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盲目恐惧 村民封路拒绝爱滋病患(图)
(博讯2003年12月01日发表)

  

    黄康棋、颜长益报道/ 爱滋病在大陆蔓延,已经引起大陆卫生单位的重视,专家分析,农村地区对于爱滋病的不了解,也是造成蔓延情况恶化的主因,在吉林就有一个爱滋自助家园要成立,结果造成当地村民的恐慌,居然把路全部封死,不让爱滋病患进入。 (博讯boxun.com)

  吉林北部农村的这对陈姓夫妻,因为卖血,双双染上了世纪病毒,不过幸运的是,靠着当地政府救济,他们还能勉强的经营养鸡场,维持生计,这时候,他们希望把爱也带给其他爱滋病患,夫妻决定,要接济另外一对爱滋夫妇,计划在村里面设置爱滋互助家园,消息传出,却引起了村民恐慌。当地村民︰「不能感染我啊,是不是,那肯定要远离他(爱滋病患)。」

  村民将路封死,不准爱滋病患进入,全村可说是人心惶惶。当地村民︰「我寻思那蚊子,把他(爱滋病患)叮了,叮完了他再叮你,那还能去哪里消毒呢对不对,不可能的事。」

  大陆有八成爱滋病毒感染者,是在资讯不发达的农村中,对于爱滋只有盲目的恐惧,使得爱滋病患无法受到有效的医疗照顾,也助长的爱滋病毒在乡村蔓延。爱滋病患陈先生︰「现在头一步必须走出去,得打破村民这种旧思想,我还是那句话,村民将来会理解的。」

  TVBS 1日


吉林爆发新一波爱滋病毒感染 卖血疑似肇因

  

  北京1日电/ 一个人权组织表示,中国东北吉林省爆发新一波爱滋病毒感染。该省三百名村民在官方采血站卖血后,感染了爱滋病毒。

  吉林市搜登站镇一名干部以电话告诉法新社:「目前有三、四名村民罹患爱滋病。」他拒绝估计吉林省有多少人感染爱滋病毒,但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表示,多达三百人感染了爱滋病毒。

  柳家屯村的一名村民告诉法新社:「我的伯父罹患爱滋病,昨天上午去世。我的父母亦罹患爱滋病。」

  在搜登站镇,到目前为止,约六十二人死于爱滋病。一九九0年代初期,咸信爱滋病经由不卫生的官方采血站传染。

  二道沟村的一名村民表示,吉林省爆发新一波爱滋病毒感染六月才获得证实,但是,该省农村地区从两千年开始即陆续有人死于爱滋病。

  这名村民说:「到目前为止,二道沟村有七、八人死于爱滋病,他们全都卖过血。二道沟村非常穷困,因此许多人卖血。」

  二道沟村卫生单位在一九八五年设立采血站,但因许多村民因卖血感染爱滋病毒,而于一九九四年关闭。

  中国大陆据估计达八十四万名感染爱滋病毒者和爱滋病患,有许多都经由不洁的血液或不卫生的采血站感染爱滋病毒,其中以安徽和河南省的乡村地区最为严重。

  法新社


吉林恶官隐瞒爱滋病情

  苏晓凡综合外电报道/ 吉林市郊的搜登站镇两万人口中,已有六十二人死于爱滋病。当地官员已证实有三、四个村落爆发爱滋感染,这些村民经由「卖血站」卖血而遭到感染,成为新的「爱滋村」。

  法新社报导,当地官员拒绝透露究竟有多少人染病,但根据香港中国人权民运讯息中心估计,受感染的村民至少有三百人。


至少三千人曾卖血

  刘家屯村的妇人丁贵芳前天才将因爱滋病死亡的丈夫黄玉贵下葬,她表示他们村子中有一百多人已证实感染爱滋,也包括她的小叔和她自己。

  邻近的二道沟村情形更为严重,已经发病的人数有二十四人,去年死了十五人,今年则有五人死亡。一名吴姓村民表示,从二○○○年开始就有村民陆续死于不明的疾病,直到今年六月他们才知道原来爱滋病正在村中爆发。

  这些村民也是经由到「卖血站」卖血而遭感染,从一九九二到一九九五年,至少有三千人曾经去卖过血。

  由于搜登站镇党委书记曾是「三个代表」的模范标兵,还因此成为中央电视台连续剧描绘的地方,因此发生大规模感染后,当地官员就隐瞒疫情,关闭卖血站,将全部的资料加以销毁。

  当地村民表示,村里官员在得知村民感染爱滋后,还讽刺他们「谁叫你们要钱嘛!」由于今天是世界爱滋病日,一些感染爱滋的村民还被带到外地免费旅游,以避免外国媒体在这时间前来采访。

  台湾《苹果日报》1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12/2003120122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