还警告他们,别指望靠着死去的老婆孩子发家致富,政府不欠他们的。

      但是李留松等4人并不认同有关部门的这一说法,准备请律师上诉,告政府行政不作为。

      李献军说:“如果政府重视了我们的意见,积极采取措施,这件事是有可能避免的。”

      他认为,政府应该采取隔离措施,告知百姓艾滋病是怎么回事。“如果政府能帮助我们充分了解艾滋病,也不会那么恐惧,躲避李志星一家,导致了他的极端行为。”

      去年年末,平舆县有关部门将赔偿金额提高到了每个遇害人赔偿1.5万元。

      但是,李献军等4人至今仍觉得政府的赔偿额太低。理由是,去年也发生在平舆县的黄勇杀人案的每个遇害人的赔偿金额最少的是3万元,多的有5万元,甚至有8万元。他们认为,既然这两个案子政府都有责任,为什么赔偿金额不一样。

      但是,政府也有政府的难处。

      后刘乡的一位干部说:“我们愿意看到群众得艾滋病吗?谁能想到李志星会杀人呢?再说我们自己对艾滋病的防治也闹不明白,又哪能管好群众的事呢?且不说李志星杀人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压力,就连赔偿群众的钱,我们也是作了好大的难才凑齐的!如今群众还是不满意。你说咋办?!”

      再有艾滋病人怎么办

      记者在马李坡村随机问了几个村民,大都表示现在了解了艾滋病的传播方式。因为惨剧发生后,大家都注意从电视上了解相关知识了。

      村民小王告诉记者,他至少知道握手不会传染艾滋病了。

      围绕李志星自杀的那口机井,现在马李坡村和这个机井所在村的村民还在打“口水”官司。后者希望前者主动把这口机井填埋了。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去年平舆大旱,也没人取这个机井的水,甚至不敢用这口井的水浇地,还是担心传染艾滋病。

      记者在李志星家看到,院子里已经长满了杂草,院墙也坍塌了。李保国说,是愤怒的村民在案发后推倒了院墙。至于这房子如何处置,还要等村里的意见。

      记者在采访中,问过许多村民一个同样的问题———如果村里再有艾滋病患者,你们还会歧视吗?但是,没有一个人果断地说:我会和他像以前一样正常来往。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4/04/2004041215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