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香港公民沈婷在大陆上访的遭遇
(博讯2003年11月20日发表)

  大纪元记者文正报道/沈婷,香港永久居民,因父母在上海被逼拆迁,而到上海为父母寻求法律帮助,最终得到郑恩宠律师的鼎力相助。最近因郑恩宠律师被捕并被判刑,沈婷进而上京为郑恩宠鸣冤上访。本报记者于11月18日对沈婷进行了电话采访。

    记者:您能讲一下您在北京的经历吗? (博讯boxun.com)

  沈婷:我这次是10月8号6点多到北京的,到了北京以后国家安全局的人全部跟著我,当天大概有三十个左右,第二天开始就是12个人,两个女的十个男的,他们就是轮流的12个小时一班,24个人,还有三辆车,一辆轿车,一辆吉普车,还有一辆摩托车。他们每天都跟著我,一直到11月6号,我上飞机,进了最后一个通道口,他们才撤走。10月25号中午我在北京六里桥一个市场门口购物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从后面上来用剪刀把我的包带全部剪断,在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把我的包抢去了,里面有我全部的证件,还有现金和信用卡,还有一个照相机,我怀疑他们国家安全部的人可能知道我25号下午一点半的飞机准备回香港,26号某领导要到香港开一个经贸会议,他们就把我的证件扣下了,可能怕我上香港来向他直接申诉。

  记者:您去北京的主要目的是上访吗?

  沈婷: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郑恩宠,因为郑恩宠在10月23日下午1点半开庭判了他3年,然后那就是为了我母亲的房屋问题上国家信访局,然后最高人民法院,然后中纪委,还有建设部,就是这几个部门去上访。主要是为郑恩宠申冤,因为周正毅这个案件我是找了郑恩宠做我的律师,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要为郑恩宠进行申诉,向北京最高政府申诉。

  记者:在这个过程中有消息说您反对政府?

  沈婷: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因为不管哪个政府,哪个人掌权的话,鸣冤这个问题肯定要解决的。现在这个问题是什么,上海政府把我父母的最基本生存权利,房屋给剥夺了,所以现在我到最高人民政府去也是要解决我父母的房屋问题。这是我最基本的生存权利,也是我最基本的人权。因为我今天所做的事情是在捍卫宪法,捍卫人权,这个问题对上海政府是容易解决的,我现在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上海政府不拿胡锦涛的批示当一回事,阳奉阴违,我们一次次上访,但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造成这么多人去上访,造成了这么多社会不稳定,上海政府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我现在觉得上海政府应该拿出诚意,尽快的解决我们这些问题。至于我们要推翻哪个政府,推翻哪个政权我们绝对绝对没有这种想法。

  记者:有报道说您受到过死亡的威胁是这样吗?

  沈婷:对,上海市政府在10月23日下午5点半,他们出示公安局的证件,他们是上海公安到我房间里来执行公务。其中一人牵著我挂在脖子上的手机的绳,然后说他牵著一条狗,他们说我给上海市政府添了很多麻烦,给上海市政府丢了脸,说我不如在那里一头撞死。当时他们不知道洗手间里面还有一个人,就是我们一起上访的一位姓董的女士。她在洗手间里面完全听到了这个经过,也听到他们说的话。这些话在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董女士时,已经有所报道。我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我是去上访的,而且是合情合理合法去上访的。他们不解决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记者:那您的上访成功了吗?

  沈婷:没有,到现在还没有给我解决问题。现在上海政府想把我的问题严重化,要往政治上牵扯,他们说我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他们想把我们这群人往政治上拉,然后就可以明目张胆的把我们给抓起来。

  记者:有报道说,他们还用利益来诱惑您,是这样的吗?

  沈婷:市政府10月11日对我说,如果要想解决问题的话,第一你不能再和那些上海上访户混在一起;第二不能再为郑恩宠呼吁;第三是不能向媒体报道。他们说基本上要给我150万解决问题。但是我跟他说这个问题我不能答应你,因为郑恩宠的案件我肯定要为他呼吁,如果我拿了你150万,那么第一我出卖了上海全部拆迁户,第二出卖了郑恩宠律师,而且向媒体报道,向媒体呼吁这是我的自由,因为我在香港已经生活了这么长时间,香港是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是一国两制的,你不能剥夺我这个权利。我就是和他们这么说的,后来他们也没有和我谈这件事。从另一方面说,对上海政府这么没有法制的政府,我已经不能相信他们了,因为你看我们上海的拆迁户一次又一次给他们退回去,然后问题得不到解决,所以他们说给我150万其实根本不可能得到的。在这一点上我对他们已经不报希望了。但是我现在跟他们说,我现在是在按法律法规在办事,周正毅可以零地价获得东八块的地,我也应该可以按零地价在原地得到安置,我们不要钱,我只要安置我的房子。

  记者:有报道说您在香港的家被人泼油,受到威胁?

  沈婷:我们家9月26号被他们在门口泼了油漆以后,10月10日(沈婷在北京上访)晚上6点半,我儿子回来的时候,他们香港警方跟著我儿子冲进我们家,然后向我老公出示证件,他们是香港扫毒组,说接到举报我们家藏毒,然后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在我家抄家,抄了一个多小时。11月7日(沈婷回港第二天),我就报案了,我有三样贵重物品已经没有了,现在香港重案组CID已经接受调查这件事。

  记者:您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沈婷:下一步我会通过香港的律师对这件事进行追究,然后我会同董建华进行交涉,一个香港公民在大陆合情合理的上访,是不是应该有人身安全保障,是不是应该有人权保障,就是要特区政府给我一个明确的表示。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11/2003112005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