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共对西藏策略:胡萝卜加棍子
(博讯2003年09月19日发表)

     多维社9月17日报道:耗资30亿美元、将於2007年建成的青海至西藏的铁路,已被西方媒体视为中国加强控制西藏的一个最好实例。要把西藏更紧密地同中国内陆联结在一起的青藏铁路,因穿越过於崎岖的高原地带,至今仍让许多人对这项工程的可行性表示怀疑。

     长达1100公里的青藏铁路只是目前正在西藏施工的众多大项目之一。美国有线新闻网9月16日指出,城市的发展可能会让藏人受益,但同时也意味著中国正在加强对西藏的经济和政治的控制。此外,每年数以万计的汉人涌进西藏,也是中国进一步控制西藏的一个战略-对藏人城镇进行汉化。 (博讯boxun.com)

     不过西藏自治区官员则强调,西藏地区的所有基础建设的财政预算全部来自中央政府。西藏自治区主席向巴平措向美国有线新闻网介绍说,西藏地区的所有建设经费全部来自中央政府。中央对西藏已补贴135亿,人均达到5000元,这在中国其它地方是绝无仅有的。

     一些汉人正是跟随中央政府的这些“投资"而进入的西藏的,他们在那里经营著中餐馆、美发厅和其它生意,并打出各种汉字广告。一位在藏南泽当市贩卖服装的汉人曾立佑(译音)表示,他现在每天能有12美元的收入,这要比在他的四川老家挣得多,“在这里有不少生意机会,这也是我们为什麽要到这来。在这儿,我还有不少四川老乡。"

     中国官方预计,在青藏铁路建好後,它将成为一条极为重要的交通大动脉,也将成为贸易路线和运送旅游者的交通走廊。负责监督青藏铁路修建的官员黄迪夫(译音)向纽约时报记者透露,青藏铁路工程最後将雇用38000人,但藏人可能仅有4000至5000人,而绝大多数藏人将从事一些非技术性工作,工资每天约为8美元,外加一顿午餐。这名官员说,目前还没有一位藏人被聘到每月能挣到2500美元的技术岗位。

     同样令人战栗的经济现实也出现在布达拉宫的脚下。一天,一位西方记者为了找到一名藏人出租车司机,先後打了14台出租车,所有的司机都对这位记者说,藏人买不起一台价约2万美元的出租车和支付营业执照,所以在拉萨街头就看不到有藏人开出租车。

     达赖喇嘛的北欧代表塔克拉女士(kesang Takla)指出,如此的不平等只能证明,洪水般流进西藏的汉人投资和移民,最终将伤害西藏人,而不是帮助。“这对西藏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他们在汉人大量流进的威胁中生存著。"

     然而,一些在经济底层拿最低工资的藏人却表示,他们的生活正在得以改善。在泽当市的一个晚上,三名藏族小姑娘邀请三位西方记者进入她们居住的小房间,没有电,她们用屋外的一个小炉子做饭,用一个挂著的毯子当门。16岁的拉巴和17岁的拉木介绍说,她们在一个建筑工地打工,每天能挣2.50美元,工作是铲运水泥,每天工作12小时,一周工作七天。她们说,农村的生活更加困难,所以她们准备给父母寄些钱。

     中国时装杂志上的三个美女广告,是三个小姑娘房间中的唯一装饰品,其中一张是一个丰满的中国模特小姐,旁边印著“美丽"的字样。当被问到这些广告时,三名藏族小姑娘哈哈地笑出声来。至於她们的生活,拉木说“每天都在变好"。

     纽约时报9月15日引述了北京作家王力雄对西藏问题的评论,介绍说王力雄在1998年由明镜出版社出版的《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

     《天葬:西藏的命运》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框架,包容了西藏问题的各个方面,使得以往尖锐对立的不同立场,在其框架中成为“硬币的两面"得到统一。这是有关西藏问题研究的一个突破性尝试,无疑会使人从新的角度得到启示。这部著作不但在海外流传於流亡藏人和关心西藏的人中间,也被中国许多学者甚至官员认为是所有关於西藏问题最客观、深刻的著作,王力雄对纽约时报说,中国政府的经济策略已给一些藏人带来了一定的繁荣,不过这种策略的政治目的是要让那些较年轻的藏人,减少对西藏分离主义的同情和支持。

     王力雄指出,任何一种表现出来的自由的西藏社会都是令人误解的。“这是一个胡萝卜加棍子的策略,它把经济的胡萝卜同继续镇压的政治棍子结合起来。

     王力雄在《天葬:西藏的命运》的序言中指出,实际上今天的西藏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矛盾:中共统治给西藏社会造成灾难性的毁坏,亦为西藏带来在现代意义上的长足发展;藏人既有保留传统的愿望,亦有实现现代化的渴望,而传统和现代化却往往相互排斥;一边是西藏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另一边农村和牧区却保持著千百年如一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

     此外,王力雄还在《天葬:西藏的命运》中揭示汉藏之间的其它矛盾:藏人对汉人的依赖和对汉人的憎恨存在著一个难以思议的正比关系;汉人在西藏掌握无上的权力,而他们的权力在本质上又往往无效;一方面大量汉人自发地涌入西藏,另一方面西藏的汉人人心思走,“无人进藏"成为中共治藏的难题;中共对西藏的统治最宽松之时,反招致藏人更多的不满和国际社会的更多指责。

     西藏大学的一名官员向纽约时报记者证实,如果在校学生被抓住参加例如象朝圣等宗教活动,就将会被学校开除。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处死了一名被指控策划爆炸事件的西藏人和藏独分子。对此,王力雄强调说:“在政府向外面世界展示出一种宽松和安逸的时候,内部这些你都能看到,任何分离主义或民族主义迹象都会遭到非常严厉的处理。"

     实际上,掌管西藏寺庙的僧侣通常都被中国政府详细审查过。政府部门经常派人去“教育"这些僧侣,通过监视来确定这些人能否被批准去掌管寺庙。与此同时,中共官方还强调他们有义务去修复那些在文革中被毁坏的寺庙和其它“文化遗产"。

     但中国政府似乎有意对西藏旅游业扩大投资,到西藏旅游的人数正迅速增长,以前曾因海拔高而远离西藏的汉人,正在北京的鼓励下成群结队地登上青藏高原。日前随父亲从北京赴西藏旅游的16岁的龙英(译音)对西方记者说:“他们说西藏很美很神秘,这里有许多深奥的宗教事物。" 她的父亲补充说:“这里的确是我们非常想看的一个地方,因为这里有自己的文化,一种与中国内陆完全不同的文化。"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09/2003091923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