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农民调查》引起大陆关注
(博讯2004年02月19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报导)安徽作家陈桂棣和春桃夫妇的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最近在中国大陆引起关注作者冒著很大的风险历经两年用详尽的事实披露了安徽农民的悲惨现状并用真名实姓点了安徽各级政府数百名官员的名大暴安徽地方官员欺上瞒下愚弄上级官员的内幕书中专门有一章「弄虚作假的种种」揭露了安徽地方官员在江泽民朱熔基和温家宝先后到安徽视察时动用大量财力物力制造假象欺骗领导的事实为此本台记者申华邀请到在分别在此北京和深圳的两位独立分析人士刘晓波和赵达功请他们分析一下中国的官场为什么欺瞒之风如此盛行,名大暴安徽地方官员愚弄上级官员的内幕。

     记者:本书的作者大量暴露了农村的阴暗面,而且还真名实姓的揭露了安徽各级干部欺上瞒下的事实,听说这本书在中国的政坛、文坛都带来了一次巨大的震荡,是这样吗?刘晓波先生。 (博讯 boxun.com)

    刘晓波:我觉得他在知识界的震动比较大吧!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我倒没听说政坛有什么震动。

    记者:我看有的报导说,至少在安徽省政府官员开会的时候,都要专门留出时间来讨论这本书,听说好像对这本书非常关注。

    刘晓波:安徽省可能会,因为这本书主要写的是安徽嘛!

    记者:知识界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震动?

    刘晓波:这几年农村本身的困境,农民收入的下降、权利的缺乏,农民工的问题,在这个社会是越来越醒目,到现在为止,我知道影响比较大的有三本书,一本书是最早的上海的一个教授叫曹锦清,写过一本叫「黄河边的中国」,那本书影响比较大,还有第二本就是李昌平写的一本叫「我向总理说实话」,现在又出了这本书。知识界对农民的关注,在某种程度上表达了一种城里的比较有良知的一批人,对农民还有一种内在的歉疚,同时关注中国现代化前途的人,那就不能不关注中国农业的问题。

    记者:这本书的作者在书中点名道姓,点了安徽省大概数百位各级官员的名,而且被点名的人很多都是做了些不光彩的事情。那么我请问赵达功先生,作者这么你觉得他们的勇气是不是很值得赞赏?

    赵达功:是的,中国现在这样的知识分子很少。因为89以后,中共当局对知识份子采取了一种安抚的政策,让他们参与到利里面去,对农民就根本不关心了,所以他们能写出这样的书来,确实是很有震动的。但是会不会对中共当局政局有震荡,我觉得这个问题因为现在社会矛盾已经激化了,也积重难返了,腐败和弄虚作假已经成为各机关一定要作的事情了。

    记者:你觉得不会对官场产生太大的震动?

    赵达功:虽然有这本书出来,各地的官员该弄虚作假还是会弄虚作假,因为有时候人哪,「官出数字,数字出官」,这什么概念?就是说「数字往往都是假的」,很多官员升上来都是靠假数字,

    记者:我们在古时候有句话,「欺君之罪是会杀头的」,但是现今的中国欺瞒中央领导似乎已经蔚然成风了。这是为什么?

    赵达功:我不完全同意你的说法,有的领导他是自己在欺骗自己,也希望下属能说假话,你就说毛泽东,他也是个农民出身,他能知道一亩产十万斤廿万斤吗?很多官员欺骗他是投其所好啊,也就是专制制度没有监督机制,没有制衡你的机制,欺上瞒下的风气是很正常的。而且还会越发展越厉害。

    记者:基层领导欺上瞒下的作法,基层领导有应该检讨的地方以外,上级领导这种兴师动众,而且提前几月就通知的视察制度,是不是也应该改一改?刘晓波先生,你觉得呢?

    刘晓波:这个制度就目前来讲他改不了,欺骗从根上讲,这个制度就是一个黑箱制度,中国这个公众舆论的控制就是以愚民为目的,为维护他的统治,当百姓不了解真相、了解的真相没有渠道表达的时候,官员为了讨好上层,欺骗就是一种制度性的必然。比如说:温家宝总理突然改变了路线,看到了那么一点点真相,他为什么不把这种真相向全国人民公布呢?如果有这么一个循环机制的话,那么一旦透明了,想欺骗的成本非常高、难度非常大,他这个制度本身就这么样,他这个制度是激励这种欺骗,高层欺骗全国人民,他这个制度才能稳定;官员想保住他的乌纱帽,他也要欺骗上司,官员欺上瞒下和整个体制欺骗全国老百姓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的事。

    记者:赵达功先生,你觉得要改变这种「欺骗不是罪」的现状,应该从什么体制上动手呢?

    赵达功:中国这种情况就很难说,因为专制制度决定了你很难改变,要想改变首先要民主化,但是民主化又不可能,司法又不能独立,新闻又不是自由的,所以他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还是那句话说的好「骗你都没商量」。

    记者:现在大家看到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中国社会的诚信问题,社会上诚信的丧失和官场欺上瞒上的欺骗风盛行,也是相辅相成的,是不是?刘先生你觉得呢?

    刘晓波:就是,一个黑箱制度、一个专制制度,必然的说假话的人要比说真话的人收益更高,成本付出的小,整个社会体制就是激励人们的撒谎的,尽管社会的假冒伪劣盛行,但是像我们谈到的这本书他能出来,揭露了很多假相,同时有了互连网,只要这种民间持续不断的有这种自发的力量来不断的揭露真相,在某种程度上就能慢慢一点一点的推进中国黑箱制度的变革吧!

    (大纪元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4/02/2004021904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